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护妻狂魔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399章 护妻狂魔

偷鸡不成蚀把米的苏薇,越发气恼,想也不想就脱口冲苏海东抱怨。 “爸,您怎么不帮我,却反倒帮起沈如画那个贱丫头来了?我是苏家唯一的女儿,她呢,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抢走我的阿绝?!” “放肆!” 苏海东沉声呵斥苏薇的口无遮拦,脸色变得很不好看,并朝一旁的保镖使了个眼色。 苏薇这才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虽然心里颇有不甘,但看在苏海东的面子上,也不敢再往下说。 “真是胡闹!”苏海东重重哼了声,仍旧满脸怒色,“快向沈小姐道歉!” 苏薇狠狠吸了口气,不甘不愿地冷着脸看向沈如画。 但还没张口,忽然看见厉绝抬手一伸,说了声:“诶,慢着。现在我和如画已经行了礼结了婚,她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厉太太了,哪还是什么沈小姐。” 闻言,所有人都不禁抬睫看了厉绝一眼。 心想这位厉大总裁还真是厉害啊,分明是生生在苏薇的心上加了狠狠一刀子,而且还顺带给苏海东摆了一道谱。 啧啧啧,这真正是个护妻狂魔。 这苏家小姐也真是,当不成厉太太也就算了,做什么要自己出来献这个丑,让大家笑话呢? 四周一众看客纷纷摇头感慨,窃窃私语着。 苏薇脸上一变,脸色很是难看。 但碍于父亲的面子,她只好拉下了脸,对沈如画说了声:“厉太太,对不起。” 沈如画还陷在厉绝之前那番话中,没完全回过神来,见状也只是牵强地牵了牵嘴角而已。 “厉太太,很抱歉因为犬女的鲁莽,让你难堪了,我们去那边坐坐。”在面对沈如画时,严厉的苏海东转瞬就换了另一副温和慈祥的长辈面孔。 沈如画没想到苏海东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数落自己的女儿,转而维护她,自然是有些受宠若惊,外加有些不解。 她点点头,要跟着苏海东走去。 却忽然发现厉绝还把她护在怀里,尤其那微热的大掌,还扣在她的纤腰上。 不禁脸上一热,她挣扎了一下,可他却固执地抱着她不放手,还弯下腰来,在她耳畔暧昧地说道: “刚才,你说我们相互钟情了五年之久,意思是你还是爱我的,对不对?” 她耳根都红了:“我就是演戏,难不成任由苏薇欺负我?欺负我,不也是让你难堪?我这是在帮你好不好。” 他轻笑:“我不管,从今往后,在别人严重,你是我厉绝爱到骨子里的女人,我也是你沈如画爱到骨子里的男人。” “……” 她皱了皱眉,怎么觉得这话有些诡异? 好像她自己给自己下了一个套,以后怕是怎么钻都钻不出来的感觉,背脊骨不免有些凉丝丝的。 之后,厉绝都没有离开过她身边。 哪怕是跟苏海东聊了那么几分钟,他也都是在她身边站着,时而揷上几句嘴。 而这一切,都看在苏海东眼里。 又寒暄了一阵子,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沈如画提出要走。 厉绝牵住她的手:“我送你。” “你要走?你可是主,你还得应酬那些客人呢。” “已经轮着应酬一圈了,无妨。” 他说着,已经牵着沈如画的手,由后门往停车场走去,一边走一边打电话给阿标,让他把车开到了门口。 沈如画坐上车后,刚想说是谢谢,不曾想厉绝已经坐上了车。 “你真要跟我一起走?这样不太好吧?” “我说没事就没事。” 厉绝勾了勾唇,朝阿标挥了挥手,“开车,去沈宅。” 宾利车一路杀到了沈宅。 沈如画下了车,摸黑到了门口,开了门锁进去,刚要弯腰去鞋柜里拿鞋子,忽然眼梢余光瞟到一截笔挺的西裤。 他怎么还没走…… 沈如画顿了两秒,然后起身说:“你怎么跟着进了?” “我刚才喝了不少酒,让我休息一会儿。” 他说着已经跌跌撞撞往里走去,看样子倒是真有几分醉意。 沈如画想到晚上应酬的场面,的的确确都是他在替她挡酒,也就不好再说什么。 “我去帮你冲一杯柚子茶吧。” 替他开了灯,她径直往厨房走去。 有时候,人越想心无旁骛地做事,但往往越是无法集中注意力,就譬如沈如画此时此刻的情况。 厉绝也不说话,就那么安静地跟在她身后来到厨房门口,倚靠在门沿上,什么话都没说,但沈如画能感觉到那两道落在自己身上的深沉目光。 厨房里异常安静,连水龙头凝聚的水滴落在洗碗槽里的叮咚声都清晰入耳。 忽然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来。 “什么事?” 厉绝富有磁性的嗓音在安静的厨房里响起,然后是他转身出去的脚步声。 几乎是他刚踏出厨房的瞬间,沈如画整个人都松懈下来。 她的双手撑着厨台,呼了一大口气,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有点烫,脸颊也是,呼吸也因为刚才的压抑而变得微喘,心跳得尤其快。 她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或者说是在抗拒着什么,只是心乱如麻。 好不容易定下心来,忽然想起泡柚子茶的玻璃杯放在地下室了,便折出去取。 经过外面客厅时,发现他还在接听之前那个电话,不是她故意偷听的,只是路过,恰好听见了而已。 他说了很多话,但她独独听见从他口中蹿出来‘苏薇’的名字。 顿时,胸口莫名像是堵了一块东西,沈如画回到厨房后,懒得给他泡柚子茶了,直接脱下围裙。 刚刚走出厨房,就被一堵肉墙堵住了。 厉绝可能刚挂断电话,手里还拿着手机,高大挺拔的身体挡在她面前。 “去哪儿?” “上楼睡觉!” 沈如画越过他的时候被攥住了手臂,厉绝低垂着眼帘,审视着她的脸:“不是要给我泡柚子茶吗?” 她抬头看他,秀眉微蹙,“放开。” 沈如画低头看着她别扭的样子,声音很沉,“怎么了?” 冷不丁地,一道脆生生的声音从厨房口传来:“妈咪,爸比,你们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