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坠楼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40章 坠楼

苏薇脸色微微一白,喃喃地说:“不,不是我……” “证据确凿,你还想瞒天过海?!”厉绝嗤道。 苏薇的瞳孔微微收缩:“我,我没有……阿绝……你信信我……” 厉绝从怀里掏出手机来,“这里头的证据才是真的,你所有的通话记录和短信全在里面,你让我怎么相信,我错怪了你?” “……” 厉绝跨上一步,站在苏薇面前,伸手箍住她的手臂,短促却又有力地说:“你越界了,苏薇——” 他顿了顿,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语气开口,“你怎么敢——怎么敢动我的女儿?!” 哪怕这几年伪装的很好,苏薇这一刻竟然也觉得惧怕,结结巴巴地说:“我……我……” 真的要完蛋了吗? 到最后还是她输了吗? 苏薇手脚冰凉,大脑里一片空白,厉绝这样冷淡疏离,令她的胸口如遭重击。 她看着厉绝脸上每一丝表情,终于明白——他什么都知道了,那些阴暗的、肮脏的往事,他全都知道了! 最后的希望仿佛化成了手中的细沙,一点点地从指缝间滑落。 她绝望地退开一步,看着厉绝的侧脸,踉跄着往后退,喃喃地说:“对不起,我是气昏了头……对不起,阿绝……如果你没有带沈如画回来,允许我这样一直陪着你,一切都很好!可是,可是你带她回来了……还带着你们的女儿,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你要害我的女儿,就因为你的不甘心?苏薇,你怎么可以这样恶毒?!”厉绝冷冷地叱责道。 “还不都是因为那个沈如画!是她,是她从我手中抢走了你!既然是她生的小杂种,当然不能留!”苏薇完全急红了眼。 一句‘小杂种’彻底惹恼了厉绝,怒火攻心,他跨步上去就要掐住她的颈脖,却被阿标拽住手臂。 “厉总,为了这种女人,不值得您动怒。” 厉绝怒瞪着苏薇,眼中燃着愤怒的火光。 “阿标,你说的对,为了这种女人,的确是不值得!” 不值得…… 苏薇心口一窒。 她的眼眶骤然变红,握拳的指甲划过手掌,瞬间刺痛她的心,羞恼的痛、愤恨的痛、不甘的痛,纠缠在一起,混沌不清。 蓦然,她想到了什么,飞速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湿润后,起身就扑向了数米外的断墙! “不好,她要求死!”有人忽地大喝。 只见苏薇奔到了那端墙口,再往前一米,下面就是七八层楼高的水泥地,摔下去不死也成个残废! 情急之中,厉绝大喊了一声:“苏薇,你站住!” 这一声倒果然制止了苏薇。 周围的人全都倒抽了一口冷气,谁都不敢再靠近,生怕一靠近,她就会终身跳下去! 苏薇缓缓回过头来,面容僵硬,声音却很平静,没有任何情绪起伏,像是一个机器人的播音声一般。 “阿绝,如果我从这里跳下去,你会不会后悔,如果有那么一点后悔和伤心?” “苏薇!”厉绝蹙着眉,绷紧牙关,道“我劝你不要做傻事,自杀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其实我也不想死的,但是你对我太绝了,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我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苏薇那张脸简直是惨白如纸,“你不相信我会为了你去死吗?我等会儿就会用行动告诉你,我会说到做到。” “苏薇,情况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任何事情都有解决的方法,你先过来,我们有话好好商量。” “我知道你是骗我的,阿绝,我们回不去了对不对?我知道,在你眼中,我就是一文不值的,对不对?” 凄厉的笑容,从苏薇的脸上漾开来。 “很多人说我脑子越来越糊涂,越来越神经质,我自己也搞不懂究竟是怎么了,但此时此刻我很清醒……阿绝,你不会再看上我了,我怎么也争不过你,我的一切都完了,我活的太没劲了。” 苏薇的声线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十分缥缈,像是飘到了天际,模模糊糊,无法辨识。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认输!可我不会这么白白认输的!与其让你恨我,不如让你觉得亏欠我,我今天从这里跳下去,你就是欠了我,外人都会说,是你厉绝负了我!我就是死了,也不会让你和沈如画有好日子过!” 渐渐地,她的声音带了浓浓的恨意,咬牙切齿地说着,情绪也越发激动起来。 厉绝紧盯着她的脚步,试图安抚她:“苏薇,你听我说,这些都是你和我的问题,不要牵扯到别人身上。我承认,的确是我负了你,我不该给你任何希望,当年有人猜测你就是未来总裁夫人的时候,我就该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对你没有感情。或许那样,也不至于让你执迷不悟了这么多年……”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眼神示意旁侧的那位警官。 得到暗示,那位警官赶紧躲到角落里,打电话求援,争取最快的速度做防护措施,以防万一她真的跳下去…… 而此时,闻风赶来的,还要苏薇的父亲苏海东。 “臭丫头!你还不赶紧给我过来,谁允许你自杀的?为了一个男人,你犯什么傻?你可是我苏海东的女儿!” 恨铁不成钢的苏海东气得脸色发绿。 他回头,气得朝厉绝大骂:“还有你,厉绝,苏薇可是我们苏家唯一的继承人,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苏海东跟你没完!” 然而话音刚落,苏海东眼角的余光便看见一道黑影快速地下坠,很快很轻地在所有人的视网膜上掠过。 “糟了!” 所有人都没料到苏薇会突然就这么跳下去了,禁不住都惊呼出声。 “薇薇?!”苏海东脸色大变,也随着追了过去,手下人赶紧将他抓住。 厉绝猝不及防看着这一幕,也完全怔愣住,心脏像是陡然腾空,口腔莫名地蔓开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定了定神,他以为最快的速度跑下楼去。 “苏薇?苏薇!” 苏薇倒在一片血泊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警车、消防车还有救护车的鸣笛声陆续响起。

上一篇   第439章 行迹败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