第371章 厉绝,快救救我们的女儿!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71章 厉绝,快救救我们的女儿!

小米糍一边玩着水里的泡泡,一边扬起小脑袋问:“妈咪,什么事?” 沈如画抿了抿唇,犹豫了两秒,最后还是问出了口:“小米糍,如果我说厉叔叔就是你的爸比,你信吗?” 小米糍静静地望着沈如画,尔后鄙夷地哼哼了两声:“妈咪撒谎,之前你明明说我的爸比坏坏,做了很多错事,所以妈咪才跟他分开了的。我觉得厉叔叔很好啊,他才不是我那个坏坏的爸比呢。” 我那个坏坏的爸比…… 此时的沈如画忽然觉得有些后悔。 当初她自认为找了个合适的理由,来解释为什么小米糍没有爸爸这件事,可现在看来,倒是她自己把自己给套住了。 沈如画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放在外面客厅里的手机却在这时候响起来。 她赶紧给小米糍洗好了澡,穿好了衣服,然后匆匆拿毛巾给她擦了擦头发,这才出来看是谁打来的电话。 是沈诺。 因为要参加一个奥数比赛,他跟着学校的老师和一同参加比赛的同学们,去涪天市小有名气的小香山参加周末集训了。 沈诺打来电话,大抵是问问家里的情况。 两姐弟聊了一会儿,沈如画挂了电话,朝卧室里喊了一声:“小米糍,你头发擦好了没?” 卧室里没有任何回应,她又喊了一声:“小米糍?” 但,还是没听到小米糍的声音。 沈如画愣了下,赶紧往卧室里走去,远远地就看见小米糍窝在小沙发上,脑袋耷拉着,头发还是湿湿的,那条干毛巾还耷拉在脚边。 “小米糍?” 沈如画吓坏了,忙走过去。 小米糍这才动了动,揉着惺忪的眼睛,“妈咪,我困了。” 她脸蛋儿红红的,这个样子让沈如画心中立刻惊觉过来,“小米糍,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小米糍懒懒地摇了摇头,又往沈如画怀里窝去:“妈咪,我要睡觉觉。” 沈如画心中暗道不妙,每次小米糍精神不济,说是要睡觉的时候,通常都是她身体哪里不舒服了。 她忙伸手探向小米糍的额头。 这一摸,顿时下一跳。 怎么会这么烫? 糟了!小米糍发烧了!八成是因为小米糍白天疯玩得太厉害,汗湿了背,才导致感冒发烧的。 看女儿温度这么高,是绝对不能等到明早再送去医院的了,可是如果现在就把她送去医院,她一个人怎么照顾得过来?沈诺又不在…… 这一刻,她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厉绝。 毕竟,他就在他家对面那栋楼里。 但想到他昨晚上没睡好,白天又陪着小米糍疯玩了一天,这会儿怕是早就睡下了,她怎么好意思去打搅他? 正犹豫着,小米糍忽然怯生生地喊了一声:“妈咪,我难受……” 沈如画心中咯噔一跳,而后咬了咬银牙。 不管了!打搅就打搅吧,好歹小米糍也是他女儿! 思及此,她掏出手机拨通了厉绝的电话号码。 彼时,厉绝刚洗完澡,正准备睡下了。 随手丢在沙发上的手机就在这时候响起来,他走过去一看,发现是沈如画打来的,一开始欣喜无比,而后却又觉得不对劲。 她很少这个时候打电话,莫不是有什么急事找他? 或许是这就是心有灵犀吧,他刚接了电话,那头就传来沈如画急促焦灼的声音:“厉绝,快!快来救救我们的女儿!” 我们的女儿…… 乍然听见这几个字时,那一刻,他俊眸一下子就亮了。 “小米糍怎么了?” “她,她好像病了,烧得特别厉害。” 心头一沉,厉绝说:“别慌!我马上就过来带她去医院!” 厉绝挂了电话,就赶紧操起车钥匙和手机出了门,直奔到沈如画家门口,刚敲了两下,她就出来开门了。 “小米糍呢?” “在里面。” 沈如画脸都白了,急得手足无措。 “沈诺不在家吗?” “嗯,他去了小香山,参加奥数集训。” 厉绝点了点头,进去抱了小米糍出来。 看她脸蛋儿红得厉害,就知道烧得厉害,他赶紧吩咐沈如画:“你马上带上外套,或者拿一床被褥什么的,哦对了,还要带上水,我先去楼下取车!” “哦,好!” 两人不敢怠慢,立刻载着小米糍去了医院。 挂了急诊,看了诊,还抽了血,医生说幸好发现得及时,要不然孩子就要拖成肺炎了。 “都怪我大意了,心想她高兴,就随她怎么玩都行,谁知道她竟然病得这么厉害……”沈如画把脸埋在双手间,眼眶都是红的。 “别自责了,孩子哪有不生病的。”厉绝轻拍了拍她的肩头。 也亏得听了他的提醒,沈如画带了一床薄褥,趁小米糍打点滴的时候,还可以给她盖上被子。 小米糍从小就怕打针,护士打点滴的时候,她又闹又哭,还是厉绝在旁边陪着她,她才忍着眼泪,让护士给她输上了药。 大概是折腾了大晚上,小米糍实在是太困了,最后竟然睡着了。 沈如画担心厉绝休息不好,走过去说:“厉绝,要不你回去吧,现在小米糍应该没什么大碍了,我留下陪着她就好。” “我是她爸爸,我当然要留下来陪着她。” “可是你昨天……” “不用可是了,我等她打完了点滴再走。” “……那好吧。” 沈如画点点头,看着厉绝坐下来陪在小米糍身边,视线不经意间落在了他的脚上。 他对女儿这么悉心,竟然不知道自己出来时穿了两只不同的鞋就出了门,看来也是因为小米糍,而急坏了。 小孩子的药水不多,点滴输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 厉绝仍然要求亲自开车送她们母女俩回家,等到了丰华园,又亲自抱着女儿回到家,将她轻放到床上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他仍然舍不得走,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小米糍。 小家伙侧头趴在软软的枕头上,穿着一件睡衣,小脸蛋被暖气熏得红红的,一双胖胖的脚丫露在外面。 厉绝轻叹了一口气,把她小小的脚丫握在手心,反复摩挲着,揉捏着,心里说不尽的柔软跟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