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他还记得她喜欢吃凤梨酥……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04章 他还记得她喜欢吃凤梨酥……

那名主管让沈如画留下电话号码,又要赔偿她什么的,她摆摆手说不用,就随便拿了些纸巾擦拭身上的污渍。 她想着看见了江雪,说不定就能找到爸爸,也就急着去找她。 可是,她将整个餐厅都找遍了,都再也没见到江雪的人影。 难道是她看错了? 怏怏地回到座位,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裴佩看出她脸色不对,就问:“如画,你怎么了?身体哪里不舒服吗?” “不是,我刚才……好像看见江雪了。” “江雪?” 裴佩吃了一惊:“五年前沈宅那场大火,她不是就跟沈天音一起离开,再也没回沈宅了吗?她现在和沈天音应该在国外生活得很逍遥吧,怎么可能在C城?” “我也不知道。” “可能真是我看错了。”沈如画蹙了蹙眉,又叹了口气,“我还想着,万一她有我爸的一些消息呢……” 就知道她是想念沈伯伯了。 裴佩叹了口气,捧住她的手:“如画,我对沈伯伯的事情感到很遗憾,但你也不要太纠结这个事情了,厉总一定会帮你找到他的。” 沈如画蹙了蹙眉,没有说话。 都过去五年了,厉绝真的还能找到爸爸吗? 哎…… 与此同时,餐厅通往厨房的通道内。 江雪藏在角落里,低矮着身子,鬼鬼祟祟地望着外面坐在落地窗旁的两道人影,偷偷打着电话。 “……你放心,虽然我跟她是撞上了,但是她应该没有看清我。而且我一看见是她,就立刻避开了,她现在也没追来。” 身旁有陆陆续续的人走过,生怕被人发现,她感觉退后到更阴暗的角落里。 手捂着话筒,悄悄嘀咕道:“话说回来啊,天音,我不是让你不要回来吗?怎么还带着思奇一起回来了?要是被她发现……哎!到时候你可不要后悔莫及!” 与她通话的,显然是沈天音。 五年前,她亲手送女儿沈天音到机场,看着她跟着赵晨枫搭乘同一架飞机后,才放心离开。 很多人都以为她跟着沈天音去了国外,但其实不然,这几年里她一直待在国内。 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她在涪天市发现了沈如画。 她知道赵晨枫还惦记着沈如画,为了不让沈如画成为女儿的绊脚石,她一直偷偷监视着沈如画。 而那些寄给沈天音的照片,也都是她找人偷偷拍下来的。 后来,沈天音终于和赵晨枫结了婚,还计划着补上蜜月,一切都在她计划中,她很满意这个结果。 但没想到,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厉绝找到了沈如画,并把她母女俩带回了C城。 他高调迎娶沈如画,消息传到国外。 女儿两口子的婚后生活一直风平浪静,却在听见这个消息后,赵晨枫突然性情大变,决定回国,这十之八九,都和沈如画有关! 思及此,江雪默默地收了电话,又小心谨慎地看了一眼对面卡座上的两个人,然后悄悄地从后门离开。 ……………… 下午两点多,沈如画和裴佩分开后,直接去了幼儿园接小米糍。 幼儿园老师牵着小朋友在门口等家长,小米糍一眼就看到了沈如画。 “妈咪!” 她迈着小短腿,一下子扑进了沈如画的怀里。 “木马!” 沈如画大大地亲了她一口,迫不及待地问:“小米糍,在新幼儿园的第一天,感觉怎么样?喜欢吗?有没有交到新的朋友?” 她太着急了,一口气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小米糍被她抱得喘不过气,忍不住皱了皱鼻头:“妈咪,你勒得我好痛哦。” “哦。” 她赶紧松开小米糍。 一大一小正说着话,身后传来一阵骚动声,有家长唏嘘:“耶,那两位是谁的家长啊?长那么帅,是不是明星?” 沈如画下意识地回头看去。 这一眼,险些被呛到。 只见厉绝从一辆豪华版宾利车上下来,阿标跟在他身后,其实这副画面对沈如画来说倒是习以为常,可眼下有其他家长在场,一下子就衬托出他们俩的不平常来。 一个英俊潇洒,丰神俊朗。 一个高大魁梧,体魄强壮。 别说是厉绝,就连阿标也被一票的宝妈们盯着直看,个个俨然成了迷妹。 厉绝目不斜视地走来,朝着小米糍伸手:“小米糍,你饿了没?爸爸带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小米糍立刻拍起手来,“好!” 然后,扑上去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香吻。 而厉绝也丝毫没有吝啬自己的笑意,抱着小米糍,仿佛忘了外边的世界,那些个宝妈们见状,更是忍不住一阵羡慕惊呼…… 沈如画只觉得无语,忍不住吐槽:“我看下一次你还是不要来接她放学了。” “为什么?” “你这样子太招摇了。”她一边说着,一边给了他一个嫌弃的眼神。 小米糍也笑起来:“爸比,我看那些阿姨,看着你的眼睛都变成了星星眼。” “呵呵。” 厉绝乐了,又问:“那你呢,在幼儿园第一天过得怎么样?有交到新朋友吗?” “有啊,小朋友可喜欢我了,特别是那些男生,他们说我好可爱呢。” 噗—— 沈如画差点儿没忍住笑出来。 “好啦,我们上车,爸爸带你去吃好吃的凤梨酥。” “还这么早,你要带她去吃凤梨酥?” 小家伙才不管这么多呢,有好吃的白不吃,她朝着沈如画招手:“妈咪,你快点儿上车啊,我们去吃凤梨酥啦。” 沈如画无奈,只能上了车,问厉绝:“你要带她去哪里吃凤梨酥啊?这种东西不是到处都能吃到吗?” “我也是听说有一家酒店新做的甜品凤梨酥很好吃。”厉绝嘴角含着笑意解释,“你不是也喜欢吃吗?就一起去试试吧。” 沈如画:“……” 没想到他还记得她喜欢吃凤梨酥。 刚进酒店大厅,小米糍嚷着肚子痛,沈如画牵着她去了卫生间,厉绝就在门口等着。 出来前,沈如画揉了揉小米糍的头发:“出去找爸爸吧。” “嗯。” 小米糍点点头,乖乖出去了。 然而,等到沈如画出来时,却没见到小米糍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