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他怎么还么走?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00章 他怎么还么走?

小米糍一个人站在门口,揉着惺忪睡眼,身上的衣物还很单薄。 沈如画赶紧走向小米糍:“小米糍,你怎么一个人就下来了?还穿这么少,感冒了怎么办?” “妈咪,我想喝水。” “你想喝水,可以叫你小舅舅,小琪姐姐或是管家奶奶,怎么一个人跑下来了?这样很危险的。” “哦。下次我不敢了。” 沈如画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盖在小米糍的身上,替她拢紧衣领,就带她上去睡觉。 再出来时,发现外面已经见不到厉绝的人了,顿时松了一口气。 心想他还算是识趣,知道再留下来不合适。 轻呼出一口气的同时,不知道怎的,心口又有些微微的怅然。 算了,别想了,洗洗睡吧。 事实上,厉绝根本没走,在后花园抽烟呢。 刚才管家赵伯打来电话,说苏薇又去了厉氏公馆,他想大概是在餐会上,苏薇受了气,心头不甘,就跑去厉氏公馆找他们撒气。 可她不知道,他和如画根本不是去的厉氏公馆,而是在沈宅。 于是,让赵伯打发她走,同时又叮嘱赵伯,不让苏薇知道他在沈宅这边。 挂了电话,抬头正好看见楼上的卧室灯亮着,微微眯起俊眸,他将手机揣回了裤兜里,然后慢悠悠地上了楼。 沈如画洗好了澡,头发还来不及吹干,湿哒哒的,水不断从耳侧和头发丝上滴落下来。她也懒得管,随手拿了一条干毛巾,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往楼下走。 晚上那个餐会上,她根本就没怎么吃东西,这会儿倒是有些饿了。 冷不丁地,就看见楼下走上来一道黑影,顿时吓一大跳。 “谁?” 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大步,躲到玄关后面。 “是我。” 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在暗夜里透着一点迷魅。 听出是厉绝的声音,她愣住了。 “你怎么还没走?” “谁说我要走了。” 几不可察的一声轻嗤,从厉绝口中逸出。 他不走了? 沈如画皱了皱眉,小半个身体从玄关后面探出来。 橘黄色的灯光从她身后打来,照亮了她白皙的侧脸。 秀挺的鼻梁,双眼皮弧线微微上扬,衬得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格外有神,嘴唇颜色淡淡的,不施粉黛的小脸干净而细致。 耷拉在肩头上湿漉漉的长发,因为刚刚梳洗过,显得有些凌乱,但此刻配上宽松的睡袍,却有着说不出的韵味。 厉绝就这么杵在楼梯道上,不说话,也没有要让路的意思,就这么静静地盯着她,那静寂而幽深的眼神足以让沈如画浑身不自在。 也不想再下楼吃东西了,但她刚想撤回去,厉绝已经迈脚上了楼。 沈如画刚转身,就发现不对劲了。 她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的那条浴袍身前的带子松掉了,里面空空如也,还露出胸前一大片雪白来,内里的美好若隐若现,甚至还能看到里面的红梅…… 轰—— 一股血流,蓦地窜进沈如画的大脑。 刚才她就是这幅样子站在厉绝的面前? 难怪,难怪刚才厉绝的眼神那么奇怪,原来症结在此! 她心烦地抓了抓自己的长发,有些手忙脚乱地拢紧了浴袍,可是还没来得及重新系上带子,后面就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全身一个激灵,她抬脚就往卧室里跑。 刚要关上门,突然闯进来的男人让沈如画一时慌了神,连连后退几步后,带子更是掉落在地上。 她眨了眨眼,立刻弯腰去捡,但无可避免还是露了光。 细致清晰的锁骨线条,锁骨窝深浅适度 沈如画虽然个头不高,但身材匀称,也没有因为生了孩子的缘故,有丝毫的变化,反而因此更显出女人的风韵来。 此时此刻,她不可置信地瞪着厉绝,整个人傻眼了。 她不明白厉绝怎么还没走,而且莫名其妙地闯进来又是几个意思? 可是,她没时间去揣度他的想法,回过神后忙低头去系腰带。 也许是因为太紧张,带子系了好几次,竟然都系不好。 这样反复几次后,就有些懊恼起来,眼圈也因为着急泛起微微的粉红…… 她自暴自弃式地扯着带子,头顶的壁灯把厉绝的影子拉得很长,一点点地覆盖了她。 不知何时,他站定在了她的跟前,他的鼻息离她那么近,只要再稍稍低头,薄唇就会印上她的额头。 沈如画跟着往后退开去,右手攥紧胸前敞开的部分。 刚才他进来的时候就反手锁上了门,“啪嗒”一声,听在她耳里格外清脆。 厉绝又往前一步,拉近两人的距离。 他低垂着头,喷在她额头的气息不疾不徐,却异常滚烫,就像是一个燃烧的烟蒂缓缓地按在她的肌肤上,令她不可遏制地战栗,从身体到灵魂。 浴袍被她捏在手心里皱成一团,她想要越过他,离开这个令人窒息的房间。 “在找吹风机吧?” “额?” 他低缓的嗓音让她逃离的动作一滞。 厉绝走向一旁的柜子,打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吹风机来。 原来,他以为她下楼是在去找吹风机…… 她伸手去去他递过来的吹风机,却听见他说:“你先别动,我帮你擦一擦。头发这么湿,什么时候吹得干。” 说着,厉绝取过她手上的毛巾,替她擦起头发来。 他的手指抚上她鬓边的发丝,弯曲的关节不经意地划过她的脸颊,温柔得像是羽毛。 恍惚间,他修长的手指不知怎么的,就移到了她的唇边,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地抚摸她的唇瓣。 沈如画的大脑“嗡”地一下,下意识地抬手想要拨开他得寸进尺的手。 厉绝却像是预料到她的动作,一把扣住她甩过去的手。 他也没有进一步的举动,就那样握着她的手,静静地,跟她站得那么近。 良久之后,他终于低头,动作太直白,沈如画的双手一下子抵在了他的胸膛上。 他看着她的手,微微皱眉。

上一篇   第399章 护妻狂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