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傻人有傻福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17章 傻人有傻福

值得庆幸的是,幽暗的光线能抵挡些楚之衍对她的凝视,也能遮掩她因为这注视忽然燃起的悸动…… 楚之衍忽然笑了笑,说:“沈如画能找到像厉绝那样的男人,还有像你这样的好朋友,真是傻人有傻福。” 裴佩敛了神色,抬手拂了下发丝。 再抬起眼睫时,已经恢复了往日的俏皮活泼。 “还得有你这样的伯乐才能算是真正的福气。如画在绘画方面可是天赋异禀,以后,你可别对她差别对待哦。” “那是一定的。” “那好!”裴佩再次举起了酒杯,爽快地道,“来,我们不醉不归!” 那之后,他们在酒吧里单独聊了很久。 后来酒吧里有人闹事,裴佩嫌酒吧太闹,楚之衍说他家有很多自酿的酒,问她要不要去喝,她也就跟着去了。 之后,她真的跟着楚之衍去了丰华园。 她还依稀记得楚之衍从酒架里取来了各式各样的酒,一排排玻璃瓶,里面装着各种颜色的液体,有白色透明的,有黄色的,有暗红色的,有棕色的,还有乳白色的…… 似乎,她挑了一瓶深红色的酒。 楚之衍说那是一瓶自泡的山楂酒。 她尝了一口,觉得还挺好喝,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再之后就…… 该死的山楂酒! 身上仿佛被车子碾压过后的疼痛疲乏提醒她,昨晚上实实在在发生了一些事! 至于是什么事…… 某个画面忽然窜入脑子里。 她强悍地紧紧抓住楚之衍的脖子,然后强吻了他…… 天啊,她怎么忘了自己酒品极差,醉了就要抱着人强吻的德行? 看这情形,昨晚上她的极品大概是最差的一次,居然差到主动爬上了男人床的地步?! 裴佩近乎崩溃地抓了抓头发,羞愧地用手撑着额头,遮住脸,然后偷偷从双手指缝中瞄了一眼床上的楚之衍。 这么近距离的看,楚之衍的的确确是长得很不赖的。 肌肤光滑细腻,肌肉纹理清晰,饱满而有力,除了肤色偏白一点,身材好得像是男模,再看他的脸也是鬼斧刀工,棱角分明,尤其是他侧着的睡颜,简直帅得不要不要…… 等等! 她这是做什么? 对着一个一夜情的对象花痴吗? 不行不行!还是赶紧起来溜吧!等他也醒过来,还怎么见面呀! 裴佩咬着牙,慢慢地一点一点从被窝里钻了出来。 楚之衍突然翻了个身背对着她,她吓得不敢动,隔了一会儿,确定他还在睡着,便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爬下床。 然后探出一条腿,勾起自己的衣服,以最快的速度穿好,然后溜之大吉。 跑出丰华园后,她拍着胸口,不停地喘气,突然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昨晚到底是发了什么神经,竟然跑去安慰楚之衍?这下好了,把自己也搭进去了?可再怎么同情他,也不应该跑去把自己交给他当安慰品的啊? 越想下去,越有种想撞墙的冲动。 她不停地敲打着脑袋,最后又自我安慰道: “其实想开点也没什么,至少他长得比较帅,就很多女人的第一次来说,我算是赚了。更何况他还是绘画家高大上的怪才衍笙……唔,没错,是赚了。” 虽然想通是想通了,可是,心里还是懊悔得很啊。 丢了保存二十三年宝贵的东西就算了,还是她主动强吻,最后导致失身…… 裴佩拼命地捂住胸口,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一口鲜血喷出来。 懊恼万分中,肚子忽然一阵子阴测测的疼痛感传来,她下意识地捧住肚子。 随即,有一股热流从小腹溢了出来…… 她惊恐地瞪大眼,心想莫不是昨晚战况太激烈,搞得自己大出血吧? 突然就恐慌起来。 她赶紧掏出手机,给沈如画打去电话。 彼时,沈如画刚刚送小米糍去了幼儿园,这才到家,就又接到裴佩的电话了。 “裴佩,你有空了?” “额……”裴佩瞥了一眼四周,脸突然一红,憋了半天才问,“问你个正经事,你第一次的时候,那个多不多?” 沈如画愣了愣,好半晌才明白过来。 “裴佩,你昨天晚上跟谁一起鬼混去了?等等,你说你现在是在涪天市对不对?刚刚不是还说很忙吗,怎么这会儿就说起落红来了……裴佩,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 沈如画蹙着眉,嗅出一丝猫腻来。 “矮油,厉太太,你就赶紧给我说,到底是多还是不多吧。” “这方面你不是比我懂得更多吗?想当初,你还说我单纯来着。” “矮油,我那都是纸上谈兵,你是实战经验丰富,当然是要问你啦。” 沈如画听得脸颊绯红,头皮发麻,“什么实战不实战的,你在胡说八道,我可就挂电话了。” 听说她要挂电话,裴佩赶紧说:“好啦好啦,我跟你说正经的,你快回答我吧,算我求求你了,厉太太!” 沈如画哭笑不得,这才说:“不多啊。不过,身上会很痛就对了。” 裴佩听后,心情就直落谷底。 为什么她会痛得这么厉害?难道真的是昨晚战况太激烈,导致大出血?这么说来,她是不是得赶紧去一趟医院? 裴佩还真的去了一趟医院。 只不过她没敢去大医院,而是偷偷请了两个小时的假,去了公司附近的一家小诊所。 看见顶头‘妇科诊所’几个字后,她就有点儿紧张,在门口徘徊了好几次才进去。 “那个……医生,我昨晚上和男朋友第一次……然后就,就出了血,一直到现在还很多……我这种情况是不是因为那个……导致的大出血啊?” 她脸色憋红,恨不得凿个地洞钻进去,或是直接那个箱子把自己的头盖住。 医生是个老医生,还是个六十岁左右的大爷,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说:“昨天晚上有过性行为?” “……嗯。” “有多久?” 额,多久? 她怎么知道?! 随口瞎编了一句:“大,大概两三个小时吧。” 老医生手里的笔杆子一下子掉落在小本本上了,然后尴尬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