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他要做一个闪闪发光的混蛋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16章 他要做一个闪闪发光的混蛋

刚挂了电话,身旁的男人忽然攥住她的手,说:“如果你需要一份工作,其实跟我说一声就行。” 言下之意,他可以搞定她的工作问题。 “我不要,我相信凭我自己的实力,可以得到一份令自己满意的工作。” 攥住她柔荑的大掌忽然一紧,厉绝回头紧盯着她的眉眼:“丫头,你记住,我并不是质疑你的能力。在画画方面,我可以给你任何支持,我只是……” 生怕伤害她,微微一顿,他斟酌了一个更恰当的词。 “只是不想你太辛苦,你一个人带着沈诺和小米糍,这些年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养你一辈子。” 厉绝一双黑如墨玉般的眼眸,目光灼灼地凝视着她,仿佛吸入了整个星空的光华。 心口,倏然一缩。 沈如画从他眼底看不到半分侮辱的意思,知道他这番话都是发自肺腑的,这才卸下刚刚筑起的盔甲。 良久,缓缓逸出:“谢谢。不过,我还是想靠自己。” 他莞尔,没有一丁点生气的意思,眸底恢复一片清光。 “丫头,知道我最欣赏你的是什么吗?” “什么?” “就是你凡是不服输的个性,虽然有时候也因为你太有自尊心,令我很费神,很伤情。不过,我还是为你着了魔。” 不知何时,他把车停在了路边,回头看着她,抬手轻抚着她的脸颊,手掌轻扣着她的后脑勺,将她拉过来逼近自己。 她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他竖立在唇边的一根手指制止。 “又想骂我混蛋?” 他反问,将她的心思看个通透。 “……” 他勾着嘴角,轻喃:“不管你白痴的再说些什么,这一次都休想赶我走,我一定要在你的人生里,做一个闪闪发光的混蛋。” 唇,覆上她的嘴角,缠绵悱恻。 突然,后面传来汽车喇叭的声响,是一辆清洁车。 她惊得立马将他推开,并拼命窝进副驾驶座里,厉绝唇角带笑,满意地看着她脸上染起的红晕,这才发动了引擎。 ……………… 涪天市,丰华园。 匆匆挂掉沈如画打来的电话,裴佩此刻正惊恐万状地瞪着眼前赤身裸体的……楚之衍,以及同样赤身裸体的自己。 怎么回事?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她会光着身子,睡在楚之衍的床上? 脑子里一片空白,过了好一会儿才依稀想起来一些画面。 时间倒带,回溯到昨天晚上—— 她在涪天市出差,约了几个朋友去酒吧玩。 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缘分,才会让她每次都在酒吧里遇见楚之衍。 只是这次不同,他身旁的没有别的朋友,一个人坐在吧台上,喝着啤酒,看起来神情落寞。 就像是鬼使神差了一般,她竟然丢下朋友,走过去坐在楚之衍身旁。 似笑非笑地道:“原来神秘淡漠的绘画界怪才衍笙,也会喝闷酒啊。刚开始看见你在这里喝酒的时候,我还不信呢,还以为是认错了人。” 楚之衍抿唇一笑,笑意中带了一丝轻嘲。 裴佩抬头向侍应生招了招手:“给我一杯金汤力,谢谢。” 异族风情的酒吧里,侍应生都带着妖冶的风情,华丽的薄纱拖地衣裙、被面纱银饰遮挡的大胆妩媚眼神,还有无所不在的珠串和皮革流苏,无处不迷惑着人的眼睛。 然而,这些都吸引不了楚之衍的注意力,他始终耷拉着脑袋,身影孑然孤立。 过了好一阵子,他才终于开口说话了:“也不知道是谁发明了借酒消愁这句话,根本没什么用,呵呵。” 两声低笑,透着几许无奈,几许落寞。 裴佩知道他一定是因为沈如画和厉绝的婚事,而黯然神伤了。 也不戳破,只是淡淡地回应了一声:“真正能消愁的,只有时间。” 楚之衍愣了两秒,仿佛这才发现裴佩似的,回头看向她:“你是特意跑过来安慰我的?” “安慰你?”裴佩看着他,像是听见了一个天大的笑话,笑着摇头说:“我向来不会安慰人,骂人倒是很擅长。” 楚之衍不禁想起第一次看见她,站在大街上,叉着腰,呵斥他是男小三的画面。 不觉自嘲道:“我真的是该骂啊。一直不想给沈如画任何压力,不想勉强,不想强迫,连心里有结都没有解开,就这么错过了一次次的机会。” 裴佩说:“其实这个事情呀,严格意义上也不是你的错,毕竟当初是如画先找上你的嘛。” 她指的当然是那次在丰华园底楼,沈如画拦截住楚之衍,让他当挡箭牌的事情。 侍应生递来一杯金汤力,裴佩抬头给了对方一个妩媚的笑,然后拿起那杯酒小小地啜了一口。 两秒后,缓缓继续。 “要不是厉大总裁,我想如画也有可能会选择你这位绘画界怪才。不,不是可能,而是一定。” 裴佩抬头看着她。 “你这么优秀,又这么绅士,长得还不赖,任何一个女孩都会因为你身上的这些发光点而被吸引。” 给他戴高帽?夸他,还是损他呢? 楚之衍苦笑不得,回头看着她:“可是,人生没有如果。” “楚之衍,我都说了我不会安慰人。也不会什么劝人的话,但是我送你一句话——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男人愿赌服输。” 末了,她豪爽地端起手中的酒杯,“来,切耳丝——” 切耳丝? 楚之衍忍俊不禁。 端起酒杯的那一刹那,已是释怀,心情也好了许多。 “楚之衍,大家都是同行,又相识了这么久,也算是朋友了,以后见面了,不要因为这件事闹得大家不开心比较好,你说是不是?” 顿了顿,裴佩又说:“我知道,我现在对你说这些话,对你很不公平也很无理,但是谁让我是如画的好朋友呢?楚之衍,我真的很希望大家能成为朋友。” 闻言,楚之衍回头看着裴佩。 幽蓝的灯光下,他目光深沉,倒是令裴佩不禁拘谨起来,闪躲着目光微垂了头,然后后悔跑来当一个安慰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