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这一次,我会守护好你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86章 这一次,我会守护好你

仿佛尘埃落定,他长吁了一口气。 台上,婚礼还在继续着。 神父宣布:“下面,请两位抬起你们带有戒指的手,向来宾展示吧。” 厉绝紧紧揽住沈如画的肩膀,面向观众,现场媒体们纷纷端起手中的长枪短炮,将这美好的一幕拍下来。 啪啪啪啪啪—— 镁光灯频频闪动,沈如画感觉到自己的嘴角都快要笑僵掉了。 她偷偷侧身,问厉绝:“该结束了吧?” “还有最后一个环节。” 厉绝淡笑着说。 “什么环节?” 她抬起头,愣愣地望着他。 只见厉绝正细心地替她整理头上的白纱,然后轻轻掀起,他笑吟吟地望着她,动作极为地认真,仿佛在做一件很重要的大事。 她眨了眨眼,莫名觉得他这笑容有些怪怪的。 但看见他上扬的嘴角,好看的薄唇,还有他眼中缱绻不变的笑意,她脑子里有些嗡嗡的,无法思考了。 继而,又看见他握紧了她的手,他凝望着她的眼睛,幽幽地说道:“如画,这一次我会守护好你。” 这一次,我会守护好你。 极其平淡的言语,却胜过这世上任何一句承诺。 五年来她经历了很多事,原本早就不相信所谓的承诺,可这一刻,还是沦陷了。 神父适时地宣布道:“从这一刻开始,你们两人已经结为一体,上帝将你们结合在一起,因此对这个婚姻有异议的人,请现在说出来或是永远保持沉默。” 厉绝偏过脸环顾了一圈专注观礼的宾客,重新望向沈如画。 “新郎没有异议。” 他的声音贯彻了整个会场,清晰,低沉,有些沙哑,在寂静的空气中萦绕。 怦怦…… 心脏跳动的声音。 怦怦…… 怦怦……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有点陌生也有点熟悉。 沈如画的大脑有一刻的空白,她的眸中倒影着他真挚深情的脸,慢慢地点头,薄纱飞扬,露出她噙着一抹浅笑的嫣红唇角。 “新娘没有异议。” 神父微笑着看着这一幕,点点头,然后朗声道:“下面我现在宣布,你们正式结为合法夫妻,新郎,你现在可以亲吻新娘。” 全场宾客不约而同地起身鼓掌,似乎早就为了这一刻等得不耐烦了。 沈如画有些慌乱,悄悄地嘀咕:“这……这也太夸张了吧?那个什么,亲吻……就不必了吧……” 她怎么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亲吻他?尤其是阿诺和小米糍都在呢。 然而,厉绝幽幽低沉的嗓音在她头顶上方低喃道。 “如画。” “额?” 沈如画循声仰起脸,腰际便揽上一条长臂。 厉绝倏然低下头来,一手扣住她的后脑袋,低头用唇贴上她的,她的眼睛微微睁大,对这个吻接受得有些仓促。 而厉绝却像是等了千年之久,吻得热切,迫不及待。 四周响起镁光灯频频闪现的声音,仿若星光点点,宾客们的掌声也越发激烈,欢呼声此起彼伏,庆祝着这一刻的到来。 渐渐地,沈如画的眼角有些湿润,在那片嘈杂声中,缓缓闭上眼,环住他的身体,全神贯注地投入到这个深情缱绻的吻中…… 台下,沈诺看着这一幕,嘴角不自觉地翘着。 待想明白眼下是个什么状况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对啊,厉绝只是让他骗姐姐回C城见小米糍啊,怎么就变成了结婚呢?看姐姐的样子,之前明明是被吓到了,现在八成是被逼无奈,才继续演下去的吧。 待会儿等仪式结束,姐姐得了空,还不第一个追究他的责任啊? 不行,在姐姐跑来找他兴师问罪之前,他得先去找厉绝,问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刚侧了下身,却被身旁的裴佩和秦卫一人逮住一只胳膊。 沈诺讪讪地笑:“呵呵,那个,裴佩姐,我去上一下厕所。” “不准去!” “不是,我得去问问厉绝,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之前他不是这么跟我说的……” “还能是怎么回事,这都交换戒指了,结婚,你看不懂啊?” 裴佩牢牢抓住沈诺的一只胳膊,笑盈盈地盯着礼案前的一对新人,“你呀,就好好等着认新姐夫吧。” 什么,结婚?这就结婚了?他可不想这么快就有个姐夫! 沈诺怔怔地盯着台上的这一幕,整个人彻底傻了眼。 ……………… 婚礼结束,宾客们陆陆续续散去,裴佩好不容易缓下一口气来。 “呼——好累啊,我终于知道这伴娘可是不好当的了。” 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一道清脆而愠怒的声音:“裴佩。” 裴佩浑身一个激灵,回头看见沈如画一袭雪白婚纱,却是双手叉着腰,眼里冒着火,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顿时娇躯一震。 识时务者为俊杰,她立刻拍起马屁来: “呵呵,如画,你终于嫁出去了!你知道吗?你今天简直美得冒泡,美得发亮,美得赛神仙,哈哈哈——” “裴佩,你少给我装蒜,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之前你是不是就知道这件事情了?你不是也在涪天市吗,还去博物馆找我,怎么这么快就回到C城了?你昨天还在……” “咳咳咳——” 裴佩脸上一红,马上举手投降,“这个事情我得先申明一下,昨天傍晚我见到你之后,就忽然接到顶头上司打的电话,说今天早上,本部这边有很紧要的项目要我参与,我才匆匆赶来的。我可是事先什么都不知道啊。” “谁信你的鬼话!” “哎呀呀,我说的都是真的啦!” 事实上,裴佩确实不知情。 沈如画皱了皱眉,盯着裴佩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才说:“好吧,你的话我暂且相信了。以后要是发现你骗了我,可有你好果子吃的!” 裴佩讪讪地笑了笑:“我对天发誓,绝对没骗你!” 沈如画气咻咻地哼了一声,朝秦卫微微颔首。 然后,一个凶巴巴的眼神瞪向旁边的沈诺:“还有你,沈诺,一定是你跟厉绝串通一气了是不是?好啊,你居然连自己的姐姐都敢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