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被送回去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21章 被送回去

厉绝回头一看,是苏薇摔碎了茶几上的水杯。 她趴伏在茶几上,双肩颤抖着,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脸色惨白如纸。 “苏薇?”厉绝脸色微变,转身大步走回去,“怎么了?” “药……我的药在……在我的包……包里……” 她颤抖着手,摸向茶几上的包包,但她虚弱得连拿起包包和打开包包这样的简单动作,都无法自己完成。 “我来。” 厉绝迅速打开她的包,从里面找到一瓶药来,打开盖子,倒出药粒,并迅速倒了一杯温水给她。 苏薇颤颤巍巍地服下,过了数十秒后,呼吸似乎要好些了,喘息声没有那么剧烈,脸上也渐渐恢复了血色。 “怎么样,好些了吗?”厉绝问。 苏薇捂住胸口,又缓了几口气后,这才觉得舒服多了。 待身子稍微好了些,她立刻返身抓住厉绝的臂膀,并顺势攀上了他的颈脖。 “厉绝,我知道你还是担心的对不对?答应我,你别离开我好不好?我是真的爱你,哪怕……哪怕做你藏在背后的女人都行!” 为了爱情,苏薇真是脸皮都不要了,竟然愿意屈尊降贵,做一个藏在背后的小三。 厉绝立刻冷起了脸,掰开她缠住自己颈脖的手臂,起身来到落地窗边,拿起手机给秦卫拨了个电话。 没一分钟,秦卫就急匆匆地进来。 看到靠在茶几边沿默默落泪的苏薇,一时不知所措。 “送苏小姐下去。” 厉绝的声音平仄,没有任何情绪起伏,“在地下停车场等我。” 秦卫不敢违背,不管苏薇愿不愿意,都拉着她离开。 苏薇被秦卫强行拖进电梯,下楼坐进车里,眼泪还是不停。 没多久,后座车门开了,厉绝坐进来,苏薇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心底直沉入谷底。 厉绝将车子直接开去了苏家老宅,而不是将苏薇送回她那间位于高层顶楼的公寓。 苏海东走到玄关处,看到一身狼狈的苏薇,就有些吃惊,之后没两秒就看见瞧见了后面的厉绝,顿时脸色很不好看。 顿时明白,苏薇又背着他,偷偷跑去找厉绝了。 真是丢人现眼! 苏海东暗暗已经动了怒。 厉绝连苏家老宅的门都懒得进去,跟苏海东礼貌地点了下头,“苏董,既然已经把苏薇送回来了,那我就先告辞了。” 言毕,利落地转身离开。 仿佛多待一秒都让他觉得难受似的。 苏薇看见厉绝要离开,抬手要去拦他,却被苏海东拽住了手臂,随后对佣人喊了一声,“把小姐带进来。”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我自己能走!” 苏薇气极,想挣脱,却换来苏海东毫不怜惜的一耳光。 苏海东年轻时就是典型的笑脸虎,笑起来很和善的样子,但真正了解他的人就知道,他绝不是一个好惹的人。 他可以是天底下最慈祥的父亲,但也可以是天底下手段最冷酷的人。 此刻,他被女儿的不成器彻底惹恼,指着苏薇破口大骂:“人家都这样了,你还要倒贴上去?我让你单独住在那间小公寓,已经由着你了,但你看看他什么态度?当你是垃圾一样送回来,你不要脸,我还要这张脸!” 苏薇的脸颊红肿得老高,她却无暇顾及,想追出去,苏海东让人挡着。 怕她又偷偷溜出去,苏海东让佣人把她带上二楼,将她锁在卧室里。 苏薇趁佣人们松手,重新拉开门要下楼,却听到苏海东说:“你要是敢去追他,以后别说是我的女儿!” 苏海东不是玩笑,也不是吓唬,以他强势冷酷的脾气,绝对能说到做到! 苏薇是他女儿,又怎会不知道他的脾气? “妈!”苏薇眼中有绝望,又有不甘,“我就是喜欢他,就想留在他身边,你为什么要拦着我?你不是说要替我报仇吗?” “这仇自然是要报的,不过话说回来,这都是你自找的。那天在餐会上,你丢了那么大一个人,不知道多少人背地里笑话我们苏家。” 苏海东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恨不得再甩几巴掌打醒她。 可这样做有用的话,他早就做了。 说到底,他还是心疼女儿的。 叹了口气,他又说:“苏薇,你难道还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吗?整天情情爱爱的,不就是个男人,比他好的不是没有,你何必要吊死在厉绝这棵树上?况且,他还有个女儿,你难道还要接受他的女儿不成?” 厉绝的女儿? 苏薇神色一凝。 对了!就是这个原因! 厉绝一定是因为他和沈如画有了一个女儿,所以才想要负起这个责任的! 她恍然醒悟状,说:“要是他没有女儿,不就可以和我在一起了?” 苏海东愣住,旋即望着冥顽不灵的女儿,不想再跟她多费口舌:“不管他有没有女儿,你都死了这条心吧!” “为什么?!”苏薇跺了跺脚。 苏海东哼了一声,为女儿的执着感到无力,“不让你跟了他,是为了你好。倘若厉绝那小子对你好,我倒也能成全你们,可现在他一门心思扑在另一个女人身上,还这么伤害你,我怎么忍得下这口恶气?总之,我不同意!” 自己多年来的感情就这样被父亲否认,这样的贬低,苏薇很委屈。 她咬了咬唇,忍不住反驳:“当年你不是也为了厉绝的妈妈,生生将她和厉伯伯拆散了吗?为什么你可以那么做,我就不……” “啪!” 打断苏薇的是苏海东凌厉的一耳光。 苏薇被扇懵了。 她捂着脸,良久,眼泪掉下来。 “难道我有说错吗?你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 “苏薇,这些话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听到第二遍,否则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女儿!” 苏海东阴鸷地瞪着她,冷声道:“你给我听好了,你要再这么执迷不悟下去,最后毁掉的,只能是你自己!” 说完,苏海东转身离开,将门重重地摔出‘砰’的一声巨响。 苏薇怔怔地盯着那扇门,捂着红肿的脸,缓缓蹲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