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真后悔带她来度蜜月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44章 真后悔带她来度蜜月

厉绝立刻觉得火冒三丈,拽住沈如画的手,就将她从躺椅上拉了起来。 他突兀的行动令沈如画不觉一惊,刚抬头用询问的眼神看向他,就见到他目光灼灼地锁住她的红唇,眼神炙热。 她莫名地觉得脸颊发烫。 “厉绝,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她忽然间不敢接收自家老公那深情款款却炽烈无比的眼神了。 “回去,午休时间到了!” “啊?” 她傻了眼,这才出来不到两个小时,午饭还没吃,怎么就到了午休时间了? 但厉绝已经让人开了一艘游艇,他牵着她的手就往游艇上走去。 刚上去,他就将她关进了船舱里,紧紧地将她压在舱门上。 沈如画惊得头皮发麻:“喂,厉绝,你干什么呢?” 他倏然低首下来,俊脸逼近了她的面前,贴上她的脸,磨蹭着,暗哑的声音隐隐中还是透着一股渴望的。 “丫头,谁允许你穿这么暴露的比基尼?” 她愕然一顿:“比基尼不都是这样的吗?” “这不是重点!”他眼里冒着火星,“关键是,我不许你穿这么暴露!” 她简直哭笑不得,来沙滩上玩耍,不穿泳装穿什么?凡是泳装,都会或多或少暴露一些肌肤部位的吧? “丫头,我真后悔带你来度蜜月。”他的唇就在咫尺,眼神炽烈,目光灼灼。 “……” 看他满是愤怒,又透着隐隐欲望的眼神,沈如画恍然大悟,这家伙是在吃醋啊! 虽说她极少主动和他亲热,可不代表永远不会主动和他亲热,尤其是在眼下这种情况,她应该做点什么,让他减少焦虑,让这次的蜜月能够更顺利快乐一些。 “来都来了,你现在后悔,好像不太好吧。”她吞了口唾沫,声音在一瞬间就变得软绵绵的了。 “那个什么,要不我明天不穿泳装了,这样总行了吧?”她抿了抿唇,怯怯地躲开他透着愤怒小火苗的黑眸。 “那你不该做点什么,让我消消气?”他皱着眉,直直地盯着她。 你不是想消消气,是想消消火吧…… 沈如画没敢说出来。 不过,瞄着他近在咫尺,等着她贴上的温厚唇瓣,她还是红着脸,闭上双眸,虔诚地凑上自己的唇,吻上他温厚的唇瓣。 下一刻,她就被厉绝健重的身躯紧紧地覆压在船舱内的沙发里。 他化被动为主动,托着她的脸,深深地吻着她,把她的贝齿敲开后,毫不客气地长驱直入。 等她略略回神的时候,她已经被他剥了个精光。 一场欢爱后,沈如画躺在他的怀里,忍不住用手指戳一下他结实的胸膛。 “你这人真是的,说好出来散步的,怎么就被你……”话到一半不觉脸上一热。 他呀,怎么总是抓着机会就把她往床上带了?这男人对她的渴望总是强得让她疑惑,却也幸福。 “我们得抓紧时间造个小宝宝,这样生出来的宝宝才不会和小米糍产生代沟。” 这是什么谬论…… 沈如画的脸再次一热。 厉绝在她的耳边吹着热气,满意地看到她缩着脖子,勾着唇笑道,“我们打个赌,等蜜月结束后,小米糍肯定会瞄着你的肚子,看它什么时候鼓起来。” 记得就在前几日,小米糍还问他:“爸比,妈咪怀了小宝宝,是不是肚子要鼓鼓的,就好像那些怀宝宝的阿姨一样?” “是啊,你想看你妈咪怀宝宝的样子吗?” “想!” 想起小米糍当时的表情,厉绝嘴角的笑意就漾开来。心想那小丫头肯定是太寂寞了,想有个小伙伴陪她,那他就她妈咪努力一下,给她造个小弟弟小妹妹出来陪她。 沈如画却在这时候,有些多愁善感起来。 她扭头看着身边的男人,问着:“厉绝,你说过要让人寻找小米粽的下落,有消息了吗?” 厉绝温沉的眼眸闪过一抹黯沉的神色,随即爱怜地把她拥入怀里。 “暂时还没有消息,放心,我找的人,能力和秦卫阿标他们一样强,相信很快就会有小米粽的消息。” “不知道小米粽现在怎样了?我始终想不通,当年抢走我们儿子的那个人,为什么偏偏要抢走小米粽?就好像……好像是专门等着要抢走小米粽一样。” 事实上,这也是厉绝的迷惑。 那个人就像是守在产房门口,等到孩子被抱出来后,就立刻抢走似的,时间不差分毫,分明蹊跷得很…… 但他没有道出心中的疑虑,而是低下头,吻住了沈如画的一双粉唇。 良久才移开了唇,拥着她的手却收紧了。 “丫头,这是我们的蜜月,我不希望你心里想着不开心的事。你记着,我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办到,但你现在,不许想别的,只管享受蜜月的快乐就行。” “可是,我担心小米粽啊。” 作为母亲,儿子下落不明,她没办法做到心无旁骛。 “放心,等我们度完蜜月回国,我保证抓紧时间调查小米粽的消息。” 他又啄了她一口,大掌抬起落在沈如画的头上,习惯性地揉揉她的额发。 “真的?” 沈如画看见他眼中虽然满含了柔情,却也十分坚定,那笃定的口吻让她很安心。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厉绝浅笑着,轻点一下她的鼻端,“唔,不相信自己的老公,该罚。” 他一边说着,一边作势又往她怀里钻去,她吓得脸色通红:“好啦好啦,我相信你就是了啦。” “那就对了。所以,信我,丫头,不管什么时候,发生了什么事,你都要相信我。因为我们是夫妻,夫妻之间就要相互信任。” 厉绝修长的手在她雪白的手臂上游走。 “厉绝。”刚刚的担心在厉绝的温声细语下,一扫而光。 沈如画脸上终于恢复了快乐的笑容,她拉起厉绝,来到游艇顶端,厉绝开着游艇,驶入碧蓝的大海中。 而沈如画就窝在他的身前,两人相拥着看海空上的海欧飞翔,看着海面上的点点渔船,看着沙滩上嬉笑的人影…… 沈如画觉得,从未有一刻,如此刻这般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