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赶回C城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81章 赶回C城

沈如画心急如焚地赶回丰华园,大老远就看见沈诺等在小区门口。 为了尽快见到沈诺,她下了计程车就一路小跑回丰华园,还没走近,就问道:“阿诺,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知道小米糍是被厉绝带走的?” “我去幼儿园接小米糍,幼儿园老师说厉绝已经接走了她。” 沈诺还是第一次在沈如画面前撒谎,微微有些心虚,他强自镇定,避开沈如画焦灼的视线,掏出手机来:“姐,你看看这个。” 说着,他划开手机屏幕,然后一则视频跳了出来。 手机屏幕中的画面,可以看见厉绝抱着小米糍,在丰华园附近的小公园里亲密玩耍着,之后他将小米糍交给了一名手下。 然后他走到摄像头前,原本脸上堆满了笑容,却在骤然间变得凛冽。 他直盯着摄像头说,眉眼淡薄寒凉:“如画,这可是你逼我的。想见女儿就到C城来找我,否则,这辈子你都别想再见到她。” 短暂的凝视后,他径直截掉了画面。 怔愣了足足五秒,沈如画才回过神来,她慌忙掏出手机,给厉绝打电话。 但毫无意外地,手机里传来的是“您所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的机械化女声,她懊恼地跺跺脚,忍不住低咒了一声。 唇被她咬出了血丝,有些不争气地,眼泪哗哗的就从眼眶里掉了下来。 沈诺看见她这副摸样,自然是于心不忍,险些就要和盘托出,但想到厉绝的叮嘱,他还是强忍了下来。 “姐,我们现在怎么办?” 沈如画咬了咬银牙,说:“马上去C城,我一定要把小米糍带回来!” “可是……现在都晚上了……要不我们明天早上再……” “不行!我一刻也耽搁不了!” 沈如画立刻摇头,“小米糍没有我不行的。而且你也看见了,厉绝这是打定主意要抢走小米糍了,我必须赶去C城!要不然……小米糍她……” 话到此处,她已经泣不成声。 “我不能没有小米糍……” 沈诺看着她,险些很想说小米糍现在跟着厉绝好得很呢,可他看见沈如画哭成了泪人儿,就硬生生改了口。 “姐,你真的要回去吗?你不是说,这辈子都不愿意回C城去?那里,可是你……” 沈如画摇了摇头,“可是现在情况不同,小米糍被暴走了,我担心她,担心她啊,怕她吃不好,睡不着,万一感冒了怎么办?万一她看不到我,哭了怎么办?上一次她和厉绝去上海迪士尼,就是吵着要见我,就哭了……” 她说着说着,眼泪越来越多,越发哭成了泪人儿了。 沈诺看得难受,赶紧抬手轻拍着她的背,安抚道:“姐,你先别着急,或许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糕。” “嗯,我知道,我不能慌,慌了就什么事情都办不好。” 沈如画点点头,抹了两把眼泪,虽然嘴上说着不慌不慌,可语无伦次的语态却暴露了她的心慌意乱。 “等等,我先想想要做些什么……对了,得先联系飞机票!哦还有,赶紧回去收拾行李!”她嘴里不住念叨着,脚步也变得有些凌乱。 此时此刻,沈如画脑子里想的只有一件事——立刻赶去C城,找小米糍! 她丝毫没有产生怀疑,满心满眼想的都是小米糍那张可爱的小脸儿,压根就没有发现沈诺眼底的那抹闪躲。 只可惜没有买到当天的飞机票,她只好买了两张火车票。 从涪天市赶往C城,大概需要六个多小时,火车是晚上十一点四十五分的,等到了C城,恰好也是第二天早上六点多钟了。 看她不住地揉着太阳穴,沈诺劝道:“姐,你还是睡几个小时吧,明天才有精神去找厉绝要小米糍。说不定,你们会谈一阵子……” 言下之意,明天会有更大的‘惊喜’等着她。 可沈如画浑然不知沈诺是话中有话,点头说:“你说的没错,明天是得找厉绝好好谈判谈判的。反正,我是绝对不会把小米糍让给他的,小米糍是我的命根子,除了她,我什么都可以不要!” 末了,她忍不住跺脚自责:“还是怪我,没有事先提高警觉,才让厉绝有机可乘!如果我早提高警觉,哪会让他有机会带走小米糍?!” 看她如此自责,沈诺心里就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爬一般,真相堵在胸口处,挠心挠肺的难受。 这一夜,注定是无眠的。 原本六个小时的路程,因为中途火车出了一点小小的故障,耽搁了一个小时,结果抵达C城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七点多钟了。 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心若止水,可以平静地面对这一处伤心地,但真正见到那些熟悉的街景时,沈如画的心情还是会波澜起伏。 她怔怔地杵在火车站出口处,眼底眸光颤动。 徐徐晨风吹过,她单薄的身影好像是要随时被吹倒似的。 沈诺看见她这个样子,忙上前扶住她的胳膊,并问道:“姐,你没事吧?要不……” “我没事。” 她即刻回过神来,坚定地说完,眸底颤动的光点迅速褪去,“走,我们直接去厉氏大厦找厉绝要人去!” 沈诺吃了一惊,眼里迅速闪过一抹惊喜。 厉绝果然了解姐姐,把她的心思和举动都猜了个清清楚楚。 敛了思绪,他假装问:“现在就去厉氏大厦?姐,这样做不太好吧?” “现在正好是上班时间,又是周一,厉氏大厦里肯定有很多员工。厉绝要是不让我去小米糍,我就去厉氏大厦里闹去!” 沈如画性子温顺沉静,从来没有哪一次想现在这样冲动。 她是真的快要被厉绝逼疯了,甚至打定了主意,如果要不回小米糍,她就要跟他撕个鱼死网破。 匆匆赶到厉氏大厦,没想到异常的顺畅。 一听说她姓沈,要找厉绝,立马就给她放了行。 并且,前台接待小姐的态度非常好:“沈小姐是吧?厉总正在等您呢,请直接到B座顶楼的宴会厅。” “他的办公室不是就在这栋楼顶层吗?” 沈如画迷惑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