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亲就亲,又死不了人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3章 亲就亲,又死不了人

“我投降,我投降,我不跑了还不行吗?呼呼——”她没好气地说,一边求饶一边喘着气,连死的心都有了。 不就是想中途偷溜吗?他用得着亲自追来?他一个堂堂厉氏总裁,怎么会这么闲?! 厉绝看她这幅狼狈的模样,有些忍俊不禁:“活该,谁让你跑了?” 不跑,难道等着被那个叫苏薇的女人奚落啊?! 沈如画撇了撇嘴,一肚子都是气,娇俏的脸颊也因为生气而显得粉嘟嘟的,好看极了。 她想要爬起来,无奈身上穿的那身小丑服实在是太笨重了,她竟然没办法靠自己的力量爬起来。 “那个……厉先生,你能帮我一下吗?”她眨了眨眼睛,一脸的无辜样,脸颊因为困窘而红透了,“我,我好像起不来了……” 厉绝哭笑不得,突然很想逗逗她,他勾了勾唇,说道:“帮你可以,不过你得亲我一下。” 说着,他凑上俊脸,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轰—— 沈如画的脸更红了。他这是明目张胆地耍流氓好吗?太可恶了,竟然趁人之危! 她把脸一别,唇瓣紧绷,那意思就是“宁”死不从了。 厉绝也就跟她耗着:“既然你愿意一个晚上都躺在这儿,那我也随你吧。”说完做势就要走。 沈如画果然心慌了,“等等!” 他顿住脚步,回头朝她挑了挑眉:“怎么,改变主意了?” 沈如画蹙着眉毛纠结了许久,像是好不容易做的决定,说:“亲就亲,又死不了人!” 她的倔犟脾气真是够呛,但那副嘟着嘴皱着眉,脸蛋儿因为气愤而粉嘟嘟的模样,倒是很可爱。 厉绝看着她的脸,唇角边的微笑和眸底暗藏的光彩,都像是能诱*惑人似的。 他在沈如画的面前蹲下身来,并凑上一张完美无缺的俊脸,戳了戳自己的左脸颊,说:“来吧。” 沈如画看着他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恨得牙痒痒,却也没辙,只好飞快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虽然只是一小口,但她整张脸都开始发烫了,她忸怩地别开脸,“已经好了,现在你可以扶我起来了吧?” 蜻蜓点水的一吻,对厉绝来说简直太扫兴了。不过已经答应了她,他不能食言,于是伸手将她扶起来。 谁知,穿上小丑服的她,体重超乎他的想象,非但没有扶起她,反而因为太过笨重,连他都一不小心被脚下一块石头绊住。 身体一个踉跄,厉绝连同沈如画,两个人一块儿滚了下去。 “啊——”她吓得惊呼出声,双眼本能地紧闭起来。 旁边就是一个大石块,撞上去可不得了,厉绝倏然瞪大眼,紧紧抱着她往另一边翻转,最后,沈如画是趴在他身上停下来了…… 沈如画慢慢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毫发未损,不禁轻呼了一口气。偏过头看向厉绝,发现他双眸紧闭着,像是睡着了的样子。 还别说,他闭着眼的样子还是很好看的,沈如画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这一看,发现他的睫毛纤长、浓密而卷翘,五官又那么立体,就像是一流工匠师雕刻出来的一样。 她不禁想,他的五官之中,最好看也最吸引人的,应该就是他的眼睛了。 这样一直看着他,沈如画忽然觉察出不对劲了,小心翼翼地戳了戳他的肩头:“厉先生?厉先生?你醒醒啊?” 可轻唤了好几次,他仍然是一动不动,沈如画就慌了神。 她慌忙去摸索他身上的手机,心里想着必须得打急救电话,却倏地手腕一紧。她心口一惊,瞪大眼看向他,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 他睁开眼的时候,一双黝黑深邃的眼睛就像是高山涧里的潭水,深不见底,仿佛能将人的魂魄吸进去。 冷不丁地,听见他说:“别生气了,苏薇只是我的助手。” 她眨了眨眼,好几秒后才反应过来:他以为,她在吃那位苏薇小姐的醋?开什么玩笑!她为什么要吃醋! 沈如画忽然变得结巴起来:“你、你、你……我……” 她本能地想要逃开,却为时已晚,他的大掌快她一步紧紧地扣住了她的后脑勺,并将她的脑袋拉回来。 沈如画感到措手不及,双手一软,趴回去的同时,一张脸几乎与他撞上。 厉绝的眼眸变得越发深沉,她因此呼吸一滞,但还来不及反应,后脑勺的大掌就用了些力。 顷刻间,她的唇瓣就贴上了他的。 沈如画惶恐极了,却僵直身体不敢乱动,而他的唇轻轻摩挲着她的双唇,并不急于进攻,似是在期许什么,试探着什么。 不知为何,她的心间就像是有一片羽毛一直在不停地撩拨,几近崩溃,这种感觉虽然陌生,却并不反感…… 她颤抖的厉害,眼眸闭合着,只能从那薄弱蝉翼的眼睑上,看出那不停滚动的眼珠儿,显露出她处子般的可爱。 轻快的笑声,自他的喉间溢出。 笑意而起的震动,因为两唇相接,传到了她的唇上,让她跟着哆嗦了起来,软软地擦过他的唇,很嫩,很娇美,很可爱。 他的唇慢慢地离开她的唇瓣,吮向她的唇角,引得她的身体微微发颤,他轻咬着她的下颌,感觉到她的身体慢慢变为放松…… 忽然,一阵秋风掠过,树叶沙沙作响。 因为这片清凉,沈如画忽然僵住。 混乱的脑袋在一瞬间清醒过来,脸蛋儿刷地一下子红透到耳根,心脏跳动的速度已经严重超负荷…… 厉绝轻拥住她,直到身上的热度完全退下去后,才用力扶她站起来。 “我,我要走了!”沈如画爬起来后,急着就要走,她的时间似乎还停顿在刚才的那一刻,脑子里依旧不怎么清醒。 经过刚才那个吻,除了赶紧逃得远远的,她想不出还有什么方法去面对他,她甚至不敢看他一眼。 “站住!” 厉绝阴沉着一张俊脸,“我还没让你走,你敢走?” 沈如画讪讪地回头,忽然灵光一现,“厉先生,你不是还要去照顾宴会上的宾客吗?你可是这场宴会的主人,你不在场的话,似乎不太礼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