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得奖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77章 得奖

在抚养小米糍这件事上,厉绝和沈如画还没有达成共识,就发生了一件大事。 周一早上,沈如画接到绘画大赛组委会的通知,她获得了本次绘画大赛第一名的好成绩,特别邀请她参加当晚的颁奖礼。 她当时有些懵。 她对自己是充满信心的,但没想到自己真能拿到第一名,就像做梦一般。 先是一阵兴奋,之后是彷徨。 等等,这不就意味着,她可以得到一笔十万块钱的奖金?也就是说……支付画廊违约金的钱不用愁了? 该感到高兴的,可为什么她的心却说不出的复杂? ……………… 涪天市,美协博物馆。 绘画大赛组委会办公室内,展台上摆放着一幅幅精美绝伦的参赛作品,或磅礴,或唯美,或震撼,或绚烂…… 楚之衍杵在中间那幅名为的《烟火》作品前,站了许久许久。 另一位评委走到他的面前,与他一同凝视着眼前这幅《烟火》,啧啧点头称赞:“不愧是衍笙,眼光果然是独到火剌,一眼看中这幅图能夺得第一名大奖。” 楚之衍笑了笑,不置可否。 当第一眼见到这幅《烟火》时,他就被惊艳到了,当时就认定这幅作品有机会拿到这场国际赛事的第一名。 果然,这幅作品拿下了初赛最高分,之后轻而易举进入了决赛名单,最后一致获得几位大师的好评。 他当时就猜测,能画出这样一幅作品,画者一定不简单。 直到后来一个很偶然的机会,瞥见这幅作品背后的‘沈如画’三个字,他才知道,原来这就是沈如画的作品。 真没想到她仅仅是一个三流艺术学院的文凭,却能画出这样一幅极有深度的画作来,太令人惊喜了。 微微凝眉,他侧头对身旁的那一位评委说:“大卫,今晚的颁奖礼,就由你为第一名颁奖吧。” 大卫愣了愣,“不是由你颁奖吗?” 他笑了笑,又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 这天晚上,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沈如画去参加了颁奖典礼。 想到这是一个艺术界的盛会,她略微装扮了一下,一袭米色的希腊式长裙,盘起的头发蓬松而柔软,露出了莹白玉洁的颈项。 这一身打扮,让她看起来像是希腊神话里的雅典娜女神。 到了颁奖大厅的门口,踩着八公分高的银色水晶高跟鞋从车里走下来。 不知道是哪个高声喊了一句:“她就是沈如画,第一名得主到了!” 顿时,几乎所有的人都聚拢过来。 大厅中的光线明亮刺眼,沈如画忽然觉得被照得有些头晕,心底不由自主地一阵惊慌。她抬起纤细的手,挡住自己的脸,借此来掩饰心中的不安。 无数的镁光灯打在了她雕琢得无懈可击的脸上,她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却不慎脚下一绊…… 身子往后仰下去的同时,忽然有人将她的纤腰搂住! 她回头一看,竟然看见自己的闺蜜裴佩。 “裴佩,你怎么来了?” “如画。” 裴佩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寻常,犹豫不定,几秒后才深呼吸了一口气,道,“我来找你,我给你打电话,但你没回。” “因为要参加颁奖典礼,所以我开了静音。哦对了,你找我什么事?” 看了看那一群记者,裴佩悄悄地说:“走,你跟我谈谈。” 言毕,她一把追逐沈如画的手就往大厅里走去。 身后还有唰唰的拍照声,人们纷纷对沈如画这位第一名得主发出啧啧惊叹声,有赞叹她的才华的,还有赞叹她的美貌的,又是好奇又是羡慕。 沈如画跟裴佩去了一间僻静的休息室。 进去后,裴佩开门见山地说:“如画,老实说有一件事情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跟你说,但是现在……情况紧急,我不得不跟你说了。” 看她脸色凝重,沈如画忽然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 “裴佩,你别吓唬我,什么事这么严重?” 裴佩抿了抿唇,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抬睫问她:“如画,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家对门那个楚之衍的身份?” 沈如画蹙了蹙眉:“海归派自由画家咯,还能有什么身份?” 裴佩揉了揉太阳穴,心想她这位闺蜜果然还是太天真。 “什么海归派自由画家,他就是衍笙!那个绘画界的怪才,就是他!这一次的绘画大赛,他也是评委之一!” 啥? 沈如画愣住了。 脑子里有一刹那的当机。 过了足足五秒之久,才缓缓回过神来。 对啊,楚之衍也曾自信地说过,他在绘画界有小小的成就,能帮她在事业上有所突破,如果他就是衍笙,那就不足为奇了。 “真没想到,楚之衍就是衍笙,天啊……绘画界怪才,那些美院女生心目中的男神,竟然就住在我家隔壁!” 她捂着嘴,又惊又叹。 裴佩捧着额头,只觉得无语:“哎唷,我的姑奶奶,这不是重点啦。重点是,楚之衍跟我大放厥词,说一定会把你从厉大总裁手里抢走,还说——” 话到一半,顿住。 “他还跟你说什么了?”沈如画凝眉追问。 裴佩想起那天临时被楚之衍拉去垫背,被他强吻了的画面,脸上就不自觉的起了一层绯红…… 见她突然不说话了,沈如画抬手在她面前晃了晃,“你倒是说话啊?怎么突然不说了?” 裴佩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他还说,一定会让你在这次大赛上得到第一名,他会让你摆脱厉大总裁的纠缠,所以我怀疑……” 沈如画愣怔半秒,脱口而出,“所以你怀疑,这次绘画大赛的结果,是他暗中帮我的缘故?” “不不不!” 裴佩连忙摇头。 “不是的,如画,我当然相信你的能力,你的绘画天赋是有目共睹的。我只是担心那些居心不良的人,万一查到楚之衍就是衍笙,他又是你的邻居,如果他们以此做文章,说你作弊怎么办?” 裴佩是她最好的朋友,她的担心不无道理,短暂的思考后,沈如画忽然转身朝大厅另一端走去。 裴佩在身后喊:“如画,你要去哪儿?” “我去找楚之衍问问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