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夫妻之间,你还要什么报酬?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27章 夫妻之间,你还要什么报酬?

他离得太近,她白皙的皮肤像被这有力的气息炙烤,冷不丁听见他说:“我让他睡我们的大床,是不是该从你这里拿一点报酬?” 暧昧不明的话,加上滚烫的气息,沈如画一张脸瞬间透红。 “夫妻之间,还……还要什么报酬?你……” 话音未落,笼罩在身上的迫人气势却突然消失了。 沈如画抬起头,厉绝已经退后了几步,靠在衣橱边,姿势随意,双臂环胸,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她这才反应过来,他是在故意逗她。 “讨厌!”她握拳捶向他的胸。 “呵呵。” 厉绝低笑两声,已经换好了睡衣,然后转身出了主卧。 下得楼来,小米糍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回到沙发上,正拿着手里的遥控器,盯着电视机屏幕,装着一副看动画片看得津津有味的样子。 听到脚步声,她转过头。 “爸比,你还没睡吗?” 然后,转了转一双滴溜溜的黑眼睛,小米糍很怂地附加了一句:“嘿嘿,刚才我在看动画片呢!” 刚才你明明看的是动物世界。 厉绝憋着笑,走过去揉了揉女儿柔软的额发:“晚上看电视机对眼睛不好,要不要到楼上爸比妈咪的房间玩?” “要!”小米糍像只小猴子似的,一下子蹿腾起来,搂抱住厉绝的颈脖。 这天晚上,小米糍玩得很疯,把主卧室那张大床当游乐场里的蹦蹦床一样,跳着蹦着,直到玩得精疲力竭了,这才沉沉睡去。 沈如画抚摸着小米糍的脸蛋儿,倾身亲了亲,替她盖好了被子后,这才起身去了洗手间。 等她洗好了脸,把毛巾放好从洗手间出来,她只觉得眼前一晃,人已经被攥住手臂,拉进了一个温热的怀里。 “女儿睡了?” 他一边在她耳畔低喃,一边伸手拉开她棉袄的拉链,往下一扯丢在地上。 沈如画被他逼得倒退,双手抬高,投降状举在耳侧。 炽热的吻贴着她的耳根往下,他的手不停,撩起她的毛衣:“小米糍这么孤单,你不觉得该给她生个小弟弟小妹妹出来玩了?” 换做以往,沈如画指不定就脸红地推开他。 但现在,她却配合地搂住他的颈脖,任由他脱了自己的毛衣,她一边回吻着他一边主动去脱他的衬衫,两人都显得有些急切。 “等等,女儿才刚睡着,你,你这样……”也太猴急了吧?万一弄醒了小米糍怎么办?沈如画担忧地蹙紧眉头,有些抗拒。 他却一掌箍住她的双手:“走,去客房。” 还想说些什么,但所有话语都淹没在他的炙热中。 翌日。 清早起来,小米糍发现,虽然自己是睡在爸比妈咪的房间,可是爸比和妈咪都不在房间里! 顿时,她的小脸儿就哭丧了起来。 “呜呜呜……爸比妈咪坏坏……要小宝宝,不要小米糍……呜呜呜,我就知道家里我最小,我最不得宠,你们都不要小米糍了,呜呜呜……” 沈如画刚刚准备好了早餐,正准备上楼叫小米糍起床,大老远就听见她的哭闹声了。 她赶紧三步并作两步,推门进了卧室:“小米糍,你怎么了?哭什么?做噩梦了吗?” “呜呜呜,妈咪坏坏,不要小米糍了,呜呜呜……” “谁说妈咪不要你了?” “小舅舅说的,说你和爸比要生小宝宝了,有了小宝宝就不能陪小米糍玩,我不要变成没人要的小孩子,我要和爸比妈咪一起玩,呜呜呜……” 难怪这小不点昨晚上吵着要睡他们的大床,原来都怪沈诺那臭小子胡说八道,看来回头要跟沈诺好好谈一谈了。 沈如画哭笑不得,在小米糍跟前蹲下身来,捧着她的小脸,说:“你小舅舅那是逗你玩的,我和爸爸那么爱你,怎么会不要你呢?” 小米糍终于止住了哭声,抬起头,用一双泪眼望着沈如画,“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小家伙似乎还有些不信,抬起手,说,“那我们拉钩钩。” “好,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发生了这么一件小事,沈如画才意识到,自从来到C城后,小米糍跟身边的朋友们失去了联系,才会感到寂寞,愈发依赖她和厉绝。 心里不免自责愧疚起来,周末跟厉绝一商量,行动派的他立刻表示,马上就带小米糍去动物园玩。 望着前面背着小蜜蜂书包,一路狂奔的小米糍,沈如画欣慰不已。 果然,女儿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到动物园玩,这C城的动物园可是要比涪天市大多了,还有许多的游乐设施,够她玩上一整天的。 她担心小米糍跑太快,会摔跤,抬腿就要追去。 下一秒,胳臂肘却被厉绝拉住。 他抿着薄唇看了一眼跑得并不太远的小米糍,却没有松开她的意思。 刚想让他松手,他的手却慢慢往下,直到捏住她的手背,攥紧,包裹在自己干燥温热的掌心里,然后牵着她慢慢地穿梭在两边的人群里。 周围有很多带着孩子来看动物的父母,却没有哪一对光明正大地搞亲昵动作。 沈如画左右看了看,脸颊微红,用力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厉绝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不肯松开她,反而攥得更紧些。 前方,小米糍趴在一个铁丝护栏前,背后背着小蜜蜂书包,脖子上还套了一个小望远镜,扭过头冲这边兴奋地大喊: “妈咪,快来看大熊猫,它还会爬树呢!” 观赏大熊猫的护栏附近围了不少人,很快小米糍就被挤到了外围,她个头太矮,根本就看不到里面的情形,不禁着急起来。 忽然,身体一轻,整个人跟着腾空而起。 她吓得差点尖叫出来,结果小屁股下却是厚实的支撑。 低头一看,不是爸比是谁? 厉绝拽住她的两只小胳膊,说:“坐好。” “哦!” 小米糍还是第一次骑马马肩,高兴坏了。 沈如画去买了两小包玉米脆回来,打算待会儿喂池塘里的鲤鱼吃。 一回来,就看到围栏边异常醒目的一对父女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