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重回沈宅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93章 重回沈宅

半个小时后,车子就停在了沈宅门口。 远远的,沈如画就看到了那栋房子里亮着的灯火。 那一刻,就有些抑制不住想要冲进去,但真正下了车后,脚步却杵在原地,久久挪动不了一步。 此时此刻,她就站在与沈宅铁门一街之隔的地方,久久地抬头仰望。 她回忆着朝南那一整面墙壁上的玻璃窗,黄底绣着小白花的窗帘,软软的沙发,卧室的水晶吊灯,沙发上老爸抽烟时,烟叼在嘴角,眼睛虚眯起来的模样,以及一家几口人坐在后花园里谈笑风生的样子…… 以为经过五年的时间,已经被稍稍磨灭的东西,原来还是那么历久弥新。 沈如画深深吸了一口气,夜晚如水般寒凉的空气在肺里盘旋一圈,带着她的体温呼出来,融进夜色里,淡淡白色的一缕雾气,很快消失不见。 心里,莫名的怅痛。 当听说厉绝重建了沈宅的那一刻,她是欣喜大于惊讶的,但她忘不了那些过往,尤其是父亲的失踪,至今还是个谜。 只是她不懂,厉绝为什么要重建沈宅? 因为赎罪?亦或如裴佩所说,为了留个念想?还是如他自己所说,单纯只是为了等她回来有个落脚之地? 正思忖着,裤腿被人扯了扯。 小米糍抱住她的腿,仰头问道:“妈咪,那就是以前,你和小舅舅住过的房子吗?” 沈如画蹲下身来:“没错,除了小舅舅和妈咪,还有你外公。” “那外公呢?” “外公他……” 沈如画忽然就有些鼻子泛酸了。 之前,因为小米糍很小,沈如画只是跟她提过外公,但没提过外公失踪的事情,现在小米糍问起来,她倒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 忽然,一双结实有力的臂膀将小米糍抱起:“你外公身体不大好,去郊区疗养院了,以后等你外公养好了身体,我再去接他回来看小米糍。” 小米糍点点头,又问:“不可以我们去看外公吗?” 想不到小米糍脑子这么激灵,转得这么快,沈如画都替厉绝捏了一把汗。 谁知,厉绝淡定地回道:“去疗养院的路太远,而且那边病人太多,不适合小孩子去。” “哦。”小米糍有些失望,但还是乖乖地点了头,“那还是等外公回来吧。我要跟外公画一幅画,等外公回来。” “小米糍真孝顺。” 厉绝笑眯眯地揉了揉她的额发,眼角含着慈父般的笑容,总算是唬弄了过去。 一旁的沈如画免不了又是一番嫌弃的瞪视: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小米糍的脑子这么好使,看来全随了她爸! 再看看他撒起谎来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又禁不住腹诽。 哼,真是不害臊! 接收到她的瞪视,厉绝侧过头来朝她淡淡一笑,完全没有一丁点因为撒谎而羞愧的意思。 这让沈如画更觉得不满了,踩着高跟鞋就走在前头。 一进沈宅的大门,就听见远远地有人喊了一声:“二小姐!” 在沈家做了多年管事的刘婶,深夜偶然见盼了多年的沈如画突然出现在家门外,身边还带着个小女娃,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别说是刘婶,沈如画也惊讶极了。 不过惊讶之余,她回过神来,立即以食指在唇间比了个噤声,示意刘婶不要惊动了街坊邻居。 “二小姐,你终于回来了,可把我给想死了!”刘婶压低着声音一边说着,一边走上前来捧住她的双手,表情十分激动。 然后,目光又落在她身旁的小米糍身上。 “二小姐,这是……” 沈如画笑了下,回头对小米糍说:“小米糍,这是妈咪家的管家奶奶,快叫啊。” “管家奶奶好。”小米糍乖巧地点了点头。 沈诺这时候也走过来,朝着刘婶微微颔首:“刘婶。” “二小姐,小少爷,还有小小姐……你们,你们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刘婶捂着嘴,难掩激动,低低啜哭泣起来。 “刘婶,我一回来,你怎么就哭了呢?” “我没哭,我这是高兴嘛。哦对了,小琪也在呢。”刘婶赶紧吸了吸鼻子,抹掉脸上的泪水,回头朝屋里喊了一声。 “小琪,快出来看看,谁回来了!” 不一会儿,就有人从屋子里小跑着出来了。 小琪跟几年前略有些不同,以前她总是扎个马尾辫,现在她跟沈如画一样,也是剪了个利落的短发,倒是显得英气清爽。 乍然见到沈如画,小琪一双眼睛都瞪大了。 “二小姐?!” 足足怔愣五秒之久,她一下扑了过来。 沈如画被撞得后退了一步,刘婶在一旁拽住两人:“小琪,你悠着点儿,差点儿撞倒了二小姐。” “哦,对不起。” 小琪连忙松开她。 后退了一步,旋即又捧住她的手:“二小姐,你可算是回来了,你不知道,这几年我和刘婶想你想到发了愁,要不是厉先生……” “小琪!” 厉绝轻声一喝,那意思是不想她多说些别的。 小琪回过意来,忙改口道:“你瞧我,太激动了。二小姐,你和小少爷还有小小姐,赶紧进屋里说吧,外面凉。” “也好。” 沈如画点了点头,抱着小米糍往里走去,沈诺和厉绝跟在后面。 她以为,这个家所有的一切在她的记忆中应该已经模糊,即便厉绝再重建,也无法建成与当年一个模样。 可是,当看到玄关处熟悉的装饰,脑中属于这个家的所有记忆在一瞬间涌了出来。 她将小米糍放下,然后顺着楼梯,一阶一阶,慢慢走上二楼。 熟悉的走廊,熟悉的摆设,就连墙上的装饰画以及边角装饰的花瓶都是一模一样的,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待走到她那间卧室门前,沈如画深吸了一口气。 推开走进去,轻轻打开灯,床上铺着烟灰色系的床套,整齐的连细小的皱褶都看不见,地板更是明亮干净得能映照出人影来。 就连床头柜上的摆设,甚至衣橱里的东西,都一一和她离开时吻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