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他这是要……霸王硬上弓?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75章 他这是要……霸王硬上弓?

厉绝脸上有刹那的错愕。 随即,原本压下去的愠怒,因为她这句话而再次被勾了起来。 他脸上的颌骨因为愤怒而咬得咯咯作响,双手紧捏成拳,“沈如画,你非得这么气我,非要让我对你动粗是不是?” 沈如画眸光一震,其实心里是有些担心的,可她偏偏不怕死地回了一句。 “那也是你逼的,怪不得我。” 厉绝听她这么说,心里就升起一股烦躁,在她转身欲走开时,直接拽了她的皓腕,将她拖到了主卧室里。 下一秒,直接把她按在了大床上。 沈如画冷不防被紧紧压倒在床上,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有些羞恼地瞪着身上的男人,“厉绝,你要干什么?” 她的这声质问不同于之前,有点恼,有点急,当然更多的是带着怨气。 厉绝跨坐在她的身上,两手按着她企图挣扎的两条细胳臂,他俯着身,因为离得太近,他清楚地看到她因为生气而红红的耳根子。 可偏偏,她故作镇定的眼神带着湿意,却怎么也不肯看他一眼。 霎时,原本积蓄在他胸口里的一腔怒火和郁结,在一瞬间烟消云散。 厉绝低头望着沈如画羞愤难当的神态,还是有些头疼,但头疼之余更多的是心疼、懊恼和后悔。 还是他太心急了,这下她更误会他了吧…… 可是这样的她又让他着急,急不可耐,她明明也是爱着他的,为什么要说出这些气他的,同时又是违心的话? 若是换做其他人,这么跟他闹别扭,早就被他丢出去了。 可她是他心爱的女人啊,是他女儿的妈咪,是以后将要跟他度过余生的女人啊。 他舍不得…… 真是舍不得…… 哪怕是像刚才那样吼了她,他还是觉得后悔心疼…… 沈如画久久没见身上男人有任何动静,忍不住又挣扎,却被他用力一按,顿时动弹不得。 厉绝皱眉,声音低沉,口吻却是比之前软了不知道多少倍。 “丫头,我厉绝的手段,你还不清楚?我根本用不着强抢,还有一个方法其实更省事。” 看着他的黑眸,她感觉到了危险。 心底一沉,她缩着脖子问:“什,什么办法?” “让你再怀上一个孩子,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你孩子的父亲,我看你还能上哪儿去告我。”他戏谑地说道。 沈如画愣在那里,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来回味厉绝这句话的涵义。 她眨巴着眼睛,足足怔愣了许久,才终于反应过来。 他这是要……霸王硬上弓?混蛋! 此时此刻,厉绝压在沈如画藕臂的右手松开,伸手去碰她那目瞪口呆的脸颊,“现在知道怕了吧?傻眼了吧?丫头,我早说过,你斗不过我的。” 话音刚落,就听见‘啪’的一声。 厉绝的右脸就被沈如画的手扇了一巴掌,发出脆生生的声响。 随即,在他还来不及的反应的时候,忽然人被一个猛推,他来不及避让,就仰躺在床上。 正要爬起来,忽然肩膀被人压着。 沈如画‘凶巴巴’地跨了上来,拿起一个枕头就胡乱往他身上砸。 “谁怕你了?你以为你是厉氏集团总裁,我就怕你了吗?五年前你说我怕你,那还有可能,现在我可不怕!为了女儿,我可是什么都不会怕!包括你,厉绝!” 换做是平常,她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她是真的气坏了,手脚有些不受控制,浑然不知自己的举动像极了母夜叉。 厉绝也确实意外,没想到她会动手,好在她手里的绣花枕头打在身上根本就不痛,他也就随了她。 可是慢慢地就发现不对劲了,这丫头还真是把他往死里打。 大概是发现枕头的杀伤力不大,她就丢了枕头,开始用上自己的拳头了,一拳拳的,还真是用了蛮力。 厉绝原本是让着她的,但十几下挨下来,还是觉得疼。 他可不是一块钢,他可是肉身哪! 一气之下,他伸手就扣住了沈如画的手腕,另一只手捏住她的腰,一个轻易地侧身,翻转,猛压。 天旋地转间,沈如画反被他压在了下面。 厉绝也怒了,大吼道:“够了没?还真往死里打了是不是?” 他这次是真的有些生气,一个不慎,就把沈如画的手背磕碰到了床头柜的边缘上。 “啊——” 顿时,她闷闷地痛呼出声。 随即一阵剧烈的疼痛感从手背传来,她眼眶里迅速积蓄起一层湿雾,眼看着眼泪就要掉下来。 厉绝觉察不对劲,便停了下来,喘着粗气,俯视着沈如画哭泣的小脸,一时间有些束手无策。 “怎么了?哪里撞到了?” “我的手,好痛……” 厉绝愣了半秒,这才发现她的手背有一块是红红的,意识到自己不小心伤到了她,他慌忙揉着她的手背。 “你放手啦!” 她气恼极了,使劲从他手中抽出自己的手。 不知道怎么的,眼泪就这么哗啦啦掉下来了,一颗颗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项链,止不住地往下落,看得让人直心疼。 这下子更是让厉绝心慌意乱了:“谁让你跟我嘴硬?看看,受伤了吧,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这么不讲理?” 被他这么一说,沈如画哭得更厉害了,眼泪掉得比之前还要快,抽噎声比之前还要明显。 “……” 这下子换厉绝傻眼了。 而他的傻眼,被沈如画当成了沉默,她更是委屈无比,开始抬手拼命擦拭脸上的泪水,抽噎声更是止都止不住…… 厉绝彻底没辙了,忙伸手去抚弄她凌乱的头发。 然后又捧起她那只被撞痛的手背,小心翼翼地用揉着,不时又吹了吹,好像是哄孩子一般。 之后,又抬起头来试探道:“很痛?” “当然痛啦!要不然,你撞一下试试!” “好,手给你。” 说着,厉绝还当真把自己的手伸到了沈如画的面前。 “……” 哭声暂时止住。 她抬起婆娑泪眼,瞅了瞅厉绝。 随即嘴角一斜,直接伸手抓住了他的那一只右手,想也不想就埋下头,狠狠地往他的手掌咬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