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送贺礼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11章 送贺礼

下楼的一刹那,站在客厅大门玄关处的,正是沈如画最不想见到的一个人——苏薇。 她蹙在门口的时候,面带微笑,全身打扮得优雅得体,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哪还有之前在餐会上那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 沈如画还没说话,有人率先发难。 “是你?你来这里做什么?我们不欢迎你!”刘婶从厨房里出来后,见到苏薇的时候,就毫不客气地板起脸来。 并回头训斥道:“小琪,你也真是的,怎么什么人都往家里带?” 小琪瘪了瘪嘴。 苏薇的脸色很不好看,来之前自然是知道有可能会吃闭门羹的,但没想到连沈宅的管家都对她这么不客气。 她好歹也是苏家大小姐! 但一想到自己来此的目的,脸上就对起了笑容:“阿绝,如画,我今天是特地为那天我的鲁莽行为,向你们赔礼道歉的。” 苏薇是怎样的傲气,怎样的不好对付,沈如画是知道的。 她会来赔礼道歉?除非母猪会爬树! 显然,苏薇是想找厉绝,但他不在厉氏公馆,她就跟着找来了沈宅。 思及此,沈如画回头瞪了厉绝一眼。 不禁暗暗吐槽:真想不到,这男人结了婚,桃花运还能这么旺! 轻轻一哼,她冷笑道:“难得苏小姐有心了,进来说吧。” “小姐,你让她进来?” 刘婶吃了一惊,却瞥见沈如画一个暗示的眼神,便只好噤声不语。 别说刘婶,就连厉绝也有些担心她,悄悄提醒道:“真要让她进来?别搞得大家不开心,我看还是算了吧,让她回去就行。” 人家都找上门了,你却要赶她走?多无情啊。 她回头嗤了厉绝一声,厉绝轻挑了挑眉,却是不动声色地跨前了一步,将她的纤腰紧紧搂住。 这个细小的动作自然也是被苏薇落入眼底。 她静静地立在门口,一双眼睛注视着沈如画和厉绝。 不,准确地说,她的视线正紧紧地盯着沈如画的腰间,那里正搁着厉绝的大掌,苏薇的身体开始变得僵硬起来。 见她目光诡异地盯着自己的腰,沈如画不动声色地说道:“小琪,你去替苏小姐泡一壶五花茶吧。” 曾经,苏薇也用过这般女主人的口吻,对她说过类似的话。 而如今,换做是她来说出这番话,恐怕苏薇心里也不怎么好受吧。 果然没猜错,她话音刚落,就见苏薇整个人的身体猛地僵住,她脸部的肌肉因发僵而在颤动。 倘若是在以前,或许沈如画还会对她产生一点怜悯,可眼下,她实在是同情不起来,也和蔼可亲不起来。 敛了神色,沈如画反手挽住厉绝的手,往客厅里走去。 并吆喝道:“苏小姐,你过来坐啊。” 苏薇这才回过神来,“稍等,我让人把东西送进来。” 说着,她往门外喊了一声:“都拿进来吧。” 门被人打开,苏薇让人抬了几件东西进来。 先送进来的是一副名画,用上好的框裱好了的。 再看那幅画,画者功底深厚,一看就非出自寻常人之手。 果然,苏薇含笑介绍道:“这是一副罗中立老师的《荷花池》。” “哦?罗中立老师的《荷花池》,那可是名画啊,苏小姐是从拍卖会上拍到的吧?那可是花了一笔不小的钱啊?怎么舍得把它转送给我?” 苏薇笑了笑,看向厉绝,幽幽地说:“阿绝是我苏薇这辈子,唯一挚交的好友,他大婚,我送他一份贺礼也是应当的。” 她看着厉绝的眼神中,那种肆无忌惮的痴迷,没有半分的收敛,任谁都看得出来她对厉绝的心思。 厉绝的脸却是始终冷漠,嘴唇紧抿。 沈如画回头与厉绝对看了一眼,满怀着愤恨的目光,很快错开,暗暗地抬手去掰开他扣住自己腰际的大掌。 厉绝哪肯让她掰开自己的手,任她怎么掰,他都不为所动。 两人正暗中较劲的时候,忽然一团圆圆的不知道是什么物体的东西,呈抛物线状被人丢进来,正好不偏不倚,刚刚好砸中那副画。 只听见“哐当”一声巨响,那副昂贵的名画,还没经苏薇的手转送给沈如画,中间部分就被砸了个巨大的洞! 而破碎的玻璃片,正好将画中央划破了一个裂痕! 众人不禁都倒抽了一口冷气,就连沈如画都愣住了。 却听见沈诺不咸不淡的声音从门外飘进来:“不好意思,我没看见家里有客人。姐夫,这是我姐画的吗?” 沈如画一边往里走,一边走进去捡拾滚落到一旁的足球。 还状似迟钝地问:“耶,姐,你什么时候改画国画了?” “这画……”沈如画已经憋笑到内伤,好不容易强忍了下来,说道,“这画是苏小姐带来送给我和你姐夫的结婚礼。” 顿了顿,她唉声叹气地起身走到那幅画面前,对着画‘默哀’了好几秒。 之后,这才看向沈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哎,阿诺啊阿诺,你说你这毛毛躁躁的个性,怎么时候能改一改?人家苏小姐给我和你姐夫送来这么大一份贺礼,竟然让你就这么糟蹋了,你让我说什么好呢?” 沈诺回头看向苏薇,无辜地眨着一双漂亮黑亮的眼睛:“原来是这位姐姐送的,实在是对不起,那怎么办呢,这画是不是很贵啊?” 苏薇僵着脸,看着被糟蹋的画,整个人都不好了。 偏偏当着厉绝的面,她又不好发作。 她用力地紧捏住自己的一双手,极力地隐忍着,直到将心中升起的那团火焰生生压下去,才重新换上一张笑脸。 “呵呵,没什么,就是一副画而已,反正我也是送给你姐和姐夫的,烂了也就烂了,没关系的。” “真的没关系吗?” “真的没关系。” 苏薇脸上始终带着笑,可一双手却是藏在腿侧,暗暗捏紧着。 沈诺可没有错过她眼底的那抹恨意,但他并没戳穿,只当什么都没看见。 回头,他朝沈如画轻扬了一下眉:“姐,是不是快到吃晚饭的时间了?要不你留苏小姐吃晚饭吧,让她尝一尝你的厨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