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共跳一支开场舞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0章 共跳一支开场舞

今晚,沈如画确实很美。 她的长发挽起,露出来精巧细致的耳垂,两枚漂亮的耳坠衬托出她的妩媚,白皙的肌肤,大大的眼睛,弯弯的眉形,挺秀的鼻头,小巧粉嫩的唇瓣,让她看起来比平时还要靓丽许多。 而她依靠在高大的厉绝身旁,更显出几分小鸟依人和俏皮可爱。 厉绝拉着她往里走去,一路迎着宾客的道贺声。 而到场的,也都是C城数得上名号的人物,个个家世不错,衣着考究,所以这也算是一场豪门盛宴。 当然,除了道贺声,也有不少的议论声。 “厉绝身边的那个女孩儿是谁?好漂亮,是哪家名门闺秀吧?” “好像是沈家的女儿,不过这个沈家,不是已经没落了吗?说是名门,也抬举了他们。” “可不是嘛,听传闻说,沈云道的纺织厂都快要倒闭了,莫不是用这个女儿抵押了一笔巨款投资吧?” 听着不堪入耳的流言蜚语,沈如画心口一窒,险些踩不住脚下的高跟鞋,摔倒在地。 “还好吧?”厉绝问。 “我没事。”掩不住脸上的淡淡忧思,沈如画抬头问道,“厉先生,是不是因为我爸,还有我们家的纺织厂,你才让我……” 话到一半欲言又止,情不自禁握紧的手,泄露了她内心的复杂情愫。 “沈如画,你爸这么疼爱你,你竟然不相信他,去相信别人?何况,妄自菲薄可不像是我认识的你。” “我……”她一噎。 厉绝淡笑着挥挥手,说:“行了,用不着在意别人说什么。等会儿你还要和我跳开场舞的,一丁点闲言碎语就让你紧张成这样,怎么行?” 他低沉的嗓音听似不悦,可她却听出了几分鼓励的意思,莫名地心头一窝。 沈如画微微歪着脑袋仰望的样子,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从她身上自然流露出来的,是小女人的娇媚和纯真。 厉绝见状,眸子微微一荡。 “跳不好开场舞,我可得罚你。” 他说着,居然自然地捏了捏沈如画的鼻头,那动作很是亲昵暧*昧。 沈如画没有意料到他会有这个举动,不由脸上一红,耳根都跟着发热,心也跟着不自觉的湿软了。 忽地,后知后觉的沈如画,这才回味出不对劲,不觉一惊:“等等,你说什么,我要和你跳开场舞?!” 厉绝牵了牵嘴角,这意思就是答对了。 沈如画只觉得脑子里‘轰’地一下子,全都懵了。 不是吧,厉绝要和她跳开场舞? 她现在说反悔,可以吗? 显然,厉绝根本就不给她任何反抗和犹豫的机会,径直拽着她的手腕,把她带向了人群中的某一处。 仔细一看,原来是父亲沈云道和弟弟沈诺,还有江雪、沈天音母女俩。 厉绝是一副主人家的姿态,仪态端方地说道:“沈先生,看看我把谁接来了。” 沈云道回头,看清厉绝身边的沈如画后,也不觉眼前一亮:“如画,你今天好漂亮!” “爸。”沈如画笑着迎过去。 走到半路就瞥见两道扎眼的目光,仔细一看,对面江雪母女俩的表情是那么的难看。 尤其是沈天音,恨不得能变戏法,从身上立刻变出一把枪来,然后在她身上打出一个个的洞。 沈天音把她拉到一边,低声质问道:“沈如画,你不是亲口跟我承诺,不会对厉绝出手吗?” “我也不想参加这个宴会,是厉先生把我从别墅那边带过来的,如果你要问为什么,请你去问他吧。” 沈如画不卑不亢地说道,一个巧妙的回答,就把沈天音给气得脸色发青。 沈如画也觉得很无奈,如果自己有的选,一定不会来参加这个生日趴,可问题是,她有的选吗? 这之后,她都能感受到从沈天音眼里迸射而出的愤怒目光。 而另一道同样冰冷嫉恨的目光,却不知道是从何处投来的,每当她感觉到异样,回头一看,那道目光又消失不见。 真奇怪…… 难道,是她多疑了? “如画,怎么了,不开心?”父亲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边。 “爸,我没事。” “没事的话,脸色看起来怎么这么红?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沈云道抬手轻摸了摸她的额头,“是不是害怕了?也怪爸爸,是厉先生说要给你一个惊喜,我才没告诉你。哎,没想到,你这么紧张。” “爸,我是真的没事。” 沈如画挤出一个笑容来,天知道在这样的场合下,她快憋死了,“爸,我的妆该掉了,去洗手间补一下。” 说完,沈如画快速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跑去。 “这孩子,肯定是害羞了。”沈云道摇摇头,满眼充满了对小女儿的宠溺。 ……………… 洗手间里,沈如画趴在琉璃台上,大口大口做着深呼吸。 然后,又是一阵心理建设: “有什么好害怕的,不就是跳个开场舞吗?小时候我还是校舞蹈队的呢!” “对!没必要整的好像世界末日来了似的,我得表现出最好的一面,天音也还看着呢,要是跳砸了,不但给厉绝丢脸,还多给天音一个笑话我的把柄!” 盯着出现在洗手台前的镜子上,化着精致妆容显得有些陌生的自己,沈如画一直念念有词着。 可是,到最后,她还是紧张得不得了,一颗心几乎就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这个时候的她,真的好想钻个地洞跳进去啊。 她甚至开始碎碎念:这一定是她在做梦,一定是厉绝在跟她开玩笑! 但显然,所有的心理建设都失败了,因为,沈如画的心就像是被一块巨石压着,有些喘不过气。 忽然,洗手间外传来厉绝低沉的嗓音:“你还要在里面待多久?想让所有的人都来催你不成?” 她一个激灵,险些脚滑,摔倒在地。 厉绝?他在找她?而且,还找来了洗手间? 不对,听他的口吻,他好像是……跟踪她过来的?! 厉绝确实是跟着她过来的。 自她进了场,他的目光就没有从她身上离开过,所以一眼就看出来,她很紧张,而且是紧张到想要逃跑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