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不好,小米糍有危险!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30章 不好,小米糍有危险!

一路上,厉绝一直在打电话。 沈如画听见他有条不紊地吩咐人守在火车站、长途汽车站以及各个高速路口,还有机场等各个交通要塞。 有好几次她都迫不及待地想要探问些什么,却又怕打扰他的布置,只得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厉绝将车子开回了沈宅,沈如画却不肯下车:“不,我不要下车,我要去找小米糍。” “别傻了!你就是出去也帮不上忙的,说不定连自己都要搭上。” “我怎么会……” “怎么不会?如果他们的目标没有你,为什么是你先接到电话,而不是我?” 沈如画讶然愣住。 的确,如果是单纯的绑架,打电话找厉绝勒索要钱,不是更简单? 她回头看向厉绝,不禁感慨:幸好身边还有个如此精明的男人,要不然凭她一个人的力量,该如何应对? 刘婶和小琪已经事先等到了消息,急急地迎出来,问道:“姑爷,有小小姐的下落了吗?” “暂时还没有。” 厉绝点了点头,又无声地叹了口气。 事实上,他的内心,并不比沈如画好多少。可这个时候,还需要一个人冷静下来,哪怕这种冷静更煎熬,更折磨。 两个人回到宅子里坐下,偌大的房间里少了小米糍的欢闹声,觉得空荡荡的,无比空虚。 沈如画的眸色暗了一暗,强打起精神来:“我现在能做些什么?总不能让我就这么干坐着吧?” “再等等看。”厉绝注视着她,“现在什么消息都没有,我们只能等,万不能打草惊蛇。” 她看着他,眼神中闪烁着犹豫和揣度。 良久,才克制住声音中的颤抖,慢慢地说:“好,就听你的,再等等。” “你先上去吧,我出去打了个电话。” 看着小琪带沈如画上楼,厉绝这才深呼吸一口气,起身,拖着如同灌了铅的双腿一步步走到后花园内。 用极其缓慢的动作,从裤兜里掏出烟盒和打火机来,然后点燃了一支烟。 心头仿佛压了一千斤重的大石块,手指间的烟灰一截截地掉落,红星般的一点愈烧愈亮,他在烟草的苦冽中,将情绪慢慢地驱逐开。 然后,强迫自己重新冷静下来,拨出了一个电话。 二楼,小米糍的房间。 沈如画站在阳台上一动不动,傍晚的阳光照在身上,没有一丁点的温度,她下意识地抱紧自己的身体,下意识地咬着手指尖。 不一会儿,听见有人推门而入的声音。 她回过头去,看见厉绝走了进来,便迫不及待地迎过去:“是不是有了小米糍的消息?” “嗯,”他点了点头,“是有些消息,但还不确定。” “不确定是什么意思?” “我现在还说不准,所以没办法给你答案,但是我打算出去一趟,就是为了确定消息是否正确。” “那我也要去。” 她转身要去主卧室换衣服。 却被他拽住手腕:“你乖乖待在宅子里,阿标可以保护你。” “可是……” “别可是了,待会儿阿诺就要回来了,我不希望家里再出什么乱子。” 她抿了抿唇,半晌没说话。 厉绝侧头看了一眼床头柜,以及旁边的儿童床,顶头石墙上和柜子上都摆着小米糍的照片,照片里每一张都是她笑容灿烂的小脸儿。 视线定焦良久,他抬头看向沈如画。 “等着我的好消息。” “……嗯。” 厉绝驱车径直去了警察局。 原来,数分钟前得到一个消息,警方查到了一个拐卖儿童的团伙,他赶过去就是看看被解救的那群孩子里,有没有小米糍的身影。 他在警官的陪同下,查看了所有被解救的孩子,却并没有找到小米糍。 “所有人贩子都在这里吗?”厉绝低声问负责的警官。 “有两个不在。不过被逮住的几个罪犯说,他们在C城的临时住所就在市郊某个小区内,半个小时前,我们正派人赶过去。” 厉绝点点头,“那好,我的人也一起去!” 从警察局里出来时,正好看见那几个被解救的孩子正准备转移道休息室。 那些孩子一个个面黄肌瘦,穿着脏兮兮的衣服,有几个脸上、身上都带着伤痕,甚至还有那么一两个是缺了胳膊或腿的。 看的真叫人胆战心惊。 他不禁庆幸,幸好没有让沈如画一起来,要不然让她看见这些孩子们,肯定又要担心小米糍了。 别说是她,就连他,见了这场景,也是手冰脚凉。 之后又过了几个小时,绑匪都没有打电话来。 倒是沈如画打来好几次电话,不敢告诉她太多,厉绝只是不断安慰她,劝她不要想太多,安心在家休息。 可沈如画哪里静得下心来,情绪上的剧烈波动让她觉得极度疲倦,她靠在沙发上,沉沉闭上眼睛,视线的尽头仿佛一片漆黑…… 或许是精神上的自我保护,她最终支撑不住,毫无知觉地睡过去。 沈诺赶回来后,看见她这副样子,不禁暗暗咬牙。 忙上楼取了一条毛毯给她盖上,在手背触碰到她的额头时,忽然一僵:“刘婶,你来帮我看看,我姐是不是发烧了?” “发烧?”刘婶忙走过去探了探她的额头,不禁心中咯噔一跳,“小姐确实发烧了!” “要不要去看医生?” 刘婶再次摸了摸她的额头,眉皱在一起,低声说:“去拿点药过来吧,她大概不会想去医院的。” 说的也是。 沈诺蹙紧了眉头,将沈如画身上的那条毛毯拢紧了些。 而与此同时,焦急地等候在警察局的厉绝,终于等到了阿标的电话,“厉少,已经找到那两个漏网之鱼的临时藏身处了。不过,我们发现了一件事。” “什么事?”厉绝捏紧了拳头。 “这两人中的其中一个,正是当年放火烧掉沈宅,并带走沈小姐,后来又制造一场交通事故并逃逸的那名歹徒。” 厉绝大吃一惊:“你确定?” “是的,我们已经比对过照片,就是他。” 厉绝心头一凝,暗道一声:“不好!小米糍有危险!” “阿标,”厉绝立即站起身来,操起车钥匙走向门口,“马上把地址发给我,我要去救小米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