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心结终于解开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22章 心结终于解开

厉绝从苏家老宅出来后,担心这会儿沈如画已经到了厉氏大厦,发现自己不在,空跑一趟。 于是掏出手机给她打电话。 但电话那头迟迟没有人接听,他不禁蹙起了眉。 “那丫头怎么回事?难道,是忘记我让她带便当的事情了?或者,临时改变了主意,不想去C大复读了?” 晃了晃手里的手机,他决定开车先回公司看看。 与此同时,沈如画浑浑噩噩地从一家小茶馆里走出来。 就在五分钟前,苏怀忠亲口告诉她,当年他带来给她看的那些证据,全都是假的! “沈小姐,我也是没办法啊,当时苏小姐让人绑了我的一对儿女,还有我的老母亲,如果不照着她说的做,就会要了我一家人的性命啊。” 当时,苏怀忠哭丧着脸,泣不成声,哪像是一个五十岁的成年人。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着:“她说会保证我们一家大小的安全,还会送我的儿子女儿出国,还要给我一笔养老金,够我自己开一家会计事务所的了,我……我就……” “所以你就动了心,然后拿出那一堆所谓的证据?” 苏怀忠蠕动了下嘴唇,然后点了点头。 “沈先生的确找过厉绝,厉氏也确实参与了那块地的投标,但最后,厉绝临时改了投标方案,将沈宅这片地空了出来。至于那些标书方案,一半是真的,另一半则是假的。” “那……后半分假的标书,都是苏薇给你的?” “……没错。” 果然如此! 沈如画咬着银牙,双手紧握成拳,回顾着当时的情景。 其实她早该想到,厉绝那么精明的人,还有那么多智囊团为其效命,公司里上百号保全工作人员,如果真的标书被盗,又怎会不知道? 当年厉氏内部暗藏了一个隐秘的商业间谍,也被揪了出来,更何况是一份那么重要的投标书,又怎么会被宋怀忠找到,而完全不被发现? 心中揪拧许久的结,终于在这一刻解开。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裴佩找到在涪天市看到她时,得知她还在恨着厉绝后,对她那么不可理解了。 原来,真的是她误会太深。 她深呼吸一口气,忽然想起另外一件事来。 “对了,带你来见我的是晨枫学长,是你找到他的?还是他和苏薇,他们……”沈如画凝着眉欲言又止,心底不觉一沉。 某个答案呼之欲出,却又不敢去确认。 或者说,她不愿意去确认。 但,苏怀忠的答案让她彻底失望。 “他们俩好像是认识的,大概是苏薇不愿意亲自出面,所以才找来了赵晨枫。” 微微一顿,苏怀忠有些犹疑地说,“沈小姐,其实……其实还有一件事,我一直有所怀疑,只是……” “是什么事,说说看。”沈如画蹙眉。 抿了抿唇,苏怀忠继续,“我觉得云纺纺织厂的那场大火很是蹊跷,我不相信那场大火是沈先生所为,他对纺织厂倾注了那么多的心血,而且依他的为人,是绝对不会下令放火烧毁纺织厂的。” 这番话说到了沈如画的痛处,她咬了咬银牙,说道:“我早说过,那场大火不是我爸放的火。” “我倒是怀疑……” 苏怀忠欲言又止。 “苏伯伯,你怀疑什么?” “我怀疑……纺织厂失火的事,还有沈宅失火的事,说不定都跟苏薇有关。” 苏薇? 沈如画心头一沉。 “为什么这么说?” “当初她找到我,让我拿着这些假证据和赵晨枫一起去见你,我就不太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外面都说她是厉氏未来的总裁夫人,那是多少人都羡慕的位置,为什么她倒要反过来栽给厉绝一个罪名?” “后来我才想通,一定是因为厉绝和沈小姐你订婚,夺走了她的位置,她想拆散你们俩,所以才安排了这么一出戏,在你们之间产生隔阂,让你主动离开厉绝。” 沈如画再次一震。 所有无法串联的疑点,终于在这一刻变得清晰。 “既然你后悔了,为什么不及时告诉我?”她气极。 苏怀忠懊悔不已,“沈小姐,是我错了,才上了苏薇的当,做出那些缺德事……不过等到我想要挽回时,已经来不及了。第二天我就看见沈宅失火的新闻,我怕这件事波及到自己身上,就去找苏薇。