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永远别想得到她的原谅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45章 永远别想得到她的原谅

她很享受这次难得的蜜月期,希望每一天都能这般快乐。 偏偏有人不识趣,偏要在这个时候来扰人清幽。 而这个打扰清幽的人,正是赵晨枫。 此刻的C城,正是漫漫黑夜,他刚刚和沈天音欢爱了一场,却感受不到半分的激情和愉悦,就好像仅仅是为了发泄生理欲望似的。 尽管沈天音沉浸在他的猛烈攻势中,不仿佛漂浮在云里雾里,可赵晨枫自始至终都是紧紧地抿着唇,绷着的俊脸上掠过阴寒。 待沈天音体力不支,倒在床上蒙头大睡过去,他就坐了起来,穿上睡袍,来到阳台上,眺望着外面的夜景。 而他眼中眺望的方向,正是沈宅。 想到这几天全C城闹得沸沸扬扬的新闻,他不禁开始担心起来:既然苏薇暴露了,那么当年他和苏薇合伙骗她的那些事情,她是不是也知道了? 但转念一想,当年厉绝已经害得他们赵家家破人亡一败涂地了,他们赵家该还的也是还了,他还能把他怎么样?! 只是,多多少少又有些担心。 说到底,他自始至终在乎的也不过是一个沈如画。 对沈天音,他不过是利用,思奇还小,需要有个女人照顾他,除此之外他也就把她当成一个泄欲的工具。 他真正爱着的女人还是沈如画。 不管沈如画是什么身份,哪怕已经嫁了人,但他对她的爱,从来没有变过。 思及此,他忍不住掏出了手机,输入了沈如画的电话号码。 那天自从医院离开,回到住所,沈天音就吵着将他的手机要了去,无非是想要删除沈如画的电话号码罢了。 可她不知道,那串号码早已烂熟于心,岂是她删掉之后就能忘记的? 电话很快就通了,听到里面嘟嘟的应答声,赵晨枫心里松了一口气,他真担心沈如画会把他的电话号码拉黑。 不过还好,她并有那么做。 这使得他心里暗存了一丝希望。 这或许意味着如画已经原谅了他,毕竟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何况她一向心善,知道他们赵家的遭遇,说不定对他还存了一分怜悯之心。 这样想着,他对这通电话充满了期待。 “喂,你好。” 电话那头传来沈如画柔软情恬的声音。 “如画,是我。” 赵晨枫低沉地开口,他不敢说太大声,并小心翼翼地回头看了一眼卧室里的沈天音,心里很清楚,倘若沈天音知道他偷偷还在联系如画,一定是要闹翻了天的。 “晨枫学长,有事吗?” 方才,沈如画和厉绝来到巴厘岛海神庙逛了一整天,回到酒店后已经很晚了。 她才刚刚洗完了澡,正准备吹头发就接到了电话,屏幕上只有电话号码,并没有署名,误以为是导游打来联系第二天的行程,就这么随手接了。 谁曾想,竟然是赵晨枫打来的电话,顿时脸色就冷了下来。 她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在床上斜躺着等她共眠的男人,正拿他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眸定定地睨着她呢。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将他始终不说话,她也没多少耐心。 “晨枫学长要是没什么话,那我就挂了,我这正准备休息了呢。” “等等!”赵晨枫低喊了一声。 这几天沈天音像是摸透了他心里还想着沈如画似的,天天缠着他共享鱼水之欢,可他心里始终想着沈如画,想要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把心头的那块疙瘩给结了。 “如画,我知道当年是我不对,可当时的我是有苦衷的,这么多年我一直没办法跟你解释清楚,心头就难受得很。你给我个机会,让我……” “赵先生!” 沈如画一声凌厉的‘赵先生’,彰显了她的疏离和威仪。 “不管你有什么苦衷,我都不想听你!现在我们已经是陌路人,你不欠我的,我也不欠你,你不必向我解释什么。如果不是什么救命大事,请你以后也不要再打电话给我了。哦不对,即便是你有救命的大事,那也和我沈如画没什么干系!” 沈如画是铁了心要和赵晨枫断绝来往,所以,说的话就不那么好听了。 赵晨枫闻言,心头就像插入了一把刀,痛得他脸色发白。 他一向是个自尊心极重的人,受惯了沈天音的追捧崇拜,哪受得了沈如画的冷眼相向,可他又舍不得挂断电话,因为他太想念沈如画的声音了。 “如画,别这样,难道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吗?”赵晨枫痛苦地低喃着,声音哽咽起来。 “对,没有了,从你和苏薇勾搭起来拆散我和厉绝的那一刻,我们就不是一路人了,我不可能原谅你,永远不可能!” 沈如画斩钉截铁地说道。 “你,你别对我这么狠心,如画,好歹你叫我一声晨枫学长……原谅我一次也不行吗?如画,你可知道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都在想你,我们再见面好好谈一谈行吗?” 赵晨枫自以为是地说着,竟然还无耻地约沈如画见面。 别说是见面,就是听他的声音,沈如画都觉得恶心。 “枉我曾经叫你一声晨枫学长,你却对我做了那么多不要脸的事情,还帮着别人搞坏我爸的名声,拆散我和厉绝,你还好意思求得我的原谅?赵晨枫,你可真够无耻!” “如画,我……” 赵晨枫还想说什么,却被沈如画毫不留情地打断:“对不起,我要休息了,何况我这是越洋电话,你不心疼我可是心疼得很!” 话落就直接挂断了电话,还干脆利落地关了机。 然后抬眸换了一张乖顺的脸,朝厉绝抛去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主动地告诉他:“是赵晨枫。” 厉绝已经坐到了沙发的扶手上了,正双手环胸,神态慷懒地看着她。 听见她主动‘招供’,他挑了挑眉,“唔,还不错,知道主动交代。” 沈如画嘟了嘟嘴,在他跟前坐下来,一脸俏皮又有些担心地抬睫看向他,“你……你不会胡思乱想吧?” 他可是个醋王,一点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儿都能醋上半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