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现在我宣布——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85章 现在我宣布——

之前只是匆匆一瞥,就知道现场来了很多人。 可后来仔细一回想,才发现C城政界元老,各界精英,地方大员,商场巨擘,艺术大师,只要是在C城颇有名望的人,都被厉绝请来了。 可想而知,他这个局设的不是一般的大,是打定主意要让她乖乖就范啊。 思及此,沈如画双手紧紧攥在一起,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紧张忐忑。 就在这时,悠扬的婚礼进行曲徐徐萦绕在整个大厅内,厉绝就站在舞台中央,朗朗地说道: “我在这里,先感谢大家来参加我的婚礼,刚才新娘看到来了这么多宾客,太过紧张,不知如何面对所以才离场。现在我宣布——” 微微一顿,他抬头看向红地毯另一端的她,继续道:“结婚典礼继续进行。” 闻言,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红地毯另一端的沈如画。 此时此刻,她穿着露肩月牙逶迤席地婚纱,长发被整洁地盘在脑后,用镶着细钻的花式头箍点缀。 她带着薄纱长手套的手挽着裙裾,走到一处偏静处回过身,棱角秀明的素雅五官化着精致的淡妆,她本就长得好看,被这么精心打扮后,更是美得艳绝全场。 红地毯两侧围满了宾客们,纷纷配合地响起掌声,如雷贯入耳膜,还有兴奋的高呼声。 沈如画觉得心跳越来越快,明明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形式,他也说了这只不过是个形式而已,可真正身临其境,却还是让她抑制不住地激动。 沈如画啊沈如画,这不过是形式,你还是免不了紧张。 看来,你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小女人。 她看到了好多熟悉的人坐在观众席里,裴佩、沈诺、秦卫和林静,还有很多很多的朋友,他们脸上都洋溢着期盼兴奋的表情…… 她一路缓缓地往前走,心头百转千回,和他发生了种种,整整五年过去,没想到最后,还是终于走到这一步了…… 正思忖着,脚下不小心踩到裙角,一个趔趄地前倾,沈如画踩住过长的裙摆,眼看就要摔下去。 现场所有人看见这一幕,均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厉绝远远地看着她一步一步走来,眸光幽深。 天知道,当她每走近一步,他的心口就往上一提,眼见着她就要走到跟前来,她却一个不慎往前栽去。 心口一惊,他下意识地就伸手去搂住她。 也是他眼疾手快,轻轻这么一搂,就精准地搂住了她的纤腰。 “小心点儿。” 他醇厚低哑的嗓音在她耳边轻轻逸出。 她脸上一热,心头一窒,下意识地就要抽回自己的手,却被他灵敏地捉住,并不让她有逃脱的机会。 继而,又给了她一个别有深意的眼神。 那意思大抵是说:你看周围还有很多人在,你就别跟我闹别扭了。 “……”眼睫轻颤,沈如画就说不出话来。 众人在惊呼声中目睹了这一幕,旋即又都反应过来,嬉笑着拍起了手掌,笑话说这是不是新娘新郎事先安排好的一幕英雄救美的戏码,所有人都哄堂大笑起来。 因为这个小小的插曲,大厅内的气氛变得轻松许多。 “来,抓住我的手臂,你就不会摔倒了。”厉绝又说。 她默默点了下头,反手抓住他手臂的那一刻,立刻有温热的大掌包裹住她的另一只小手,以支撑她全身的力量。 心头一暖,她抬睫看向他。 厉绝给了她一个无比暖心的笑容,这种笑容她还是第一次在他脸上看见,她一度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他脸上始终浮现的都是那样温暖的笑容。 看着这一刻的他,她心口更暖了,嘴角也不自觉地露出微笑来,继而,眼眶里不知道何时盈满了眼泪。 终于,她站在了这个男人的身边。 厉绝握紧沈如画的手,带着她慢慢来到礼案前,当着所有宾客的面。 两人五指紧扣,走到神父身前,缓缓转过身,听神父庄严地读经。 “厉绝先生,你愿意娶沈如画为你的妻子吗?照顾她,爱护她,无论贫穷还是富有,疾病还是健康,相爱相敬,不离不弃,永远在一起?” 厉绝转头深深地凝望着薄纱下那张美丽的脸,喉结上下耸动。 “我愿意娶沈如画为我的妻子。照顾她,爱护她,无论贫穷还是富有,疾病还是健康,相爱相敬,不离不弃,直到死亡把我们分离。” 在神父看不见的地方,两人的手自始至终紧紧握着。 神父笑着点头,转而看向新娘,“沈如画小姐,你愿意娶沈如画为你的妻子吗?照顾她,爱护她,无论贫穷还是富有,疾病还是健康,相爱相敬,不离不弃,永远在一起?” 沈如画抬起头,看向厉绝,却久久没有说话。 看着她紧抿起来的薄唇,厉绝的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里。 这丫头…… 忐忑中,忽然见她挽起嘴角,吐出那三个字: “我愿意。” 就神父都紧张极了,轻吐了一口气,“现在请两位交换象征着爱与信任的戒指。” 戒指? 乍然听见这句话,沈如画心头一惊。 她事先什么都不知道,哪准备有戒指? 却见一旁角落里,裴佩和秦卫走了过来,一人手里端着一个精致的锦盒,不用猜也知道那是为他们俩准备的戒指。 沈如画大感诧异。 真没想到,连这个细节,他都事先预想到了,而且也准备好了…… 此时,在全场期待歆羡的目光下,厉绝拿过一枚红宝石戒指套入了沈如画的手指。 当他低头亲吻她的手指时,她忽闪了下美眸,薄纱下的那双漂亮眼睛里,落下一滴滴眼泪来。 她很清楚,这不是悲伤的眼泪,而是……感动的眼泪。 等男式戒指送过来时,沈如画望了一眼那颗在阳光下星光璀璨的钻石,好一会儿都没有去接。 厉绝擒着她的眉眼,一颗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里。 正当他担心得快要呼吸不上来时,却看到沈如画牵起了他的手,柔软的手心贴上他带着些许汗的掌心,将戒指徐徐套进了他的无名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