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险丢女儿,大动肝火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05章 险丢女儿,大动肝火

她脚步一顿:“小米糍呢?” 厉绝独自站在门口处,回头看见沈如画也是一个人出来的,不禁也愣住了:“她不是跟你在一起吗?” “我让她先出来找你了……” 沈如画脸上顿时露出孩子般的惊惶神色,声音都微颤了起来:“我看着她出来的,你没看见她出来吗?” 两个人都慌了神,后来才发现那卫生间的出口竟然有两个,一定是小米糍从另一个出口出去了。 厉绝在卫生间的长廊上找了一圈,还是没有看到小米糍的身影,又找了闻讯而来的酒店保安,之后又马上联系了阿标,让他带些人手过来一同找寻小米糍的踪迹。 这时候有个客人说:“是不是一个背着‘森林幼儿园’字样书包,头上扎着两个小球一样的小女孩儿?刚才我看见她好像跟着一条宠物狗往那边走了……” 沈如画下意识地就要去追,厉绝的反应却比她更快。 他拉住她的手腕,沉声说:“我去那边,你跟着保安去看监控。” 她点了点头,但走去保安室的脚步显得有些凌乱。 两分钟后,她有些僵硬地坐在保安室,一遍遍回想刚才的情景。 她拉住小米糍的手走到卫生间门口,厉绝就在不远的地方,似乎正在打电话,小米糍挣开她的手,蹦蹦跳跳地走向他,她就放心地转身进去了。 但没想到,小米糍还是丢了! 难以形容沈如画此时此刻的心情,她懊悔极了:为什么不能再小心一些?为什么不亲自把小米糍送到厉绝手上,之后再返回卫生间? 她已经丢了小米粽,如果连小米糍也丢了,可怎么办……越想越慌,眼泪也渐渐在眼眶里蓄积起来。 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响了,因为紧张,沈如画甚至有些拿捏不稳。 “喂,怎么样?找到小米糍了吗?” 那边传来厉绝的声音:“你出来吧,已经找到小米糍了,我们在酒店的西区,这里有个儿童游乐场。” 太好了! 找到小米糍了! 沈如画赶紧挂了电话,抬腿就朝跑出保安室。 远远地看见小米糍被厉绝抱着,一只手里拿着一个大大的彩虹糖,另一只手亲密地搂着厉绝的颈脖,两人有说有笑的,根本没有小米糍被走丢后的恐慌。 也不知道怎的,沈如画就冒起火来了。 她几步冲到两人面前,也不管身旁是否有人,就瞪着小米糍吼道:“小米糍,你怎么回事?妈咪不是让你去爸爸那里吗?你倒好,不要爸爸妈妈,自己一个人跑去哪里了?” 沈如画的声音很大,脸色铁青。 她是真的气坏了,从来没有对小米糍发这么大的火,平时总是舍不得吼女儿的,可这一次,她竟然狠狠地凶了小米糍一次。 父女俩都愣住了。 就连厉绝也吃了一惊,找到小米糍已是幸运,只是说了她两句,但没想到沈如画竟然发这么大的火。 小米糍则是吓得不轻,第一次看见妈妈这么生气,顿时两眼汪汪,鼻头一红,‘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 “你还敢哭?你觉得你没做错是不是?妈妈刚才怎么说的,让你直接去找爸爸?可你呢?为什么要乱跑?!” 沈如画的声音充斥这个儿童游乐场,许多孩子和家长都投来注视的目光,小米糍人小,却很有面子观念,更觉得委屈,眼泪一个劲儿往下掉。 厉绝看不得女儿哭,心都要碎了。 “你别吼她了,她也是一时贪玩,小孩子哪有不贪玩的。况且,这不是已经找到了吗?有什么好发脾气的?” 说着,他还凑近沈如画耳根,劝道:“小孩子也有面子的,你不要在所有人面前骂她了,她怎么说也是女孩子,脸皮薄的。” 小米糍扁了扁嘴,可怜委屈极了。 但,沈如画还在气头上,哪是厉绝一两句话就能劝阻得了的。 只要一想到当初小米粽被抢走后,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她心里就难受得紧。 “你懂什么?!出了这种事情,必须得给她一次教训的,你这样帮着她,她长不了记性,下次还会再犯!” 说到这里,心头的火气就蹭蹭蹿了上来,她一把将小米糍从厉绝怀里抱过来,抬起手就往小米糍的小屁股上啪啪拍了好几下。 “哇——” 小米糍吓坏了,小脸儿一皱,便嚎啕大哭起来。 这是沈如画第一次打女儿。 虽说是打在小米糍身上,却像是打在她自己心头一样,痛得难受。 以往看那些报纸上的报道,说某某家长打骂自己的孩子,以至于失手伤了孩子。她当时很不明白,这天底下怎么会有舍得打骂自己孩子的父母? 现在她遇到这样的情况,才算是明白了那些父母的心情。 她之所以这样做,是怕重蹈覆辙,怕小米糍也像小米粽一样从她身边消失不见…… “够了!沈如画,你给我住手!”一声呵斥从厉绝口中逸出。 继而,小米糍就被他从沈如画怀里扯了出来,被他紧紧护在怀里。 周围传来人们的指指点点和窃窃私语声,沈如画这才意识到自己做得太过了。 她怔怔地看向小米糍,发现她怯怯地看着自己,躲在厉绝的怀里,小脸惊慌失措,双肩因为抽噎而不住颤抖着。 顿时,心都碎了…… 天知道她心里是有多难受,眼圈里迅速激起了一层泪雾,在眼泪滴落下来前,沈如画咬着银牙,转身跑出了酒店。 门口就有计程车,她钻进其中一辆,让计程车师傅马上开车。 厉绝看她情绪不对,便带着小米糍追了出来。 正好,阿标也已赶到,立刻载着他和小米糍,往沈宅赶去。 沈如画回到沈宅时,沈诺刚好到家,远远地看见她从计程车里下来,正要喊她,却发现她头也不抬地匆匆进了宅子。 “怎么回事?” 正纳闷着,不一会儿就看见一辆黑色保姆车停了下来。 紧接着车门打开,厉绝抱着小米糍从车内下来,直往里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