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赶走苏薇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13章 赶走苏薇

无数双眼睛瞪向她。 她整张脸变得涨红,整个人都不好了。 厉绝只用凉薄的眼神扫了她一眼,刚才就感觉到裤腿好像被什么东西刮蹭着,刚刚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听见小米糍的呼声。 他不禁蹙了蹙眉,随即不着痕迹地避开。 苏薇脸色尴尬,讪讪地说:“额,我今天穿的是一双新鞋,有点儿不太舒服,就翘了下腿,没想到刮蹭到阿绝的西裤了。阿绝,我……” “没关系。” 不等她把话说完,厉绝已经撇开视线,一副淡冷的模样。 顿时,苏薇的脸色就变得很难堪。 沈如画牵着小米糍坐下,又舀了一碗热汤给小米糍。 做完这些,她继续低头吃碗里的饭菜,忽然一只大掌握住了她的柔荑,用拇指指腹挠着她的手心。 她回头一看,厉绝抛来一记‘媚’眼,那意思好像在讨好她。 她想也不想,抬脚就狠狠招呼过去,结结实实地踢中,沈如画解气抬头却见厉绝优哉游哉地啜了一口热汤,安然无事。 而正对面,苏薇正夹了一筷鸡丁入口,莫名其妙挨了这一踢,嘴里的鸡丁就掉了下来,面上顿时一僵。 小米糍指着她大笑起来。 “哈哈——阿姨这么大了,吃饭饭还要掉东西,哈哈哈——” 苏薇:“……” 本来是无心之举,没想到竟变成这样,沈如画差点没忍住,险些也噗嗤一声笑出来。 “小米糍,你忘了刚才妈咪跟你讲的话吗?苏阿姨是长辈,你不能这么没礼貌的。”沈如画强忍着笑意,佯装严肃的样子。 小米糍觉得委屈,不高兴起来,偏说不要喝汤。 闹着闹着,一个不小心,她的小胖手就碰到了那个小汤碗。 顿时,一碗红色的西红柿番茄汤汁就这么洒在了苏薇漂亮的洋装上,弄得她的胸口到腹部,整片都是红色的油腻腻的汁水。 苏薇叫了一声:“啊——好烫——” 她腾地从椅子上跳起来,慌忙拿纸巾擦手。 小米糍真不是故意的,但看见苏薇这副样子,就有些怕了,怯怯地回头看向沈如画:“妈咪,我不是故意的……” 那碗汤放在桌上已经好一会儿了,早该凉了,苏薇居然说‘好烫’?装的够假! 一旁的沈诺扫了苏薇一眼,苏薇扇着自己胸口,一副我见犹怜的样 沈诺皱了皱眉,悄悄起身去了后院,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而沈如画则调整了表情,抬睫吩咐小琪:“小琪,你带苏小姐去楼上洗个澡,然后挑一套我衣橱里的衣服给她换上吧。” “是。” 苏薇原本想借此机会大肆渲染一番,但看见沈如画是这么个态度,也就不好发作。 厉绝心疼女儿,将小米糍抱在怀里,正打算安慰一番,忽然楼上又传来一声尖叫:“阿绝——” 楼下的人吃惊地看向二楼,只见苏薇狼狈地跑下来,馒头追在身后,将她的脏衣服咬出了一个个的破洞…… “噗嗤——哈哈哈哈——” 众人再也忍不住,全都笑得前仰后翻。 “你,你们……”苏薇指着在场所有人,脸色一阵白一阵红,双肩颤抖着,却是说不出话来。 厉绝将小米糍抱在怀里,淡淡地扫了她一眼:“苏薇,我看你还是回去吧,赔礼也好,贺礼也好,这份情我们算是两清了。” 苏薇自讨了没趣,脸色很是无光,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悻悻地离开了。 待她一走,小米糍就仰头看着厉绝,泪眼婆娑地央求道:“爸比,小米糍是不是闯祸了?妈咪会骂我吗?我害怕……” 沈如画回过头来,一时间没忍住唇边的笑意。 她大大地亲了小米糍一口,顺便将小米糍从厉绝手中接过来,抱在怀里:“这次妈咪不怪你,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下次不能再闹着不好好吃饭了,听见了没?” “嗯。” 小家伙很敏感,听说妈妈不怪她,顿时眼前一亮,脸上又浮现出了笑容。 楼道上,‘馒头’踏着粗壮的四肢踢踏踢踏地走下来,邀功一般走到厉绝身旁,摇晃着尾巴。 厉绝笑着摸了摸它的脑袋,回头吩咐刘婶:“刘婶,我今天给馒头带来的那几包狗粮,有一包是牛肉粒,给它弄点来吃吧。” “哦,好的。我这就去弄。” ……………… 晚上。 沈如画正准备洗澡的时候,小米糍跑来她的房间,“妈咪,我想吃苹果。” “你去洗澡吧,我来替她削苹果。”厉绝推门,走进来说道。 沈如画没做多想,十分钟后,出来时就注意到厉绝面前真的端了一个小盘子,盘子里装着苹果块,削了皮,每一块都切得很平整,就像厉绝给人的第一印象。 他正在喂小米糍吃苹果。 看见她出来了,他抬手招呼道:“她吃不完了,你要不要吃?” “我先吹头发吧,吹完了再说。” 一家三口就这么待在主卧室里,小米糍没说走,厉绝也就不走,沈如画也不好当着女儿的面赶厉绝离开。 吹头发的时候,她的目光不自觉地投视在厉绝的手上。 他的手很修长很好看,很像是一件精致的艺术品,沈如画觉得跟那些拍手部特写广告的手模也不逞多让,此刻用来削苹果有些暴殄天物。 厉绝从她身边走过,把盘子放在床柜上,然后回到沙发前坐下,随手拿起一本商业经济类的书籍,翻阅着。 即便他一句话都没说,但他做出的这些小细节却更令人来得暖心。 沈如画看向小米糍,发现小米糍玩得很开心,也学着厉绝的样子,拿起一本儿童绘本看着。 要知道,这小家伙平时可不爱看这些东西,这几天不知道是怎么了,天天吵着要在睡觉前看一会儿书。 此时,厉绝的西装扣子解开着,里面的白衬衫也开了两颗纽扣。 也许是个子太高,坐在沙发上,他稍稍倾身,专注地望着笔记本屏幕,抿着薄唇,神情沉静得跟在办公室里时没异样。 其实,他现在本应该回到别院去的,但沈如画却莫名地开不了这个口。 望着他坐在那,看着女儿盘腿坐在他身侧,沈如画发现自己很心安,从未有过的幸福感溢满心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