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只有我才能那么对她!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2章 只有我才能那么对她!

恰在这个时候,另一名侍应生正好从三人身侧走过,同样手中端着托盘,沈如画一咬牙,伸手就取过其中一杯酒。 她这是较上了真儿,想要证明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厉绝原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在骤然间划过微小至极的一道波痕,却还来不及说话,就见到沈如画已经将那杯酒一饮而尽。 火辣辣的液体直灌进胃里,那一瞬间,抢的沈如画连呼吸都停滞了。 她想掉泪,又忍住。 这个时候掉眼泪,不就证明,她连酒都没有喝过了吗? 所以,不管那就多么辣,她都必须得咽下! 喝进去的酒,不可能再被吐出来,但那可是一杯伏特加…… 该死! 厉绝气极,倏地,回头瞪向苏薇。 深邃的黑眸,如发怒的雄狮,宽厚的双肩都因为愤怒而紧绷着,若非苏薇和他交情不错,他怕是要当场发飙了。 苏薇感受到他凌厉的瞪视,不觉身子一僵。 她还是第一次看见厉绝这个眼神,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看上去总是玩世不恭的样子,怎会对她露出这样的表情? 没有,从来没有! 而这些,全都是因为沈如画! 苏薇太了解厉绝的脾性了,倘若与他硬碰硬,只能令厉绝翻脸。 她不想落得个和他连朋友都没得做的地步,于是,努力牵了下嘴角,好不容易挤出一个笑容来。 “沈小姐,我只是开玩笑,没想到你还较起真了,真是对不住。” “我没事。”沈如画摇了摇头。 因为这么一摇头,突然就有种晕眩感袭了上来,脸霎时变得苍白,而胃里也比之前更难受了。 看来,她需要再去一次洗手间。 “不好意思,你们慢慢聊,我先去一下洗手间。” 她丢开厉绝的手腕,转身就要走。 厉绝要追,却被苏薇拽住:“厉绝,你不会生我的气吧?我真的没有恶意,就是觉得沈小姐很乖巧,所以想跟她开开玩笑,我以为这种玩笑话没什么的……” 苏薇在想什么,厉绝怎会不知,虽然她道了歉,可是沈如画喝下去的那杯酒不是假的。 “你给我记住,苏薇,哪怕是开玩笑,也只有我才能那么对她!” 丢下这句话,厉绝决然地转身,去追沈如画了。 ……………… 沈如画走出去没几步,就下意识地回头看向厉绝。 这一回头,她就后悔了。原来,她瞥见苏薇拽着厉绝,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那举动看起来异常亲昵暧昧。 她是他的法律顾问兼对外公关,极有可能说的都是公事,但不知怎的,落于沈如画腿根双侧的手,本能地收紧。 下一秒,她本能地撇开了头,加速往洗手间奔去。 “沈如画,你等等!”厉绝迈着大长腿向她追来。 听见厉绝的喊声,沈如画知道他是追来了,她赶紧往大厅外面躲。 可惜,她这身超短的白色小礼裙实在是太招人注目了,无论是走到哪儿,都会被人认出来,厉绝要找到她,简直轻而易举。 忽地,她的视线被某处吸引而去。 有一名小丑演员正在逗弄一群小孩子。 厉氏这场生日趴,为了照顾到每一位宾客,是下足了功夫,就像这些小孩子,为了不让他们觉得无聊,厉绝竟然让人聘来了专业的小丑演员。 沈如画灵机一动,赶紧找到那名小丑演员,求了对方许久,才答应借她穿十五分钟。 她赶紧换上,然后往别墅外面跑。 但,她是第一次穿小丑服,因为小丑服太重,她走起路来显得十分笨拙,一歪一扭的,没几步就开始气喘吁吁了。 她打算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刚坐下,就有小孩子朝她冲撞过来,顿时一阵翻江倒海,她险些直接把污秽物给吐在头套里。 她只好陪着小孩子们玩,直到一双黑色高级漆皮鞋出现在眼前。 她抬头一看…… 天啊,她看见了谁,竟然是厉绝! 沈如画一下子慌了,对着小盆友们打哈哈:“小朋友们,小丑姐姐还要去那边陪陪其他小盆友,一会儿再来陪你们玩哦,拜拜——” 说着,她转身就逃。 她如果不逃,厉绝倒是没认出她来,可她这个奇怪的举动,反而引起了厉绝的注意。 他起了坏心眼,没有立刻追上去,而是跟她玩躲猫猫似的,不近不远地跟在她身后。 沈如画一阵加速奔跑,胃里的酒就翻腾的更厉害了,直到最后,她实在是忍不住,不得不在一片林荫道边上停下来。 解开头套,蹲下来,就开始哇哇大吐。 厉绝原本好好的跟在她身后,忽然不见她的人影,心急了。三步并作两步跟上来,终于,在人影稀落的林荫道上发现她。 沈如画蹲在路灯下,一动不动,身影缩成了很小很小的一团,像是路边的流浪猫,正瑟瑟发抖。 厉绝原本就很深邃的眼眸,瞬间黑得如墨汁一般,隔了许久,才迈脚向她走去。 沈如画蹲在地上,一阵昏天暗地的呕吐之后,出了一身冷汗。 她想给父亲沈云道打电话,无奈身上的小丑服实在是太笨重了,别说手机都拿不到,就连回头和转身的动作,做起来也十分费力。 “不能喝,还逞什么强?!”厉绝气恼地说。 沈如画惊了一下,但也懒得跑了,她累得实在是回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厉绝俯身,一言不发地将她扶起来。 淡淡的古龙水味,混合着烟味,再一次扑进她的鼻息里,沈如画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直觉的反应,却是推开他。 厉绝气急了,扳正她的身子,让她看着自己。 “说!沈如画,你为什么要跑?” 她哪儿敢啊,不是将眼睛偏向四周,要么就是做对眼,反正不看他就对了。 厉绝的脾气也是来了,捧着她的脸,逼她回答自己的问题。 沈如画还是反抗,两个人你推我攘中,她一个不小心,就往后倒去。 厉绝眼疾手快,下意识地接住她,但她那身小丑服太笨重了,把他压得不轻。 沈如画也不好受,十月的秋天并不算太凉,她又套了这么一身笨重的小丑服,早就热得满头大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