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反正我连人带狗都是你的了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09章 反正我连人带狗都是你的了

然而,预料中的疼痛并没传来。 随之而来的,却是脸上一阵热乎乎的、黏黏的濡湿感。 沈如画惊恐地睁开眼睛,却发现那只大白狗把她当成了狗骨头一般,拼命往她脸上蹭着、舔着…… “哈哈哈哈哈——妈咪,你看起来好好笑!” 小米糍乐坏了,捧着肚子,咯咯直笑。 “笑什么啊!我还以为它要扑着你,可把我吓坏了。”沈如画懊恼地说着,并用手挡着自己的脸,可那只大白狗像是黏上她似的,怎么赶也赶不走。 厉绝也憋着笑,问她:“你没认出来吗?” “认出谁?” 厉绝指了指那只大白狗,沈如画愣了两秒,这才发现那只大白狗像是认识她似的,尾巴不停摇摆着,呼哧呼哧咧着嘴。 蓦地,她认出来:“这是……馒头?!” 馒头听见她叫自己的名字,顿时欢喜得不得了,原地弹跳了两下后,冲她‘旺旺’叫了两声,然后又往她怀里钻去。 “真的是馒头呢!天啊,馒头,你都长这么大了!” 沈如画又惊又喜,紧紧抱住馒头的脑袋,不停抚摸着,在它耳边说着话,亲密地挠着它的下巴,仿佛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真是没想到,五年不见,馒头已经长成了一只强壮的狗狗了! “这几年你不在家,我把它带回厉氏公馆养着,赵伯每天都给它喂些好吃的,所以它才长得这么强壮。”厉绝淡笑着说。 沈如画点点头,笑呵呵地说:“馒头,赵伯都给你喂什么好吃的了?瞧你这壮的,该减肥了。” “旺旺——”馒头又朝她吠了几声。 沈如画正高兴着,忽然视线一瞥,就看见那几名搬运工人陆陆续续抬着几个行李箱往宅子走去,不禁皱起眉头来。 “厉绝,是你的朋友要搬到我们家的别院吗?怎么没看见你的那位朋友?”她问。 厉绝嘴角一勾,笑而不语。 一旁的小米糍高高兴兴地替他回答:“妈咪,爸比和馒头要搬来我们家住呢。” 沈如画大吃一惊,回头瞪向他:“厉绝,根本就没有什么朋友,其实是你自己想搬来住,对不对?” 他好笑地看着她:“你的脑回路也太慢了。” “我可没答应……” “你不答应也不行,反正我连人带狗都是你的了。” 什么你的我的…… 她俏脸一红,杏眼圆瞪:“厉绝,有你这么无耻的吗?” 他耸了耸肩,无所谓地反问:“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厉绝?” 言下之意,他就是要赖着不走了。 说话间,厉绝已经双手插兜,熟门熟路地往里走去,小米糍高兴坏了,撇向沈如画,朝厉绝追去:“爸比,我要抱抱!” 厉绝优雅地一个弯身,就将小米糍抱进怀里。 沈如画瞪着一大一小的背影,瞠目结舌。 好半晌才想起来要追进去理论一番,却被馒头强势扑倒在草地上,她招架不住,狼狈地趴在草地上。 “够了,馒头,别闹了!小琪,小琪,你过来一下!快帮帮我。” 没辙,她只好叫来小琪,小琪拿着狗骨头,将馒头引到了后院去,沈如画这才脱了身。 她气咻咻地进了客厅,发现厉绝已经堂而皇之地坐在了自家客厅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怀里抱着小米糍,两个人不知道在亲密地说些什么。 沈如画一看他这副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 “厉绝,我告诉你,你再不出去,我可要报警啦!” 厉绝像是没听到,自顾自逗着小米糍。 沈如画气得脸色通红,也不跟他多说,直接掏出手机来。 “警察是不会处理这种家庭内部纠纷的。”厉绝懒洋洋地发话,并抬手吩咐不停往里搬东西的工人们抬上二楼。 末了,又吩咐刘婶:“刘婶,麻烦你去帮我收拾一下行李箱。” “好的。” “……” 沈如画气极,直直地走到厉绝跟前,叉腰道:“你昨天可没说要住二楼,你说的是别院。” 厉绝挑眉,眼前一亮。 “那我昨天说要住主屋,你也会答应?” “额?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揉着太阳穴,怎么跟他说不通? 缓了口气,她试图跟他讲道理:“厉绝,我们这样很不好的,你让小米糍怎么想?” 小米糍展露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甜甜地说:“妈咪,我也想爸比跟我们一起住呢。” “你……” 好你个小白眼狼,辛辛苦苦把她养这么大,就知道给她拆台! 沈如画气得直跺脚,“厉绝,你要搞清楚,这可是我的家,你现在的行为是私闯民宅懂吗!” 厉绝却是淡然一笑,双手插兜,施施然走向她。 他目光幽沉,眸底漆黑,那一池潭水般的眼睛看起来晶晶灿灿的,眸底透着的亮光叫人不禁心头一震。 她莫名地心头一缩,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他一步步靠近,她一步步后退。 不知道何时,身后抵着石墙了,她陡地一个激灵,壮胆呵斥道:“难,难道我说错什么了吗?你现在就是……” 啪—— 厉绝忽然单手撑住她身后的墙壁,她吓得闭了下眼。 再睁眼时,他俊美的脸就杵在她跟前。 他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眼睛:“沈如画,你大概还不知道,你不在的那几年,政府已经把这片地给收了。然后我走了正规程序,以高价买下这块地,然后重建。” 微微一顿,他坏坏一笑。 “所以严格来说,这宅子其实是我的,而不是你的。” “……”沈如画一噎。 好半晌才有了反应,“我不信,除非你拿出证据来。” 仿佛早料到她会要证据,他挑了挑眉,“要证据是吧?行啊,在楼上的行李箱里,你跟我上去看看吧。” “看就看,谁怕谁!” 她哼了一声,果真跟着厉绝上了楼。 厉绝还真的拿出来一张合同,上面白底黑字写得清清楚楚,这块地的的确确是属于厉绝的。 沈如画看着这些文件,暗自懊恼:很早之前就从裴佩口中得知,厉绝重建了沈宅,那时候她就该想到,这块地已经易了主。 可心里那个不甘啊,她目露‘凶’光地瞪向厉绝。

上一篇   第408章 你在撒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