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你在撒谎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08章 你在撒谎

这天晚上,厉绝陪了沈如画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沈如画醒来时,厉绝已经早早地离开。 她回想昨晚上的一切,心里感叹着:怎么就让他知道了小米粽的存在呢,一个小米糍的抚养权问题就够她头疼的了,现在又是小米粽…… 暗自懊恼着,餐桌上的手机响起来。 她拾起来一看,不禁怔住。 竟然是楚之衍。 他打电话来做什么?难道是因为绘画大赛的事情? 话说回来,那天匆匆离开了涪天市,也没来得及出席绘画大赛颁奖礼,会不会楚之衍就是为了这件事才打电话过来的? 思及此,她接了电话。 “你好,我是楚之衍。” “……嗯,我知道。” 并不是面对面站着,但仍然让沈如画感到一阵尴尬,微微抿唇,她问道,“楚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吗?如果是绘画大赛的事情,我……” 不等她把话说完,却听见楚之衍打断道:“沈如画,你和厉绝的婚礼,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如画微微一愣。 她没想到楚之衍打来电话,提到的第一个话题,不是绘画大赛,而是她和厉绝的婚礼。 稍稍稳定了情绪,她说:“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我和厉绝已经结婚了。” “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沈如画有苦说不出。 提前? 她也是入了厉绝的圈套,临时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好不好! 抿了抿唇,她说:“我这不是想……想给大家一个惊喜嘛。呵呵。” 的确是很惊奇,至于这个喜嘛…… 她哭笑不得:“实在是不好意思哈,其实你帮我这么多,我的确是应该事先给你一个通知的。不过那天事情太多,而且请的人也太多,所以一时疏忽,就忘了通知楚先生了。” “不可能!” 楚之衍一口否决:“这里面一定有别的事情,那天你分明是连颁奖礼服都传好了的,况且那天还是晚上的颁奖晚会,就算是结婚,也不至于晚上急匆匆的走吧?” 楚之衍也不是省油的灯,观察力丝毫不比厉绝差。 微顿片刻,他一针见血地指出:“沈如画,那天你之所以匆匆离开现场,缺席绘画大赛颁奖典礼,是因为厉绝带走了小米糍,用小米糍逼迫你的对不对?” 沈如画心头一惊,没想到一下子就被楚之衍猜中了。 不过,她当然不会承认,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现在她已经跟厉绝绑在了一起。 淡淡一笑,她故意轻描淡写地说;“楚先生,你多虑了。” 电话那头的楚之衍却断定:“你在撒谎。” 沈如画脸色一僵,不禁干笑了两声,以掩饰尴尬:“呵呵,我真没有撒谎。楚先生,我们可是朋友,我又怎么会跟你撒谎呢。” 一声‘朋友’让楚之衍的心凉了一大截。 “你……说真的?” 电话这头的沈如画沉默了两秒,才缓缓开口:“我很感谢楚先生的关心,虽然我们做邻居的时间不长,但我们相处不错,小米糍也承蒙你的照顾,你又帮了我很多忙,我们一家都很谢谢你。” “这次我们回C城确实是匆忙了些,不过也不是无缘无故的。毕竟,小米糍已经到了该入学的年龄,厉绝是她的亲生父亲,也只有他才能给小米糍最好的照顾。希望……楚先生能明白这一点。” 将小米糍拿出来当挡箭牌,是再合适不过了。 而且她的态度亲和,言语委婉,是恰如其分的疏离,相信聪明如楚之衍,该是听明白她的意思了。 楚之衍确实听明白了,却是静默良久,没有说话。 正当沈如画揣测他在想些什么时,却忽然听见他说;“好,我明白了。” 她如释重负地长吁了一口气,这才将电话挂断。 而远在电话另一端,楚之衍的心情却久久无法平复。 难得他欣赏一个女人,并有了与之结婚的打算,但没想到对方心有所属,只当他是朋友,还真是挫败啊。 楚之衍摇摇头,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 ……………… 没有事情可做的日子,实在是无聊得很,沈如画在外面找了一天的工作,仍旧是一无所获。 怏怏地回到沈宅时,发现大铁门前停着一辆大货车。 再仔细一看,那辆车像是搬家公司开的,数名搬家工人正从车上提着行李和家具往宅子里搬。 沈如画是一脸的懵逼,后来才忽然想起:那天厉绝吩咐刘婶把别院打扫一番,说是有朋友要搬来,现在这阵仗,莫不是他那位朋友搬来了? 随即有些窝火。 这件事她还没同意呢,怎么就让人搬进来了? 沈如画越想越恼,踩着高跟鞋往里走去。 刚进宅子,远远地就看见厉绝抱着小米糍,正教她逗一只活蹦乱跳的大白狗。 那只大白狗有一个成年男人半条腿的高度,毛发油亮油亮的,而且长得特别雄壮,尤其那条腿足足有小米糍的手腕那么大。 生怕那只大白狗咬伤了小米糍,她严厉地喝了一声:“小米糍!” 厉绝和小米糍都听见了她的声音,回过头来看向她,小米糍远远地朝她晃动了一下手里的狗骨头玩具,小脸儿笑开了花。 “妈咪,你快来看,这只狗狗真逗!呵呵。” 她说着,又伸手去摸那只大白狗的头。 沈如画吓坏了,大喝了一声:“小米糍,别乱动!小心它咬到你!” 她吓坏了,赶紧朝小米糍奔去,并一把将小米糍护在身后,作势要去挥打那只大白狗。 而那只大白狗在看见她之后,忽然就变得兴奋起来。 “旺旺——” 响亮的两声后,它撒腿就向沈如画奔来。 沈如画吓得脸色一白,将小米糍往厉绝怀里一放,返身就逃向另一边,可她跑得太急了,脚下不小心就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随即就栽倒在地。 还好身下就是草地,摔得并不痛。 只是,要逃开那只大白狗已是来不及,它已经朝她扑了上来。 沈如画眼看着来不及躲开,本能地紧闭起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