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开始一番新生活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97章 开始一番新生活

下午,沈如画跟裴佩约了喝下午茶。 出门没多久就发现被人跟踪,待仔细一看,竟然是记者,她吓坏了,好不容易才甩掉了那些记者。 气喘吁吁地来到约定的地址,她如释重负般,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哎妈呀,吓死我了,差点儿就被人怕到了。” “怎么啦?怎么累成这样子?” “还不都是因为厉绝,自从跟他举行了婚礼,这两天我就觉得出门老是被人跟踪,刚刚还差点被记者偷拍呢。” 裴佩对她是一脸嫌弃:“瞧你这副德行,又不是做贼,你是做了厉氏总裁夫人,有什么好躲的。” “拜托,这让我感到很困扰耶。” “名人不都这样,看开了就好了,有什么好困扰的。” “名人?”沈如画一脸茫然地指着自己,“你说我?” “废话,不是你还是我?” 裴佩掏出手机来,点开手机屏幕,打开浏览页,屏幕上立刻跳出若干条实事新闻来,全是厉绝和沈如画在婚礼现场的报道。 而留言区里,全都是网友们的评论。 “我给你说,如画,你现在可是比明星都要火。不信,我给你念念这些网友的评论。” 裴佩指着其中一条,开始念起来:“沈如画,看了你跟厉绝的故事之后,我又开始相信爱情了。” “什么我跟他的故事……编得一个比一个玄乎。” 沈如画是哭笑不得,叹了口气,看向裴佩,“裴佩,你说这件事怎么就闹得这么大呢?当初我只是不想看到他尴尬,就勉强答应把这场戏演下来,可我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样……” “这可是好事,你烦恼什么。” “当然烦恼啦。” 裴佩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拜托!天上少地下无的厉氏集团总裁耶,你还嫌弃什么?况且,你不是也爱着他嘛,连女儿都有了,这是开花又结了果,有什么好抱怨的。” “什么开花又结果,什么乱七八糟的……厉绝可是跟我承诺,说保证生活不会有任何改变,这一切只是演场戏而已,我还要和小米糍、阿诺回涪天市呢……” 两人正说着话,有人走进了餐厅来。 “少夫人。” 是阿标。 沈如画讶然:“阿标,你怎么找到我的?” 阿标朝她笑了笑,没有解释什么,而是毕恭毕敬地在她面前微微颔首。 继而说:“厉少让我来通知您,今晚有一场重要的餐会,务必接您一同参加。” “啊?现在?我……” 她还想说什么,阿标又躬了躬身,“少夫人,厉少说了,今晚的餐会很重要,市长也会出席,务必请您一定要去。” 既然市长大人都要出席,她怎么可能不给市长大人一个面子呢? 她讪讪地起身,给裴佩歉疚的眼神,而后跟着阿标离开了餐厅。 裴佩望着她走远的眼神,摇了摇头,笑着感慨。 “生活不会改变?如画啊如画,你也太天真了,嫁给了厉大总裁,生活怎么可能不会有任何改变?你啊,就等着开始一番新生活吧。” ……………… 沈如画先是被阿标送去一家昂贵的造型店,化好了妆,换好了礼服,然后又被妥妥当当地送去了举行餐会的酒店。 她担心的却是小米糍,她不回去吃晚饭,女儿不会哭闹吧? 于是问道:“阿标,小米糍也会去吗?” “小小姐不去。” 知道她担心女儿,阿标说道,“不过您放心,厉少吩咐刘婶和小琪照顾小小姐,还有小少爷陪着,您大可放心。” 顿了顿,阿标又说:“对了,还有一件事,厉少让我告诉您一声。他已经让人安排好了C城最好的中学和幼儿园,所有的转学手续都已经办妥,明天小小姐和少爷就可以入读了。” 什么?他已经替小米糍和阿诺办好了转学手续,这是不打算放他们回去了吗? 沈如画大吃一惊:“我什么时候让他办转学手续了,我可没答应这件事!” “少夫人,厉少说了,您要是有什么疑问,可以亲自问他。” 言下之意,他也只是按吩咐做事罢了。 沈如画一噎,心里虽然有些气,却也不好发作了。 不一会儿,车子抵达餐会现场,厉绝适时地在门口出现。 原本还有些退缩的,可见到他在外面,她往回缩的身子不得不挺直起来。 厉绝朝她翘了翘嘴角,眼底毫不吝啬地露出惊艳之色,并十分绅士地向她伸出了手来,“下车吧。” 她深呼吸一口气,只好握住他的手,走下了车来。 “别担心,待会儿你跟在我身边就好。” 他朝她笑了笑,然后牵着她的手往餐会现场走去。 看着主角到了场,一旁的记者们全都蜂拥而至,举着长枪短炮一阵猛拍,到底还是怕这样的场合,沈如画拽住厉绝的手,有些紧张。 “厉绝,我可以不进去吗?” “大家都看见你来了,临到头,你要我一个人进去?” “……” 这个时候再退出去,确实有些难看。 好吧,死就死! 银牙一咬,她反手扣住厉绝的手腕,“走吧。” 见她一副义气凛然的模样,直叫厉绝暗笑不已,他任由她紧紧拽住他的手腕,一同往里走去。 会场内早已名流云集,不是企业大鳄便是商界新贵,整个会场衣香鬓影,男人绅士优雅,女人妩媚漂亮,觥筹交错间交谈甚欢。 见到厉绝和沈如画入了场,很多人都渐渐围拢过来。 沈如画就安安静静地待在厉绝身旁,而厉绝也并未冷落她,时不时给她一个眼神和微笑,必要时把她介绍给朋友认识。 任谁都看得出来,厉绝对她是恩宠有加。 而就在这时候,门口似乎传来一阵小小的骚动。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快看,是苏氏的苏董来了!哎呀,没想到他今天也来了,莫不是来为难厉总的吧?” 闻声,沈如画心头微微一愣,余光已经瞥见一道身影朝这边走来。 那是一名气度非凡的中年男子,五十多岁的年纪,头发虽然是花白,但精神抖擞,一步步走到立即跟前,满面含着笑,看着倒是慈祥亲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