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久旱逢甘霖,旷女遇猛夫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03章 久旱逢甘霖,旷女遇猛夫

按计划,厉绝要送沈诺和小米糍去学校,但沈诺说不用,他小时候就在C城长大,对C城太熟悉了,可以自己去学校。 但沈如画不放心他,厉绝便叫来阿标,送他去市里最好的一中。 之后,他亲自开车,载着沈如画和小米糍去幼儿园。 虽然对新的幼儿园生活是忐忑的,但小米糍很是配合,到了幼儿园后不哭不闹,还很主动地喊幼儿园的老师“早上好”。 幼儿园老师立刻给了她两张奖票,鼓励说:“小米糍真是个懂礼貌的乖宝宝。” 受了表扬,小米糍对新的幼儿园生活就不那么畏惧了。 看见她牵着老师的手,蹦蹦哒哒地走进了幼儿园里,沈如画终于长吁了一口气。 厉绝凑近她耳根,说:“你看,我就说女儿能适应得很好吧?我就知道,我厉绝的女儿是最棒的。” 沈如画:“……” 离开幼儿园后,她没有坐厉绝的车回去,而是谎称要去超市逛一逛,看有没有小米糍喜欢吃的食材。 实则,却是去了附近的人才市场。 溜达了一上午,却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便约了裴佩一起吃午饭,顺道找她替自己联系以前大学的老师和同学,看有没有合适的工作。 现在她没什么别的要求,就是想赶紧安顿下来,其他的以后再慢慢打算。 刚刚进餐厅,就远远地看见裴佩翘着二郎腿,手里端着饮料晃了晃,向她投来满含探究的目光。 沈如画坐下来,“想吃点什么?今天我请。” 既然要求人办事,好处总得给一点的。 裴佩却是一脸坏笑:“哟,这是春风得意精神爽啊。” 沈如画看了看裴佩,整了整被压皱的衣角,随口说了句“不正经”。 裴佩扬了扬眉:“那好,我换一句正经的。” 沈如画懒得理她,找侍应生要了一杯水。 侍应生倒好了水,她刚刚端起水杯来,冷不丁就听见裴佩冒出一句:“久旱逢甘霖,旷女遇猛夫,啧啧啧,你的人生开始了!” 噗—— 一口水就从嘴里吐了出来。 裴佩赶紧避开,险些被喷了一脸水。 “哎唷,你这标点符号打得还真准,要不是我反应快,就中招了!” 沈如画丢去一记白眼:“谁让你狗嘴吐不出象牙!” 裴佩贼兮兮地凑近脑袋:“说说看,你家厉大总裁功力如何?没退步吧?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们俩娃儿都有了,再卖力一点,还可以添个二胎了。” “整天就知道胡扯。” “我胡扯?你照照镜子,眼梢带春,面色红润,不是发春的迹象是什么?” 沈如画脸色泛红,直接把一块湿纸巾拍在了裴佩的脸上。 裴佩毫不在意的抓掉湿纸巾,孜孜不倦地说:“话说回来,趁小米糍还小,你赶紧跟厉大总裁生二胎,孩子出世后,才不至于跟小米糍有代沟嘛。” 沈如画狠狠瞪了裴佩一眼,只当她是空气。 说实话,她怀疑裴佩是厉绝派来卧底的。 “我现在没心思想这些。” 她甩了甩手,说,“对了,裴佩,你跟之前C大艺术学院那些老教授还有班里的那些老同学,都还有联系吧?能帮我拜托他们找找工作吗?哪怕是让我给他们打工也行啊。” 做她这一行的,有不少转行开起了画廊,要么就是自己开了工作室,找一个临时的活儿应该没什么问题。 裴佩抬头,像看傻瓜一样看她。 “沈如画,你要找工作,不如直接去找你家厉大总裁?他一句话的事情,马上就有人高薪聘请你了。” “我才不要他帮忙,我要靠自己的实力。” 裴佩顿觉无语:“我真是弄不懂你,明明有一个宠你的老公,你倒是在别扭些什么?还在纠结五年前的那档子事?” 感情的事,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沈如画也许看不明白,但裴佩还是多少看懂了一些。 “虽然没什么证据,但我敢肯定,五年前肯定是赵晨枫和苏薇他们联手,摆了你和厉大总裁一道。” 沈如画没有说话,既然没有证据,真相到底如何,谁都不能断定。 不一会儿,侍应生送来了两个盘子,一盘是沈如画的菲力牛排,一盘是裴佩要的鳕鱼排。 吃到一半,沈如画去了一趟洗手间,在拐角处撞到了一个端着餐盘的服务生,一整盘意大利面全部洒在了地毯上。 沈如画的外套也被弄脏,服务生连忙道歉。 一大盘热气腾腾的意大利面就这么洒在手腕上,自然是被烫着了,她下意识地倒退了好几步。 没想到她后退得有些急,和低头整理着衣服迎面走来的一个中年女人撞在了一块儿,那中年女人“哎哟”一声跌倒在了地上。 沈如画如梦初醒,连忙去搀扶对方,“对不起,您没事吧?” “哎哟喂,我的这把老腰喂,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睛的,给我摔得腰都要断了哟……” 那中年女人大呼小叫着,痛呼声显得很夸张,借着沈如画的手站起来,正要发作,却在抬头看见沈如画的那张脸时,硬生生地惊住了。 沈如画看见对方的脸时,也是不觉一惊。 “雪姨?!” 她脱口而出。 对方听见她这一声喊,顿时惊得脸色大变。 下一秒,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转身就落荒而逃! “诶,雪姨?等一等,雪姨!你别走!” 沈如画更觉奇怪,她分明看见那是江雪,但为什么江雪一见到她,就要逃跑呢? 她第一个反应就是追上去问个究竟,但还没来得及跑几步,就被人拽住胳膊:“小姐,对不起,没伤到你吧?” 原来是餐厅的服务生。 她这才发现自己手腕上被烫出了一个红印子。 一个主管打扮的女人打着对讲机跑过来,开始训斥服务生:“怎么这么不小心?赶紧跟客人道歉!” 沈如画摆摆手说:“刚才是我自己不小心,没关系的。” 她一心想要追江雪,可就这么一两分钟的时间,就看不见她的人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