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醋一醋,还能调剂夫妻生活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46章 醋一醋,还能调剂夫妻生活

他眯了眯精瞳:“你说呢。” 以为他是吃醋了,沈如画赶紧安抚,一双柔荑轻轻地搭在他的胸口处,说:“矮油,你别生气嘛。偶尔醋一醋,还能调剂夫妻生活,你就当他是为了增进我们两夫妻的感情,做了一点小小的贡献嘛。” 厉绝原本就没有吃醋,听她这么一说,更乐了。 “他要是知道你是这么想的,肯定会被气疯。” “他被气疯?”她撇了撇嘴,而后坏心眼地嗤道,“那是他活该!” 厉绝忍俊不禁,而后敛了脸上的笑意,认真地说:“不过话说回来,赵晨枫回国,我总觉得不是巧合。我预感我和他迟早还会再交锋,到时候你和他是避免不了要再见面的。当然,也就会碰到你那个不太好搞的继姐。” 言下之意,是提醒自家老婆要提防沈天音。 “我不怕。” 她立刻道,并顺势窝进他的怀里,说,“我有你这个超级无敌的霸道总裁老公,还怕她不成?不过,即使和她正面交锋,我也没什么好怕的,现在的我可没五年前那么好欺负!” 沈如画第一次觉得,有个强大的老公不是什么坏事,最起码可以一起虐渣渣嘛。 “我怎么不知道我的老婆大人也有这么好胜的一面?” 厉绝低笑了两声,大掌一搂,便把她紧紧地搂入怀里。 因为他稍微用了点力道,沈如画在扑入他怀里的时候,顺势把他压倒在床上了,正好女上男下,看起来极其主动。 “我这哪叫好胜?我这明明是以牙还牙,你们说的都没错,以前是我太心善了,所以让人觉得我好欺负。” 她嬉笑着嘟了嘟嘴,在发现这尴尬的位置后,脸倏地一红,便挣扎着想坐起来。 纤腰被立刻箍住,厉绝不让她下来。 并邪肆地擒着她的双眼,说:“不如今天晚上,你在上面试试?” “啥?” 旋即明白过来,脸刷地更红了,“我不要!” “不要?你确定?”她搂紧她的腰肢,就是不让她起来,非要她贴近自己,闻着她沐浴后的淡淡清香,他的心快要融化了。 他是恨不得把她揉成了一团,让她与自己融成了一体,这样她就完完全全属于他的了,再也没有其他男人打她的主意了。 之后的两个小时,他果真身体力行地教导他,该如何占据‘上位’的优势。 激情巅峰后,沈如画已经累得快要晕厥过去,可即便如此,他还不肯松开她。 她只好伏在他的心口,听着他沉稳有力的身体,感受着他温暖的怀抱,心情慢慢平复平静。 可没过多久,一双大掌又开始作祟了。 她忍不住皱起眉头,嘟囔了两句,下意识地推拒他。 渐渐的睡意袭来,连和他继续纠缠的力气都没有了,双手双脚都朝周公举起了白旗,跟着周公去讨经验去了。 “丫头?”厉绝轻唤了一声。 察觉到伏在身上的人儿似乎不动了,他轻轻地把她扶躺在自己的身侧,这才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入睡了。 看来真是累着了。 他凑上薄唇,轻轻地在她额头上印下一记。 然后这才扯上被子,轻轻地帮她盖上,侧躺回她的身边,视线炽烈而温柔地深深地凝视着熟睡中的娇妻,许久许久。 心,被幸福满足填得满满的。 ……………… C城,赵晨枫背靠着阳台,在沈如画利落干脆地挂了他的电话后,独自在阳台上杵立了许久。 心头,仿佛被匕首狠狠扎了个血洞,难受得厉害。 阴翳沉痛的双眸渐渐变为鸷冷玄寒,他死死地盯着手机,眸底渐渐升腾上来的是一股寒意和恼怒。 就在刚才,她挂了电话后,他又重新拨打了一次。 可是这一次,却发现她已经关了机。 他是第一次低声下气求一个人的原谅,可沈如画却视若敝履,将他的一颗真心狠狠踩在脚下。 “如画,我们真的不能回到过去了吗?”赵晨枫低低地呢喃着,语气里尽是不可置信。 男人都是这样,得不到的永远是最爱的,吃着碗里还看着锅里,不知道珍惜身边的人和事。 “如画,我对你这么痴情,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握着手机的大掌用力地收紧,赵晨枫只觉得有千万支针插在了心头,让他觉得很痛很痛,痛到他连死的心都有了。 他爱着沈如画,却阴差阳错娶了沈天音,现在还得到沈如画的原谅,被她嫌弃和憎恨,教他怎么能不痛苦? “我不相信,如画,你怎么可以对我如此绝情?我不相信!” 渐渐地,赵晨枫话语变得阴寒起来,那深邃的眼眸射出了幽冷的光芒,在这漆黑的夜里晃如鬼眼一般,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把屏幕上的那串号码删掉,赵晨枫再输入了另外一个号码,那是裴佩的。 裴佩和沈如画是闺蜜,他知道沈如画回到C城后,和裴佩一直有联系。况且他找人查过,裴佩就在厉氏上班。 如果和裴佩有联系,迟早就能见到沈如画。 主意打定,他拨通了电话号码,电话很快就通了,不过她不肯接,甚至在铃声响了数秒后直接挂断了。 他暗暗有些恼,忍不住低骂了一句:“他妈的,如画不接也就算了,裴佩你算个什么东西?敢挂我的电话!” 他不信邪,又打了过去。 却又再次被挂断。 赵晨枫气极,跟她较上劲似的,接二连三地又拨了过去。 最后,裴佩不胜其烦,只好接了他的电话:“赵晨枫,你发什么神经?也不看看现在几点钟了?!” “裴佩,我找你有点公事。” 赵晨枫低沉地开口,他的声音其实也挺好听的,沉而有磁性,仅听他的声音,都能勾动女人的心房。 而且,他很狡猾,不说私事,却说公事,引得裴佩愣住。 “什么公事?” 冷冷一笑,赵晨枫抛砖引玉道:“我现在在一家著名的国际建筑设计事务所担当首席设计师,目前在C城的项目需要一名有资历的装潢设计师,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