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我们有话好好商量嘛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73章 我们有话好好商量嘛

沈如画和他对视了许久,才终于听明白他的意思:他这是想带走小米糍吗?! 心头咯噔一跳,随后侧身疾步去了另一边的灶台,并取了一个水杯,拿起水壶往空水杯里倒了水。 然后仰脖,咕咚咕咚一阵猛灌。 “不行!小米糍有我一个人照顾就行了!” 厉绝跟了过来,扳正她的身子,说道:“今天你的情况也看到了,有我这个父亲在,小米糍要开心许多,还要今晚这样的紧急情况,有一个父亲在,小米糍才更安全。” 他的意思,自然是想和她一起照顾小米糍。 可沈如画完全误解了,误以为他要带走小米糍,一个人抚养她。 她吓坏了,也害怕了,一阵猛摇头,坚决反对道:“不行!其他事情我们都有可以商量的余地,但唯独这件事,不可以!” 没想到她会这么抗拒,厉绝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在这之前,他还没有这个打算,一直以来为了顾忌沈如画的心情,他觉得默默地守着她们母女俩就行。 但小米糍生病了,看着沈如画一个人手忙脚乱,他越发觉得,她的身边需要一个丈夫,女儿身边更需要一个父亲。 所以,他才提出这个想法来。 但没料到的是,竟然被沈如画拒绝了。 他想不通,难道她对他真有那么怨恨?以前的他,真有那么十恶不赦?现如今他做的,还不够好吗? 当看到他眸底的那抹失落,沈如画心头又有些隐隐的不忍。 她抿了抿唇,说道:“我承认,小米糍的确是很喜欢你,但是……你工作那么忙……而且你一个大男人……” 厉绝打断她:“我可以放下手里的工作。没有什么事,比女儿更重要。” 他现在满心想的,都是怎么样让小米糍的童年快乐一些,其他什么都无所谓,包括厉氏集团! 这样的厉绝,该让沈如画觉得宽慰的。 可是,她又觉得很惶恐:什么,他这是打定主意要和她抢女儿了吗? 看来自己不表态,是不行的了。 咬了咬银牙,她恼怒地说:“那又怎样,就你一个人能为了女儿放下工作吗?我也可以,不!准确地说,过去的五年里,我一直都是以小米糍为中心的!我甚至可以为了她,从此不结婚!而你,你堂堂厉氏集团总裁,你做得到吗?” 你做得到吗? 好一句质问! 厉绝看着眼前沈如画那张‘为了孩子我可以牺牲一切,哪怕是我的幸福’的神情,让他差点以为自己看到的了圣母玛利亚。 一圈淡淡的光晕仿佛萦绕在沈如画的周身,却气得他牙发痒。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说为了女儿,她可以不结婚,不幸福?她这是打定主意撇下他,一个人一辈子孤苦伶仃,照顾女儿了吗? 厉绝心里一阵不痛快,他抿了口开水,那边沈如画已经沉不住气。 “你倒是说说话啊,你做得到吗?” 其实,要不是傻子,只要细细推敲,就能听出他的言外之意,是想和沈如画在一起,组成一个完美的家庭,一起照顾他们的女儿。 在他看来,也只有她才是最契合他的女人,也只有他,才能给她和女儿安全感,他一定能给她们幸福。 可偏偏,沈如画这颗榆木脑袋,不知道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居然曲解了他的意思,令他十分窝火。 因为他从她的话中,窥出一点:她压根没想过要和他复合!压根没想过要和他一起抚养他们的宝贝女儿! 这让厉绝懊恼极了,也挫败极了。 情急之下,他的脸色当下就不好看了,“我怎么就做不到了?!” 沈如画因为他突然的质问愣住,在他目光‘凶狠’的瞪视下,甚至有些心慌意乱。 “咳咳,那个什么,你做得到也不行!反正……反正我是不会把女儿让给你带的!绝对不行!” 末了,她还仰起脖子,以示自己的决心。 这下子更令厉绝火大了,真恨不得冲上去掐醒她。 而沈如画也好不到哪里去,被他火苗般的眼神盯得心头发慌,连连后退。 好不容易稳住心神,她决定稍稍妥协一下,“要不……要不我们互相让一步,以后可以每人各带一天女儿。” 我靠! 这是什么鬼主意?! 厉绝那双深沉的眼睛盯着她,胸口即刻升腾起一股怒火。 他还真是小看这个丫头了,竟然想到‘一人带一天孩子’的鬼主意来! 是他太顾及她的心情了,才让她觉得,自己可以蹬鼻子上脸了是吧?看来是时候给她一点儿颜色瞧瞧了! 厉绝极力压抑着心头的怒意,双拳紧握住,捏得手指关机噼噼啪啪响。 沈如画见立即脸色冷肃,莫名一抖,讪讪地说:“你别这么瞪着我,我们有话好好商量嘛……好好好,那就一周我带三天,你带四天,这样总行了吧?” 厉绝抿着薄唇,脸色更冷,眼神玄寒,什么话也没说,看上去像是要濒临暴走的边缘了。 沈如画浑然不知,摆手说:“不能再多了,小米糍离开了我不行的,你带四天已经够多了……” 这个决定已经是她最大的妥协,再给他多一天的时间,女儿可就要变成他的了。 然后,她又在心里盘算:不对啊,照顾女儿是一件多慎重的事情啊,厉绝有时间照顾她吗? 又是要给女儿洗衣服,做饭,洗澡,睡前讲故事,早晨起来还要给小米糍穿衣服什么的。 现在女儿有性别意识了,厉绝给她穿衣服,她怕是不习惯啊…… 厉绝盯着沈如画那张一脸‘不屈不挠’的表情,眉目清冷下来,恨不得把她抓起来按到他的腿上,剥下她的裤子,狠狠用鞭子抽醒她。 房间里的气氛越来越凝重…… 沈如画见厉绝的脸越来越黑,摸不准他是怎么想的,搁在膝盖上的双手揪紧了裤子。 其实她心里完全没底,别人不清楚,可她清楚得很,只要是厉绝想,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如果他强行带走小米糍,她拦都拦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