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原来,他们还有个儿子!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06章 原来,他们还有个儿子!

意识到可能是出了什么事,沈诺赶紧追了上去。 “小米糍!”他唤了一声。 厉绝听见声音后,回过头来,“阿诺,你先看着小米糍,我进去找你姐。” 说着,将小米糍往沈诺怀里一放,就转身进了宅子。 沈诺蹙了蹙眉,低头看向小米糍,小不点儿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眼睛红红的,明显是大哭了一场。 “怎么了,小米糍?” “小舅舅,我惹妈咪不高兴了。” 沈诺愣了一下。 小米糍一向很懂事听话,鲜少惹姐姐生气,这次怎么会惹得姐姐大动肝火呢? “你好好跟小舅舅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于是,小米糍跟沈诺亲近,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 听闻事情经过后,沈诺恍然大悟,姐姐一定是想起了小米粽。 那可是她这些年来,一直暗藏在心底的伤疤。 一定是因为今天小米糍险些走丢,触发了她心底的痛,她才一时失态,在大庭广众下对小米糍发那么大的火了。 唔,看来这件事难办了。 思及此,沈诺抬头看向二楼,有些担忧起来。 与此同时,沈如画直接上二楼进了卧室,并将房门反锁了。 厉绝跟在后面追上来,想要推门而入,却发现她锁了门,便敲起门来。 “如画,我们谈一谈。” 里面没人回应,他不禁担心起来,柔了声音又问:“如画,今天到底怎么了?怎么会对小米糍发那么大火呢?” 又敲了一阵门,还是无人回应。 他蹙了蹙眉,“要不我们先不谈这件事,你先开门,我让小米糍进来跟你道个歉,你这样会吓到小米糍的。” 这句话似乎起了效果,隔了几秒,里面终于有了回应。 “你先走吧,我待会儿自己看着办。” 她是一副把他拒之千里的态度,让厉绝有些懊恼。 正要继续敲门,忽然有人拽住了他的胳膊。 回头一看,愣住。 沈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并使了个眼神,示意他跟自己谈一谈。 厉绝点点头,跟着沈诺去了他的房间。 刚要说话,沈诺率先打断他:“你一定觉得,我姐今天不该发这么大的火对不对?” “……没错。” 厉绝愣愣点头,“我认识的她,脾气一向温顺,更何况她一向很疼爱小米糍,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跟小米糍发火。但她今天大动肝火,好像有些什么原因?是不是这些年来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早知道瞒不过,也没有再瞒下去的理由,沈诺点点头,和盘托出。 “五年前,我姐带着我离开C城时,她就知道自己怀了孕。当时她曾矛盾过,想着要不要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她甚至已经去了医院,预约了无痛人流手术,但最后关头,还是改变了主意。” “她从小就是个善良的人,喜欢小动物,喜欢孩子,更何况是自己肚子里的宝宝。沈宅发生那场大火后,她带着我被人追杀,后来好不容易逃过了一劫,终于辗转到了涪天市,找到一个落脚处。” “她当时身体太虚弱了,又要照顾我,所以怀孕到七个月的时候就早产了。虽然孩子不足月,但是生产的时候还算顺利,先出生的是一个模样很乖巧的男孩儿……” “等等!” 厉绝倏然抬头看向沈诺,敏锐地发现了话中的蛛丝马迹。 他的神色,带着一丝不解和愕然。 “你说什么?如画先生下的是一个男孩儿,可是小米糍明明是女孩儿……” 蓦地,他想到了什么,整个人脸色一白。 沈诺回头看向他,看着厉绝瞪大的眼睛,说:“我姐生的是一对龙凤胎,先出生的是一个男孩儿,小米糍其实是妹妹。” 如一道闪电,迎头劈中厉绝的脑门,“轰”的一声,将他劈得浑身僵冷。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和如画还有一个儿子! 难怪她反应如此剧烈,症结原来在此! 都怪她,竟然一直没有发现,她心里原来还藏着这么一件事! ……………… 沈如画一个人静静地杵立在落地窗前,双手环抱着,思绪早已飘远。 如果小米粽没丢,如今应该和小米糍一般大小了,想起当初生他的场景,她就觉得心酸,鼻息间不禁泛起酸涩来。 记得当时生下小米粽后,没隔多久,她肚子就有开始阵痛了,剧烈得疼痛感搅得她视线模糊,所以她根本来不及看清儿子的脸。 其中一个护士抱着小米粽在她眼前晃了晃,说:“看看吧,是个胖胖乎乎的小子,模样很像你呢。” 孩子胖不胖,她不晓得,只记得依稀模糊地看见小米粽的右半边小屁股上,有一团拇指大小的红色胎记…… 再之后,一阵剧痛袭上来,她来不及看清小米粽的样子,就被痛晕了过去。 等到她醒来后,医院的人告诉她,小米粽送出去的时候,被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黑影抢走了,弟弟沈诺追了好几条街都没有追到…… 她哭得伤心欲绝,要不是怀里还抱着小米糍,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后来,她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调整自己,因为身边还有个乖巧的小米糍,她不舍得把小米糍丢给沈诺不管,毕竟,沈诺也是个孩子啊。 她强打起精神来,又是当妈又是当爸,又花了大半年时间,才终于忘记了这件伤心事。 那之后,沈诺不提,小米糍不知,这件事仿佛没有发生过一般。 直到刚才,小米糍险些走丢,再次触动她心底的伤痛,这才一发不可收拾了…… “妈咪,你在里面吗?妈咪?” 不知何时,小米糍的声音出现在门口。 沈如画回头看了下房门,沉默两秒后,还是返回去开了门。 “妈咪——” 看见她终于开了门,小米糍一下子扑进了她的怀里。 “妈咪,你不要生小米糍的气好不好?小米糍错了,小米糍下次再也不敢乱跑了。妈咪,你不要不理小米糍好不好?” 小家伙在扑进来的那一刻,脸上还带着泪珠儿,眼睛紧紧闭着,小脸皱成一团,双肩还颤抖着。 沈如画这个当亲妈的,自然是心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