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最深的套路,就是姐夫的套路【1】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79章 最深的套路,就是姐夫的套路【1】

就在几个小时以前。 林静走进厉绝的临时办公室,汇报道:“厉总,刚刚得到的最新消息,沈小姐在这一届绘画大赛中得到了第一名的好成绩。” 闻言,厉绝心里咯噔一跳。 她得了第一名,不就意味着可以拿到十万块的奖金? 如果她真拿十万块去支付画廊的违约金,然后带着小米糍离开涪天市,再跟他玩一次失踪怎么办? 那可不行! 他必须未雨绸缪,别说她有这个打算,就算她没这个打算,他也得断了她的后路,也正好趁此机会逼她正视他们俩的关系。 思及此,他二话不说,开车去了沈诺的学校。 班主任老师已经知道他的尊姓大名,当然知道他是惹不得的大人物厉绝,便‘网开一面’,按厉绝的要求,让沈诺去门口找他。 沈诺来到校门口,没看见厉绝的人,只看见一辆黑色的奔驰保姆车,正纳闷着,忽然几个大汉就冲了下来,不由分说就把他带上了车。 还没来得及反应,眼睛就被蒙上了黑布条。 他大骇:“喂,你们是做什么的?光天化日之下,这是要绑架吗?我先告诉你们,我可没什么钱,我姐也没什么钱,我们一家都没钱,你们绑了我一分好处都拿不到!喂,放开我,放开唔唔唔……” 又是一根胶布条堵住了他的嘴,随后车子就发动了起来。 车子在颠簸中前行,大概行进了二十分钟,车子爬坡上坎,之后又是一阵下坡,最后停在了一个空旷的地方。 之所以知道这是一个空旷之地,是因为四周没有人声,只听到远远地火车鸣笛声,还有就是鸟儿从空中掠过的鸣叫声。 沈诺闻声,更是起了一身的冷汗。 这些人到底是做什么的?怎么会把他带来这个莫名其妙的鬼地方?难道又是上一次那个中年胖子? 转念一想,不对劲啊,上次厉绝救了他,那胖子吓成那副鬼样,应该是不该得罪厉绝的。 但如果不是那个胖子,又会是谁? 正思忖着,眼前的黑布条就被人解掉了,并扯掉了他嘴上的黑胶布条。 骤然的亮光令他无法适应,只觉得眼睛一阵刺痛,他下意识地抬手遮挡住双眼。 等到眼睛适应了那亮光,他这才缓缓放下手来。 入目所见,这地方显然是一个仓库。 周围光秃秃的,是一片荒野,唯独就这里有个荒废掉的仓库,大概有两栋楼的面积,四周都是废掉的铁皮集装箱…… 但,会是谁见他带来这里? 俊眉一蹙,他回头看向身后将他绑来的那些人,发现他们个个都身着西装革履,而且都是清一色的黑西装。 他们每个人都板着脸,一副训练有素的样子,显然不是一般人。 而这些人的装束,令他立刻想到了一个人。 厉绝! 沈诺那双晶亮的黑眸霎时凌然一瞪,大喝道:“厉绝!我知道是你,你给我滚出来!” 空旷的仓库里传来一阵阵的回声,却没有看见厉绝的影子,沈诺也恼了,再次大吼道:“厉绝,你给我滚出来!厉绝,你发什么神经,说话呀!” 周围的几个大汉,看见他一个十二岁的年轻少年,竟然对厉绝如此不敬,纷纷面面相觑,却又不敢多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不知从何处传来一阵拍掌声。 沈诺寻着声源看过去,一眼看见从另一处走来的高大身影。 是厉绝无疑! 他双手插兜,施施然地走近,神态自若,整个就一个绅士流氓。 他一边拍着手巴掌,一边朝沈诺走来: “不错不错,十二岁的年纪,观察力和洞悉力都很不错,能够立刻判断出对方是谁,只可惜敏锐力和抗击力太弱,还需再加强。” 沈诺盯着他,双眼冒火:“厉绝,你到底搞什么名堂?我还在学校上课,没空陪你发神经!快放了我!” 他一边拼命地挣扎着,一边凶狠地瞪视着厉绝,似乎这样才能解了他心里的气。 只可惜他刚挣扎了不到五秒,下颌处就被牢牢钳住。 厉绝居高临下地俯视他:“臭小子,看来你姐平时对你疏忽管教,所以你不知道对长辈说话时,该使用什么态度是吧?” 下颌被捏得紧紧的,沈诺根本说不了话,他气得直咬牙。 厉绝看着他这幅模样,嘴角微微一勾,一副戏谑的口吻吩咐两个手下:“放开他,反正他也伤不了我。” 两个手下点了点头,随即就松了手。 一旦双手得了空,沈诺立刻挣脱出来,并扑向厉绝。 厉绝十分敏锐地闪开了,几乎是与他擦肩而过,沈诺一下子扑倒在地上,双手撑在水泥地板上,疼痛不已。 他皱着眉头爬起来:“姓厉的,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有本事你别躲!” 厉绝扬了扬眉,“沈诺,男子汉大丈夫,你敢不敢跟我比比拳脚功夫?你输了,就帮我做一件事,要是你赢了,我答应替你做一件事。” 沈诺很机灵,脑子一转:“我凭什么听你的,你个子比我高,又学过拳脚功夫,横竖都是我吃亏。” 厉绝勾了勾唇,将右手往背后一放。 “那我就用一只左手跟你比,这样就算公平了吧?” 闻言,沈诺双眼一亮。 “不许用脚!” 厉绝点头:“好,不用脚。” “成交!” 沈诺心里盘算着,单单比试拳脚功夫,他肯定是打不过厉绝的,但厉绝只用一只左手跟的话,那他赢得几率就要大很多。 思及此,他摆起了架势。 厉绝看着他的样子,嘴角噙着笑,“你先出手吧。” “我出就我出!” 言毕,沈诺一个猛喝,就扑向了厉绝。 他是毫无章法,光有力气,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厉绝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却都被厉绝巧妙地躲避开了。 几个回合下来,沈诺体力不支,使出的拳头就变得乏力了,反应力也变得迟缓起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就在这时,厉绝瞅准一个时机,凌厉地一个掌风劈下来。 只听见“啊——”的一声,沈诺大喊了一声,痛苦地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