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他这是要跟女儿争宠?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26章 他这是要跟女儿争宠?

对方愣了两秒,旋即还是点头:“是。” 正欲挂断电话,又被苏薇唤住:“慢着。” “苏小姐,还有什么吩咐?” “去给我盯着沈如画那个女儿,找个合适的机会,把她给我绑了。” 电话那头的那名手下明显一顿。 “苏小姐,这个恐怕有点儿难。厉绝对他这个女儿很宝贝,每天都派人盯着,白天在幼儿园的八个小时,也都是时时刻刻有人守着的。如果我们派人去,只怕……” “啰嗦!”苏薇一声厉喝还回去,“我不管你们怎么办事,总之,照我吩咐的做就是了!只要事情办好了,少不了你的好处!” 那手下不敢再说什么:“好,我这就去办。” “再等等!”苏薇再次出声,“别让我爸知道这件事。” “好的。” 挂了电话,苏薇望着窗外黑沉沉的天空,脸上现出阴鸷可怖的表情。 “沈如画,你害我失去这辈子最爱的男人,我一定要让你也尝一尝,失去毕生挚宝的滋味!” ……………… 最近,小米糍很忧桑。 爸比自从搬来沈宅,和她、妈咪还有小舅舅一起住之后,爸比就和妈咪整天黏在一起,很少陪她了。 而且,她最最不开森的一件事,就是不能不能在爸比妈咪的那张弹性极好的大床上跳蹦蹦床了。 每次都是玩在兴头上,就被爸比赶去了自己的房间,睡自己的小床! 小舅舅沈诺这么跟她说:“你爸比和妈咪很快就要有小宝宝了,有了小宝宝,他们就要陪小宝宝玩,哪还有时间陪你玩?” 她一直想要一个小弟弟或是小妹妹,这样就有人能陪她一起玩了。 可从来没想过有了小弟弟之后,爸比和妈咪就不能陪她玩了,这让她觉得很不开心。 这天吃晚饭的时候,小米糍突然奶声奶气地提出一个要求来:“妈咪,今天晚上我要睡你和爸比的大床。” 言下之意,她要和爸爸妈妈睡一起。 “额?”沈如画愣住了。 在涪天市的时候,小米糍还小,大多数时候都是跟着她睡的,回到C城的这段时间小米糍很乖,一直都是自己单独睡。 想着这样既利于小米糍的生长,同时自己又能有一个好的睡眠,她也就没再和小米糍睡一张床了。 现在小米糍突然提出要睡大床,倒是有些反常。 “怎么了,小米糍?你自己睡不是很好吗?幼儿园里其他小盆友,也都是自己睡一张床呢。” “我不要,我今天晚上就要睡你和爸比的大床嘛!” 小米糍嘟了嘟嘴,双臂环抱着,两颊气咻咻地鼓起两个小包来,看着很可爱。 她还偷偷拿眼尾余光瞄了瞄沈如画,在沈如画对上他的目光时,她却把眼珠子一转,迅速地瞟了一眼沙发上的厉绝。 随即,又扫了一眼沈如画,然后绷着一张小脸,好像很烦恼很生气的样子。 沈如画揉了揉她软软的额发,却没有顺着她的意开口,像是没看懂他眼神里的暗示。 “小米糍乖,你和爸比妈咪睡一张床,太挤了,我们怕压着你,你还是睡自己的小床,好不好?” “我不要!就要睡你和爸比的大床,就要,就要!” 小米糍的两只小手环在胸口,忍气吞声地别开脸,索性眼不见为净。 但小脑袋瓜里万马奔腾着的,尽是自己在爸比妈咪的主卧室里,在那张弹性极好的席梦思大床上蹦蹦跳跳的欢腾画面…… 沈如画没做声,在小家伙的脸要黑下去时,她才说:“好吧,就今天一次。” 末了,她又说:“小米糍,你长大了,是个小大人了,总归是要睡自己的小床,以后不能让爸比妈咪陪你睡觉,这样很丢脸的,知道了没?” 小米糍听她说‘就今天一次’可以睡爸比妈咪大床,有点小失落,小嘴撅得老高。 双手环抱,背过身去,丢给沈如画一个傲娇的背影,沈如画见状忍俊不禁,连厉绝什么时候站在她身边都不知道。 “在笑什么?”耳边突然响起男人低沉的嗓音。 沈如画转过头,厉绝也正好低着头看她。 那边,一颗小脑袋正偷偷从门沿边上探出来,望着两人的表情,生怕妈咪答应她的事情又黄掉了。 之前她答应小米糍,倒是答应得很爽快,可这会儿见到厉绝了,倒是有些犯愁。 这几天早早就把小米糍赶回房间睡觉,然后夜夜将她压在床上蹂躏的,就是这家伙了。现在知道她答应了小米糍要一同睡,他该不会反对吧? “没什么,进去吧,回房间有话跟你说。” 她拽着厉绝的胳膊,往楼上主卧室走去。 厉绝的视线落在她挽着自己的纤手上,心里很享受她的这份讨好跟依赖。 走进主卧室,厉绝便走到衣橱前,打算拿出换洗的衣物去洗澡,冷不丁看见沈如画就杵在他背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他一眼就看穿她那点小心思,手上动作没停:“说吧,什么事?” 清了清嗓子,她这才开口说道:“咳咳,那个……厉绝,你看今天晚上就让小米糍睡我们的房间怎么样?” 厉绝解衬衫纽扣的动作一顿。 然后,抬起眼从镜子里望向她。 他的表情不显山不漏水,看不穿他在想些什么。 每次当厉绝不说话,单单那双眼睛一瞬不瞬盯着她看时,就会引起她心底的窘迫跟羞赧。 一时感到困窘,她只好硬着头皮又补了一句,说:“大概是这几天我都没有怎么陪她,所以惹她吃醋了。” 几乎同一时间,沈如画往门口瞥了一眼,一道小小的黑影晃动在门边,鬼鬼祟祟地,还自以为里面的人没发现。 “吃醋?你就不怕我吃醋?” 厉绝继续解纽扣,慢条斯理地,脸上依然是没什么表情。 “额?” 他这是要跟女儿争宠? 沈如画脸颊微微发烫,讨好般地说:“再说就一个晚上,你可以在客房凑合一下嘛。” 凑合? 厉绝挑了挑眉。 顿了两秒,他转过了身,缓步朝她走过来,脚步很轻,直到他鼻间的气息触到了她的脸上,他才停下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