结果——” 后来的事不用说也猜得到,苏薇倒打一耙,跟他撇的干干净净,令任何人也查不到她身上。 苏怀忠一脸垂丧,面容看起来苍老了不止十岁,倒是真有几分可怜。 但沈如画已经不是年少时的那个沈如画了,没那么轻易上当。 她敛了神色,正色道:“带了你的身份证吗?” “额?”苏怀忠愣了愣,旋即摇头,“我没带身份证。” 没带?哼! 沈如画眯了眯眼,“手机呢?你该不会说手机也没带吧?” 苏怀忠正要说话,身旁那位热心的门卫,已经从他衣兜里掏出一个钱包和一个手机来,翻了翻,取出身份证来。 “还说没带身份证,老头儿,看来你很不老实呢。” “哎呀,我……”苏怀忠脸都吓绿了,看向沈如画的脸色很尴尬。 沈如画咬了咬牙,说:“我尊称你一声苏伯伯,你却对我们沈家不忠,那就不要怪我对你不义了。” “你要送我去警察局?” 苏怀忠脸色都吓白了,下一秒直接趴到了沈如画的脚边,“沈小姐,我错了我错了,我之所以说没带身份证,是怕你收了我的身份证……没有身份证,我连一份搬运工的工作都找不到。” “你不是会计师吗?” “哎,别提了,”苏怀忠哭丧着脸说,“苏薇那个蛇蝎女人真够绝的,把我一家老小从原来住的地方赶了出来。现在,我们一家五口挤在一个三十多平米的小平房里,天天受日晒雨淋的罪呀……” 活该! 暗暗骂他一句,却也有些心软。 沈如画说:“我可以不送你去警察局,但你必须拍一段视频,再留个联系方式,方便我联系你。” 想着以后说不定还有用得着他的地方,她拿出手机来,拍下苏怀忠的身份证,留了他的电话号码,另外让他拍了一段视频,这才将他放走了。 人是放走了,可心情却是久久无法平静。 原来,她错怪了他整整五年。 全身都像是虚脱了一般,路边正好有个小茶馆,她坐在靠窗边,脑子里将过去发生的所有一切重新梳理了一遍。 终于,彻底理清了。 裴佩说的一点都没错,是她太矫情了,或者准确地说,是她懦弱,对厉绝的爱还不够坚固,所以才那么容易被人钻了空子,一击即溃! 她自以为是的那些个黯然神伤的夜晚,在白白被误会的厉绝面前,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她心头懊悔极了…… 当夜幕降临,她终于还是起了身,提着失而复得的包包,以及保温桶,乘坐计程车直接回沈宅去。 她的手机没电了,厉绝联系不到她,肯定会第一时间赶回沈宅的。 车子驶至宅子外的大铁门,她推开车门下了车。 远远地便看见一道人影立在主屋外面,以全白楼层做背景,空旷的草坪,橘黄色的铁艺路灯,他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另一只手则抱着小米糍。 “妈咪回来了!” 小米糍指着她,大喊了一声。 厉绝听见后回过头来,看见她时,眉头蹙得很紧。 他好像在生气,她已经很久没有看见他这副生气的样子了。 他将小米糍放下来,小米糍奔跑过来,一下子扑进她的怀里。 她揉了揉小米糍的额发,然后抬睫看向紧闭着薄唇,一言不发走向她的厉绝。 春雨后的微风带着青草气息拂起他鬓边发丝,他那双澄亮的眼睛此刻显得幽潜,瞳色暗沉,眸底交织着担忧和焦虑,更有惊喜和急迫。 他三步并作两步,大踏步地走向她。 “沈如画,你到哪里去了?你自己看看,从中午到现在都多久了,你送个便当都能送好几个小时?还有,为什么电话电话关机?我有没有跟你说过……” 话音戛然而止,沈如画如一道风一般,扑进了他的怀里。 然后,一把搂住了他的腰,搂得很紧很紧。 厉绝愣了愣,“怎么了?” “对不起,”她早该亲口说一声对不起,只可惜来得太迟,让彼此分开了五年,害得女儿缺失了五年的父爱。 她吸着鼻子,好半晌才抽噎着说:“对不起,当年是我伤害了你。我,我不该听信别人的话,是我太傻了……” 厉绝的眸心微微一颤,瞬间明白她在说什么。 “丫头,我并不想听你说对不起。” 她摇着头,心里愧疚极了。 “我,我刚刚遇见了宋怀忠……他是我爸爸的一个部下,当初……当初就是他拿出证据说……说你觊觎沈宅的那块地……” 半是抽噎,半是懊悔,她断断续续地说着。 “丫头,你应该知道,我不喜欢你对我说‘对不起’。”他说着,薄唇渐抿,“‘对不起’这三个字,由我来说就够了。”

上一篇   第421章 被送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