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老天爷都觉得‘死’是便宜了她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42章 老天爷都觉得‘死’是便宜了她

里面混乱一片,抢救声不断,看到这一幕,沈如画开始自责起来。 厉绝走过来你轻拍了拍她的肩头,她回头看向他,“厉绝,我后悔了,刚才我不该刺激她的,我不知道她会这么激动……我现在很难受,但不是愧疚,也不是心虚,而是可怜她,她怎么会那么想不开?” “你心里很自责?” 她抿了抿唇,点头,“有那么一点。” 厉绝倒是显得极为平静:“你本就善良,看见她这副样子,自然是心软了。可是,比起她做的那些事情,她断两条腿算什么。” 想想五年前,她为了达到目的,不惜命人放火烧了云纺纺织厂,厂子里因火灾受伤的人就不止十个人,还有整个沈宅,险些丧命的如画和沈诺姐弟俩…… 思及此,厉绝冷冷一哼。 “她死了倒是能一了百了,可她命大,没死成,看来老天爷都觉得‘死’是便宜她。以后等着她的可是牢狱之灾,她要受的罪还长着呢。” 沈如画沉默。 “别再想了,忘记刚才看到的一切,继续过好你的生活。记住,你只需要对自己负责就够了,没有谁可以讨好所有的人,或是顾忌所有人的感受。更何况,那个人根本就不值得你去怜悯。” 厉绝伸手按住了沈如画的手。 她抬眸,认真地问:“那你呢,厉绝,看见苏薇那个样子,真的不难过吗?” 厉绝慢慢地抚摸她干净柔软的手指,“要说完全不难过是不可能的,我不是圣人,毕竟我和苏薇从小一起长大。” 沈如画垂下眼眸,心里对厉绝的回答表示理解。 “不过,我并不会因为难过而内疚,或是因此产生什么别的感情,一码事归一码事,这不能混为一谈。”厉绝的黑眸透出属于男人的豁达和坚定。 她淡淡地勾了下嘴角,“好,我明白了。” “我们回去吧。”他淡笑着揉了揉她的额发。 “嗯,”她轻应了一声,叹息道,“只能暗自替她祈祷,希望她多多配合警方,争取宽大处理吧。” 再一次回头看了一眼苏薇的病房,沈如画这才与厉绝手挽着手一起离开。 有关苏薇的新闻,上了隔天的新闻早报。 报道的最后,记者用了“疑似感情受挫,生活压力大,并涉及多起刑事案件导致精神抑郁等问题选择跳楼轻生”为结句。 因为牵涉到五年前沈家的那几起案子,沈如画也接受了警察的笔录,弄得心情压抑到了极致。 裴佩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沈如画的情绪很低落。 倒是裴佩情绪高涨,很兴奋地说:“简直是大快人心啊!如画,你终于打败了苏薇,她再也不能兴风作浪为非作歹了!” 沈如画却高兴不起来:“可是,她很有可能会被截肢,甚至是瘫痪在床上,而且后半生有可能都在监狱里度过……” “你不是吧?你还可怜她不成?” “有那么一点吧,反正,心里不是很舒服。” 当然,之所以心烦意乱,也不仅仅只是因为这一件事,还因为那些闻风而来,无缝不钻的记者。 “你说,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让我暂时避开这些纷纷扰扰的事?哎——”叹了口气,沈如画又说,“我好怀念在涪天市那段没人打扰,安安静静平平淡淡的生活了。” “要我给你出主意的话,我看你干脆和厉大总裁出去度蜜月吧,正好也能避开那些八卦的记者。” “度蜜月?厉绝最近很忙的。” 沈如画摇摇头,否定了这个可能性,“算了吧,反正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估计过不了这几天,这个新闻的热度也就冷下来了。” 那头的裴佩听了,不禁嘻嘻笑起来,“如画,我发现,你越来越适应厉绝夫人的生活了呢。” “我哪有?” “当然有啦,你没发现你对厉绝周遭发生的事情,越来越应对自如了吗?不过这不是什么坏事啦,说明你们夫妻俩生活和谐嘛。” “什么生活和谐,我们虽然结婚才不久,可是相爱了已经五年之久,我能适应他的生活,也是迟早的事。”沈如画没来由地脸上一红。 “好啦好啦,真是美死你了。哎,看来我也要加油努力,争取早日脱单咯。” 两人嘻嘻哈哈又聊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沈如画一回头,竟看见厉绝双臂环抱着,嘴角噙着笑意倚靠在门沿边。 “笑什么啊?”她小声嘟囔,别开脸不去看他。 他慢悠悠地走过来,又突然从背后抱住了她的腰,“想去度蜜月了?” 微微一愣,旋即涨红了脸,“你真是没脸没皮,居然偷听我和裴佩通电话!” 她故意用明亮的杏眸瞪他一眼,但并非真的生气,唇边翘起来的弧度,昭示着她此刻的心情极好。 厉绝看她一眼,那眼神意味深长,“我是说真的,要不要我这几天我就去度蜜月?” “你的伤才刚好,我怕……” “没什么好怕的,就这么说定了,你想去哪里度蜜月?我让秦卫去安排。” 她脸上一热,就不再坚持了:“我也不知道,要你你安排吧?” “那好,就去蜜月圣地巴厘岛。” “嗯,”沈如画点点头,仰头笑望着他的眉眼,“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 “对了,你跟我来,我带你去看样东西。”他忽然神秘兮兮地说。 “什么东西?” “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厉绝沉沉地低笑着,手臂揽着她往楼上走去,等她回过神来,发现不知道何时,顶楼上的天台竟被他布置一新。 天台四周都挂着各种漂亮的彩灯,围成了一圈,把整个天台都照亮了起来,连角落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正中央却又用蜡烛摆成了一个心型。 顶楼上很安静,静到连彼此的呼吸声都能听得到。 “你在搞什么啊?” 她有些受宠若惊,却又忍不住笑出来。 这家伙好像是要给她什么惊喜呢。 果然,下一秒就看见厉绝朝她伸出手来。 她情不自禁地翘起了嘴角,也顺应着向他伸出了手,厉绝温热的大掌便捉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