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失而复得的幸福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43章 失而复得的幸福

沈如画实在是忍不住,就又追问道:“你说话啊,到底在搞什么?” “你猜?” 她瞪了他一眼:“讨厌。” 最讨厌喜欢吊胃口的人了! 看她鼓着一对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瞪着自己,厉绝忍俊不禁。 一把将她拽过来,顺势就搂住了她的纤腰,在她抡起粉拳砸向她的时候,忽然抬手一挥,将一串亮晶晶的东西亮了出来。 “看看这个,还认得它吗?”他问,炯炯注视着她的目光。 沈如画眨了眨眼睛,仔细一看,低呼:“这不是……那块田黄石项链吗?我还记得这上面的水晶石镶嵌着一颗小型的——” 那个词该怎么说,不甚专业的她顿住。 “卫星定位仪。”厉绝替她说出那个词。 “对,就是那个卫星定位仪,你竟然还保留着它?”她一度以为,当年她让苏薇还给他后,他就已经把它处理掉了。 “这东西是专为你而定制的,除了你,没有人再能拥有它。” 他嘴角噙着笑,再一次亲手将这串项链戴在了她的颈脖间,注视着她曲线优美的颈脖,他轻喃细语道,“你看,它和你多相配。” 她摸了摸田黄石,那熟悉的触感让她心头一阵激荡起伏。 忽地,她想起什么,仰头说:“把这个给女儿戴着吧?如果有了这个东西,如果再遇见类似这次的事件,我们就能第一时间找到她了!” 厉绝嘴角一勾,“女儿的已经有了,今年六月份端午节的时候,我打算当做生日礼物送给她。” 沈如画错愕地看着他,没想到他早就已经想到了。 厉绝抿唇不语,深邃的眼眸熠熠生辉,仿佛是黑夜里的两颗明珠。 他拉着她,在一旁摆好的沙发上坐下来,眼神异常深邃,似是无底洞,只要看向他的眼眸,就会被卷入深不可测的洞底,不知道深浅如何。 他一直紧紧地抿着唇,深深地凝视着她,心潮一阵澎湃起伏。 沈如画被厉绝凝视得莫名其妙,却又沉进他那深深的凝视之中。 她知道,他的眼睛总带有一股魔力,只要她一看,就会坠入魔窟之中,无法自拔。 可她总是在不知不觉间就沉入了他的眼眸深处之中,却如同一尾小鱼沉入了深潭里,怎么游,也游不到底。 那深潭底下的漩涡会把她绕得晕头转向,忘记沉入的初衷,等到回神时,却什么也没有探到。 一次次沉入,一次次无功而返。 沈如画从来不知道有人的眼神可以深得像潭水的。 忽地,厉绝修长有力却不失轻柔的手指,欺上了她的脸。 她微愣,抬睫看着他。 今晚的他,总有些不一般,说不上来还是哪里不一样,他这样看着她竟令她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厉绝修长的手指带着贪婪,带着深情,带着爱意,轻轻地,一寸一寸地在她的脸上爬过。 她想偏脸,他也不让,她想甩开他的手,他也不让,她只能瞪着他,眼里有着无数的问号。 “丫头……” 很低,很沉,很柔的声音响起。 他叫得深情,叫得肉麻,沈如画差点就要起鸡皮疙瘩了,这男人今天到底唱的是哪一出戏呀?总该给她剧本看看吧?否则她如何配合下去? “丫头!” 他爬在她脸上的手忽然落到她的肩上,然后他面对着她而坐,手臂用力地把她拉过来扯入自己的怀里,发狠地搂着。 “厉绝,我都要喘不过气来了。”沈如画推拒着他。 “让我好好地抱抱你。” 厉绝低哑地说着。 他的声音带着一种失而复得。 对,就是失而复得。 天晓得,这五年内,他盼望着像此刻这般把她紧紧搂进怀里,毫无顾忌地紧紧拥住她,倾诉着这五年对她的思念…… 现在终于实现了,让他切身体会到了失而复得的幸福。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这样紧紧搂住她不知道过了多久,厉绝才把她轻轻地推开,让她坐回躺椅内。 他掏出手机来,打了一个电话给刘婶,让刘婶安排人送些吃的上来,还特别叮嘱要送上来一瓶上等的红酒。 吩咐完毕,他重又在她的对面坐下,目光依旧深沉。 “今晚,我们好好聊一会儿,就我们两个。” 自从救回了小米糍,夫妻俩日日夜夜都陪伴着小米糍,担心被绑架的事情给她造成心理困扰,直到这几天小米糍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笑容和开朗,他们俩才有机会单独相处一下。 沈如画点点头,欣然答应。 不一会儿,小琪就送上来一瓶上等的红酒,还有两只高脚杯和两盘精致的点心,以及几小碟由刘婶特制的小菜。 这天晚上,沈如画喝得有些多。 头一次无所顾忌地放开来吃吃喝喝,心情十分愉悦,也特别容易醉。 最后,是厉绝抱着她回到卧室里,又替她换了衣服,抱她进了浴室,调好了温度后,将她放进了温度合适的浴缸里。 这种感觉舒服极了,她趴在浴缸边缘,半醉半醒。 迷迷糊糊中,好像一条大白鲨钻进了浴缸里,然后抱着她的身子拥进怀里,与她一起沉沉浮浮,沦陷其中…… 得知厉大总裁决定要出国度蜜月,秦卫早早就订好了去巴厘岛的机票以及在巴厘岛最好的酒店,林静也替做好了攻略,一并传给了厉氏夫妇俩。 三天后,两人就坐上了飞机,飞去了巴厘岛。 没有人打扰的二人世界确实是极美妙的,而沈如画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去那里有名的白沙滩晒太阳。 那片白沙滩是少有的天然沙滩,没有任何污染,沙滩上细碎的砂砾仿佛棉花糖一般柔软,因为呈现出米白色,所以这片沙滩被取了个美名——白沙滩。 夫妻俩是撑坐附近海民的香蕉船过来的,在柔软的沙滩上散着步,沈如画觉得有点累了,厉绝立即体贴地拥着她,回到他们的太阳伞下面休息。 “渴吗?” 厉绝拧开一瓶水的盖子,及时递到了沈如画跟前。 她一身粉色比基尼,身材不算火辣,但粉嫩诱人,要不是身边有一个厉绝,那些男游客的眼睛都粘在她身上掉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