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谈就谈,壁咚她做什么?!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72章 谈就谈,壁咚她做什么?!

大概是被他的抚摸吵醒了,小米糍翻了个身,双手就从被窝里伸了出来。 厉绝刚想把她的胳膊放进被子里,小米糍却哼唧了一声,眼睫毛跟着动了动。 厉绝忙屏住了呼吸。 他没做过爸爸,更没遇见女儿生病这样的情况,在照顾女儿方面,完全是凭着自己的感觉。 所以,他并不知道要怎么做才不会把小米糍吵醒,但同时又能让她睡得更舒服。 他学着以前在电视剧里看到过的画面,轻捧着小米糍的脸蛋儿,然后轻拍着她的小身子…… 大概这个动作让小米糍感觉到了很舒服,她砸吧了下小嘴,就把脸埋进了厉绝的臂弯里,还往他的胸口蹭了蹭。 厉绝嘴角微微翘了起来,却没推开小家伙,就这样坐在床头半搂着她,盯着她熟睡的小脸,一直看个不停,怎么看都不觉得厌。 以前,他只觉得小米糍长得跟她妈妈一个模样。 可现在,他越发觉得小米糍的五官跟自己小时候有些相似了。 思及此,厉绝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指,指尖小心翼翼地滑过小米糍的眉毛,很轻很轻的…… 而杵在门口安静地看着父女俩这一幕的沈如画,浑然不知,自己此刻和厉绝想到了一块。 不得不承认,哪怕她刻意回避着一些事实,但小米糍的部分五官跟厉绝的如出一辙,比如鼻子挺挺的,嘴唇薄薄的,眉毛很漂亮…… 她看着厉绝低头亲了亲小米糍嫩滑的脸蛋,眼眶又不自觉地湿润了。 怕被厉绝看出来,她忙转身走出客厅,又拐弯去了厨房。 正准备拿起杯子泡一壶茶,沈如画就听到外面吱呀的意思,继而有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靠近,她竟然莫名地就有些心慌。 果然不出她所料,厉绝出现在了门口,她故作淡定地回头看去,“要喝杯茶吗?” “嗯。”他点了点头,又说了声,“谢谢。” 她开始冲泡茶水,隐隐感觉到他就站在厨房门口,并没有离开,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多疑了,总感觉一股炙热的视线跟随着她…… 她泡好了茶,抬头说:“好了。” “嗯,我自己来就好。”厉绝应声道。 沈如画点点头,垂着脑袋走出厨房,在跟厉绝擦肩而过时,忽然一只大掌拉住了她。 男人干燥的掌心带着灼人的温度,沈如画只觉得被他握着的地方像被烟蒂烫过一样,狭仄的空间,两人又一起站在门边,专属于男人身上的气息包围着她。 她抽了抽自己的手腕,却没成功。 厉绝的脚往她跟前移了移,逼近的距离让她本能地往后退了半步,她的后背抵在了门框上,厉绝的手撑在她的上方,一弯头就要亲下来。 他的行为来得太突然,沈如画的双手立刻挡在了两人的身体中间,侧头避开,生怕被小米糍看到或是听到。 她压低嗓音说:“厉绝,你……你回去吧,时候不早了。” 明明是在赶他走,但说得话却是风情婉转,更带了两分娇嗔,加上她的神态带着三分羞赧,更是莫名地觉得勾人。 厉绝顿下动作,抬眸看着她因为慌张而闪烁的眼睛,手还撑在她的斜上方。 沈如画推了他几下都没成功,瞟了一眼小米糍的卧室,尔后望向他的眼神带着恼意,还有……警告。 厉绝慢慢放开她,和她静静地对视,然后问道:“真要赶我走?” 沈如画脑子里有些嗡嗡的,正在想找一个什么样的理由更为妥当,却忽然发现眼前的黑影消失。 顿时,那股迫人的气场也随之消失。 沈如画的大脑清明起来,看了一眼已经走到冰箱前的厉绝,发现他根本就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而打开了冰箱门。 “你要做什么?” 厉绝往冰箱里头看了看,然后抬头看向她,忽然冒出这么一句:“有什么可以做夜宵的?我有点儿饿了。” 饿了? 等等! 他这是打算在她家蹭夜宵吃? 还是说,他压根就打算不走了? 她拧了眉,走上前问:“等等,厉绝,你没听见我说的吗?” “我听见了,但我没打算离开。” 他倒是说得干脆,一下子令沈如画语遏。 “你……你要留下来?要……睡在这里?”不是吧! “怎么,不行吗?小米糍正发着烧,我想留下来照顾她,这有什么不妥的?”厉绝反问,并回过头来,看着她的眼神带着质疑,以及无形的压力。 沈如画怔了几秒,然后一阵摇头。 “当然不妥,这样……这样很不方便!” 之前是小米糍求着要厉绝留下来陪她睡觉,她万不得已,才勉强让厉绝进了屋,陪了她一段时间。 可是,现在小米糍已经睡着了,病情也基本稳定了,还让厉绝留下来过夜的话…… 厉绝横了眼她一脸纠结的样子,心里轻嗤,面上淡淡地说: “有什么不方便的?如果小米糍有什么问题,到时候有我在,也好应急。你不就是因为一个人照顾不过来,才打电话叫我的吗?怎么着,觉得现在用不着我了,就要赶我走?” “额?” 沈如画愣了下,听懂他的意思,忙解释:“我不是赶你走,我只是觉得……你忙了一天,应该会很累了。而且……” “我不累。照顾女儿,有什么累不累的。” “可是……” 她还想说些什么,厉绝突然拽住她的手,用力一扯,沈如画的背就抵上了电冰箱。 厉绝的双手按在她的两侧,“既然把话说到这个问题上了,正好我有件事情要和你谈。” 沈如画愣了愣,心脏莫名其妙地就跳个不停,脸颊也开始发烫起来。 谈就谈,壁咚她做什么?! 却见厉绝偏过头来,目光沉静,过了足足四五秒后,才幽幽地盯着她的眼睛,道:“我想照顾小米糍。” 她眨了眨眼睛。 他什么意思? 他不是已经留下来照顾小米糍了? 厉绝定定地看着她,目光深沉,眼神坚定,怕沈如画没听清楚似地,又重复了一遍:“我想照顾小米糍,照顾我们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