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不是一件单纯的拐卖事件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29章 不是一件单纯的拐卖事件

不一会儿阿标赶了过来,三个人兵分两路,沈如画跟着幼儿园负责人去了监控室,厉绝和阿标带着人满园子找寻小米糍的踪迹。 等待的过程中,沈如画一遍遍回想当时的情景,越发觉得那个撞掉她手机的人十分可疑,似乎在哪里见过! 但,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她脑子里还很乱。 这时候手机响起来,打来电话的是厉绝。 她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找到小米糍了?” “还没有,你那边怎么样?” 沈如画心头一沉,“还在调录像。” “你等着,我马上就过来。” 几分钟后,厉绝也来到园区保安室,身边的负责人认出他是厉氏集团总裁厉绝,立刻起了一头大汗。 “快!快把录像调出来看!” 工作人员们手忙脚乱地调出了水族馆区的监控,一片雪花之后,屏幕切到了十几分钟之前。 可以看到,确实有一个神情诡异的男子,行为十分古怪。 沈如画身边有那么宽的路他不走,偏偏要撞上去,就好像故意冲上去撞掉她手中的手机。 与此同时,另两个戴鸭舌帽的男子突然出现在了模糊的画面里,一把抱起了小米糍,迅速地离开了。 而不远的地方,沈如画正弯腰去捡拾地上的手机。 就这么几秒钟的光景,小米糍和她身旁的那个小男孩儿都不见了。 画面很快切换到了水族馆门口,依然是那两个模糊的身影,抱着小米糍和小男孩儿跑出了大门。 之后…… 之后再也没有画面了! 沈如画无意识地咬着自己的指甲,一颗心似乎被人紧紧地攥住了,闷得透不过起来。 她依旧盯着一片雪花的屏幕,喃喃地说:“是我不好,是我没有看紧她,小米糍,妈咪对不起你,你在哪儿啊小米糍……” 她的眼神似乎有些涣散开,只是一遍遍地重复:“小米糍,你在哪儿,你在哪儿……” 厉绝沉默了片刻,把手放在了她单薄的肩上,无声地抚慰她。 旋即,示意动物园园区负责人跟他去保安室外说话。 “厉总,我们已经报了警,他们应该很快就会派人过来调查的。只不过……警察局那边说,说……” 微微一顿,负责人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尽量压制嗓子里的慌乱。 厉绝抿了抿唇,绷紧下颌,瞪着吞吞吐吐的园区负责人,忽然一阵烦躁:“说什么?!” “他们说,C城一直以来都有拐卖儿童的事件发生,手法大多类似。”言下之意,警察局那边怀疑是这是一起拐卖儿童的案件。 但厉绝感觉没这么简单。 他皱了皱眉,还没开口,就看见沈如画从保安室里出来,径直走到站在一旁的阿标面前,说:“阿标,你替我开车,我要去找小米糍!” “沈小姐……” 阿标抬睫,看了一眼厉绝。 厉绝沉着脸走过去,从阿标手中拿过钥匙:“我跟你一起去。” 他回头,对阿标说:“等支援的人赶到了,你把这里的情况跟他们说一声,还有警察局那边,你让秦卫帮我联系。” 他带着沈如画一路往停车场走去,沈如画的脚步又急又快,显得有些凌乱,厉绝几乎追不上她。 拉开门坐进去的时候,沈如画的脸色愈发苍白。 似乎是忍了许久,才慢慢地说:“厉绝,你说小米糍现在怎么样了?她会不会哭?她是个小女娃,那些人……那些人会不会对她……” 她捂住嘴,简直不敢往下想。 厉绝蹦着牙关,俯身过去,替她扣好安全带,一字一句地说:“会找到她的,你放心。” 她抬睫看向他,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我是不是一个很差劲的母亲?居然为了一个电话,弄丢了自己的孩子……” 厉绝转过头来,直视着沈如画的眼睛,捧起她的脸颊,说:“听好了丫头,这件事不是你的责任,是有人蓄意而为。” 她怔了怔,“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绑走了小米糍?” “相信我,这绝对不是一件单纯的拐卖儿童事件。” 沈如画的身子明显地战栗了一下,望出去的视线已经一片模糊。 车子开出去不多久,沈如画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没有显示的号码,眸光略动。 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她,打来电话的人,和绑走小米糍的人是一伙的。 她接了电话,厉绝就坐在她身旁,所以听得清清楚楚,电话里一个鬼魅般的声音说道:“沈如画,你的女儿在我手里。” 吱呀—— 一声刺耳而急促的刹车声后,厉绝将车骤停在了路旁。 沈如画听见那鬼魅般的声音后,的大脑轰地一下,一双眼睛霎时瞪大了。 “我来接。”厉绝从她手中拿走了手机,冷静地道,“你不要动她。说吧,你要什么,都可以提出来。” “厉先生?”那人愣了下,旋即阴测测地笑了笑,“让我想想,厉绝的女儿,出价太低了,可配不上身份。” 稍顿片刻,他似乎对着话筒外的什么人,说了句什么话,电话里很快传来小米糍奶声奶气的声音:“爸比!妈咪!我在这儿!你们快来救我啊!” “小米糍?!” 沈如画一个激灵,疯了一样要去抢电话,对方却已经挂断了。 她怔怔地看着手机,双手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生命中一切光亮的温暖的东西,全都在这一刻被摧毁了。 内心一阵阵翻滚,她咬着牙,却还是止不住流出眼泪:“怎么办?小米糍要是出了事,我也不想活了……” “不许你说丧气话!” 厉绝低斥了一声,却又在两秒后,用双臂将她紧紧拥住,“我会把她找回来,这段时间,你乖乖待在我身边。” “呜呜呜……”沈如画哭得泣不成声。 不知道过了好一会儿,神智才渐渐地回来了一些。 “是谁干的,你有数吗?”她深呼吸了一口气,胡乱地抹去眼泪。 厉绝抿唇,脑子里闪现过一张脸,“我让阿标去查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最新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