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你穿成这样,是来挑衅我的吧?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4章 你穿成这样,是来挑衅我的吧?

真是个聪明的小丫头,还知道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还是他不能推托的! “沈如画,我看你穿成这样,是来挑衅我的吧?我送你的那件小礼裙呢?”他蹙着眉问。 “我,我怎么敢挑衅你?” 她嘟嘟囔囔地说,眼神始终不敢看着他,脸颊依旧红的厉害,“我只是……只是想让小孩子们都玩得开心而已。” “不必拐弯抹角,你只是在报复我对不对?” “我为什么要报复你?” “因为,你怕爱上我。” 轰—— 脑子瞬时当机,她抬头,不可思议地瞪向他,“你说什么……” 话音戛然而止,沈如画的下颌忽然被厉绝轻轻捏住,他逼迫她看向自己,而厉绝的黑眸中,是她看不透猜不着的深意。 “嗝——嗝——”她一紧张,打嗝的老毛病就上来了。 恶心的感觉再次涌起,忽然一声“呕”,她没能控制得住自己,而厉绝身上的那套衣服也因此遭了秧。 下一秒,沈如画身体一软,晕倒在他的怀里,一看就知道是酒劲上来了。 死丫头,她的反应永远都是这么的独特。 厉绝哭笑不得,弯腰将她抱起来,并带她去了别院。 别院安静又舒适,将她轻放到床上后,厉绝吩咐家佣给她换上干净的衣物,并给她洗漱一番。 临走前,他俯视着她,薄唇轻柔至极地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个极轻极浅的吻:“小丫头,知不知道你就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看着沈如画安然恬静的睡颜,厉绝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这原本是一幕唯美的画面,男的俊美,女的清纯,却不想落在了第三人的眼中。 沈天音本来是要找沈如画的,自从亲眼见证厉绝和沈如画跳了开场舞,她就气得肚子快要爆掉,于是,循着沈如画的踪影追来了。 没想到,她发现厉绝也在找她。厉绝找她做什么?他们不是已经跳过开场舞了吗?难道,他们之间还另有奸情?! 沈天音气急败坏的想。 没想到,最后她在一片林荫道旁找到了两个人,于是见证了这样一幅唯美的画面,顿时有种全身血液急速上蹿到头顶的感觉。 她亲眼看见厉绝手捧着沈如画,小心翼翼地亲吻她,好像沈如画是一尊容易碎掉的陶瓷娃娃一般,那么轻柔的感觉。 沈天音心性成熟,当然知道当一个男人这般对待一个女人意味着什么,当时就有股将手里的手机摔出去的冲动。 她真想冲上去分开两人,撕了沈如画这个贱*人,之前还说自己不会肖想厉绝,可暗地里,早就用了各种手段,勾*引厉绝了。 现在,看厉绝的样子,怕是已经对沈如画深深入迷了吧。 此时此刻,看着厉绝那健美的身躯抱着沈如画去往别院的卧室,沈天音心里的那团妒火正熊熊燃烧着。 可恶!被厉绝抱在怀中的,应该是她沈天音才对! 可是现在这个位置,却被沈如画霸占着。 凭什么?她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沈如画捷足先登了?凭什么她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东西,而沈如画却得来的如此轻松?! 蓦地,沈天音想到了什么,她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按下摄像键,将厉绝偷吻沈如画的画面全都储存进了镜头中。 继而又踮着脚,悄无声息的离开别院。回到主会场后,沈天音找了个僻静的地方给赵晨枫打电话。 知道是她打来的电话,赵晨枫的声音显得很疏离:“沈天音,你找我?” “晨枫,你是不是去接如画,结果发现她不在画室啊?” “你怎么知道?”赵晨枫发觉她话里有话,声音陡然更冷了。 沈天音冷笑了两声,却故作神秘道:“你猜我在哪里见到了她?” “哪里?” 见鱼儿已上钩,沈天音笑意更冷了:“在厉绝家里,他今天过生,开了一场生日趴,请了好多人呢,如画是他的舞伴。” “什么?!”电话那头果然传来赵晨枫暴怒的惊呼声。 “要是还想挽回她,就赶紧过来吧,要不然……呵呵。” 沈天音故意只把话说了一半,她相信,就这些话已经足够赵晨枫飙车飞奔过来了。 挂了电话,沈天音嘴角逸出一抹千年狐狸般狡诈的狡黠的笑容:“哎,这个生日趴实在是太无聊了。不过没关系,现在终于有好戏可以看咯。” ……………… 不知道睡了多久,沈如画终于醒了过来。 醉酒的感觉实在是太糟,她用力地揉搓了太阳穴许久,之后,才艰难地睁开迷蒙双眼。突然,周围陌生的一切映入眼帘,她完全清醒过来。 这里是哪儿?! 闭上眼,等了两秒钟,再睁开,两眼直直地望着天花板。 天啊!这里是厉绝的家!可是,她怎么会跑到他家的床上来了?! 脑子里一片糨糊,过了一会儿,厉绝的身影从淡到变得清晰,又从清晰变淡,就像是放电影一样,一场又一场,最后定格在…… 沈如画本能地捂住张大的嘴,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惊呼出来,把厉绝给叫来了。 因为,她想起来在晕过去之前,厉绝吻了她…… 那该死的吻,几乎吻断了她的气,吻得她灵魂出窍,最无法理解的是,她被吻了,居然没有当场扇他一巴掌。 为什么会这样? 她努力地甩了甩头,轻拍了拍自己的脸,不想被之前发生的事情侵蚀了自己的大脑。 赵晨枫的电话就在这时候打了过来。 “喂?”她接起手机,感觉有东西卡在喉咙里,喝了酒嗓子都这么难受吗? “如画,你在哪儿?你是不是在厉绝家里?为什么你去参加他的生日趴,不告诉我?!我现在已经偷偷溜进来了,你赶紧下来,我马上带你离开!” 电话里的赵晨枫,口吻显得很着急。 “晨枫学长?你说你……偷偷溜进来了?可是,这……” 沈如画有点儿懵,暂且不说晨枫学长是怎么知道她来参加厉绝的生日趴,可是,他偷偷溜进来,不太好吧? 万一被厉绝发现了,当他是小偷的话,怎么办?! 她来不及多想,赶紧从床上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