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真是苦了厉大总裁啊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87章 真是苦了厉大总裁啊

沈诺抿了抿唇,也不敢撒谎了。 “姐,对不起,我以为厉绝只是想逼你回C城,可我没想到他……他是想和你……”结婚两个字没说的出口,沈诺就噎住了。 因为他看见自家老姐那副要杀人的表情,顿时心脏咯噔一跳。 他悄悄拽了拽裴佩,说:“裴佩姐,快救救我。” “呵呵,我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怎么救你啊。” 裴佩哭丧着脸,还好这时候厉绝牵着小米糍过来了。 有厉绝在,她就壮了胆子,哈哈笑了两下,立刻见风使舵: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厉大总裁是真有两把刷子,把这个局布置的巨细靡遗,而且时间掐得分秒不差,杜绝了一切功亏一篑的可能。啧啧啧,佩服!佩服!” “死裴佩,你还敢夸他?你知不知道,当我听说他抢走了小米糍的那一刻,是有多害怕多着急吗?你竟然还帮着他说话!” “妈咪——” 正说着话,小米糍怯生生地扯了扯沈如画的手,央求道:“妈咪!你不要说叔叔的坏话好不好?” 沈如画回头看去,小米糍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顿时让人心都化了。 “妈咪,叔叔说今天是你和他结婚的日子。结婚不是该高兴吗?你为什么要说叔叔的坏话?我不喜欢你说叔叔的坏话呢。” “……”沈如画顿觉无语。 也不知道厉绝给小米糍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让她帮着他说话。 偏偏,厉绝挑衅地朝她扬了扬眉,说道:“小米糍,我已经和你妈咪举行了婚礼,你应该改口叫我爸爸,而不是叔叔了。” 小米糍高兴坏了,立刻脆生生地喊了一句:“爸比!” “小米糍乖,以后你就是我的乖女儿了。” “嗯嗯。” 小米糍重重地点头了,心情不言而喻。 厉绝抬手轻揉了揉小米糍的额发,笑容温和,哪有平时的半分凌厉。 要不是顾忌着小米糍,还有沈如画反对,他真恨不得现在就告诉女儿,其实他就是她的亲生爸爸…… 秦卫和裴佩看着这一幕,都暗自唏嘘:哎,真是苦了厉大总裁啊。 沈如画看着苗头不对,便将厉绝拽到了大厅一侧的大阳台上。 “我告诉你哦,我只是看在今天来了这么多宾客的份儿上,为了不让你尴尬,才配合你演了这一出戏的。可我和小米糍,还有沈诺,我们一家三口的生活,不会因此有任何改变,你可别想趁机……” 啪—— 她话还没说完,厉绝突然伸出手,抵住了她身后的石墙,用身子将她挡在臂弯里,完全是一个标准的壁咚姿势。 她心头一惊,俏脸顿时一红。 “喂,厉绝,你干什么?” “嘘——” 他做了个手势,随即贴了过来,凑近她耳侧,热气吹拂着她的脸颊。 “别说话,有记者。” “额?” 沈如画全身僵住,旋即嗤笑着转身。 “什么记者,我才不信……”话音却陡地戛然而止。 阳台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围过来数名记者,纷纷端着长枪短炮,一拥而上:“厉总,给我们做个简短的采访吧。” 随后附和声四起,只是短暂数秒时间,更多的记者闻声涌了过来。 其中一位女记者,颇为犀利: “厉总,您是厉氏集团的总裁,也是C城最年轻也是最具威望的商业领头人,这么多年以来外界对您会迎娶一位什么样的夫人,广为推测与探讨。但今天恕我直言,您和沈小姐的结合确实让我们十分惊讶,请问你有什么想对大家说的吗?” 言下之意,怀疑这场婚礼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沈如画侧头看向厉绝,竟然有记者问出这种话,连她都觉得尴尬。 但厉绝却是不显山不露水,十分从容地道:“我除了是厉氏集团的总裁以外,也是一个普通人,普通人当然要跟自己的真爱结婚,跟什么家世、背景和地位没有半点关系。” 微微一顿,他看向身侧的小女人。 那深情凝视的眼神,无非是在向众人暗示:沈如画就是他的真爱。 那名记者却是不依不挠,再次追问:“沈小姐,从你们这段婚姻曝光到现在,不足两个小时,网络上已经引发了一个讨论的热潮,对于这段婚姻众说纷纭。尤其,听说你现在境况不如人意,而且身边还带着一个小孩儿,和沈总结婚,你是否承担着一个很大的压力呢?” “额……我……” 沈如画有些慌,没料到记者会把话筒对准她。 她几何时见过这种阵仗,顿时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身旁的男人适时地抬起手,将她更紧地贴近身侧,微笑着接过记者的话。 “其实,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而她,也确实因为孩子的问题,退缩过,彷徨过……” 话到这里,他回过头来看着她。 眸底仿佛带着星光,看着她时,竟然懊恼般弯了弯唇,看得沈如画心口控制不住地微微一颤。 随后,他继续道:“但是,今天我们还是携手步入了婚姻殿堂。我想这样的结果,应该能解释大家的疑惑了。” 那名记者发出轻微叹息声,似乎被他所描述的情景打动了。 “厉总,沈小姐,你们两个能冲破世俗的阻碍,结合到一起,让我们深深地感受到了真爱的力量。我想大家都会和我们一样,衷心地祝福您和您的夫人,百年好合,白头到老!” 说到最后,那名记者的口吻竟然显得慷慨激昂了。 其他人也跟着拍手叫好,纷纷拍下这让人动容的一幕。 可想而知,就这样的发展势头,到了明天,网络上不知道会出现多少感慨‘这世上还有真爱’的帖子了。 事实上,这个消息确实以光速在网上传播,很快便落入苏薇的眼中。 彼时,她正在自家餐厅里悠闲地喝着下午茶。 她单手端着茶杯,杯中是刚刚泡好的五花茶,这五年来,她改变了自己的习惯,无不随着厉绝的喜好改变自己。 微微抿了一口茶水,她伸手打开了平板电脑,一排排全是与厉绝有关的新闻便自动跳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