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电话里的唇枪舌战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48章 电话里的唇枪舌战

裴佩气咻咻地挂了电话,很是纳闷。 赵晨枫到底哪里来的自信,认为她会丢弃跟厉氏夫妇俩多年的友谊,而选择跟他合作?他脑子进水了吧! 越想越不放心,决定给如画打个电话提个醒。 却忽然想起此时打过去,不是正好打断人家两口子的造人计划? 只好作罢。 ……………… 在巴厘岛的这几天,沈如画每天早上都起来得特别早。 她发现这海边的清晨跟C城或是涪天市那样的内陆城市,真是有很大的不同,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潮湿的海水味儿。 厉绝安排了半个月的巴厘岛蜜月旅行,住在当地最漂亮的海边度假村,过着和当地海民一样懒散的生活,早上起来吹吹海风,捡捡贝壳,晒晒太阳,这日子很是惬意。 而沈如画在这几天里,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早上起来,去海边捡拾漂亮的贝壳。 这天早上她一如既往的早早醒来,翻身趴在床上,杏眸带着玩味地,巡梭着厉绝那张俊脸。 熟睡的他像一个安静的大孩子,刀削一般明朗的五官,俊美非凡,每一处都被刻画得极好。 哪怕平时他的脸上挂着些许峻冷,也掩盖不去他的帅气,反而让他更添刚毅,更让人沉迷。 于是,小手带着好奇,小心翼翼地爬上了他的俊脸。 触手的肌肤有点粗,但也不能算很粗,男人的皮肤再怎么保养都不及女子的细腻柔滑。 她窃窃地笑着,手指继续一寸一寸地在厉绝的五官上刻画和游移,最后来到他温厚的唇瓣上。 即便是这样了,他还是沉睡不醒,像一只慵懒的睡狮。 “没想到你是这样赖床的厉大总裁。”她窃窃地笑着说,手指继续抚触着他的唇瓣。 他好像是听到了,又好像什么都没听到,又或许是因为她的手指挠得唇上痒痒的,就忍不住皱了皱眉,然后扭身睡向另一边。 沈如画差点噗嗤一声笑出来。 “厉绝,”她嘴角依然带着笑,凝着他沉睡的眉眼,“我会很努力,很努力当好你的太太,就像你说的,这一次我们要坚定一条心,共同面对未来的一切。” 她把头靠在厉绝的胸肌上,手臂横过他的身躯,就这样枕着他,享受着这悠闲又幸福的时光。 过了一会儿,外面响起海鸥的声音,以及海浪拍打石块的声音,她久等他不起,就想着还是自己出去走一走。 她披了一件薄外套,穿上凉拖,来到离酒店不远的一片沙滩上。 站定后,眺望着外面的美景。 海水由浅而深一层层幻变着美丽的颜色,沙滩上的纯白,衔接着清澈见底的嫩绿,继而又转变为无法形容的透明澄蓝。 海面上永恒无际一起一伏的水浪,仿佛有着奇特的磅礴力量,注视得越久令人内心越平静。 实在是太漂亮了! 沈如画忍不住深呼吸了一口气,听着极有规律的海浪声,心口萌生难以形容的愉悦。 直到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 她拿起手机,屏幕上又是一串陌生的电话号码,不禁蹙了蹙眉:为什么最近总是有些莫名其妙的电话打进来? 最终还是接起。 “喂,我是沈如画。” 电话那头传来女人如珠炮般噼里啪啦的咒骂声:“沈如画,我警告你,赵晨枫已经是我的男人了,你以后给我离他远一点!” 沈如画愣了半秒,旋即明白过来,打来电话的人是沈天音。 旋即就恼了,搞什么名堂?兴师问罪?还警告她,她没控诉赵晨枫骚扰就不错了,她倒好,还给她打电话来兴师问罪! 抢了她的男友,还好意思打电话来指责她? 沈如画的瓜子脸一下子垮了下来,语气也变得强硬。 “沈天音,哦不,是赵太太,你也知道你老公耐不住寂寞,开始背着你躁动了?既然知道,就把他看紧点,不要让他闲的发慌,偷偷背着你去纠缠别的女人。他纠缠那些没结婚的小女孩也就罢了,纠缠我这个有夫之妇做什么?他不怕婚姻亮红灯没关系,我可是怕得很,我和我老公这么恩爱,又有个可爱的女儿,我可不想得来不易的幸福就这么被他给毁了。所以啊,赵太太,麻烦你把自己的老公看劳了,别让他出来祸害人!” 一大清早就打电话来警告她,给她添堵,当她沈如画还跟以前一样好欺负?! 她沈天音把赵晨枫当个宝,就以为她也是一样?真是笑死人了! 听她话说的这么难听,沈天音也愣住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脸都绿了。 “你……你别不承认!我问你,沈如画,昨晚上你是不是和我老公打过电话?你对他说什么了?你想让他离开我,去找你是不是?我告诉你,没门!” 沈天音气得全身颤抖。 她最无法接受的,大概就是——明明沈如画对赵晨枫没意思,可赵晨枫还对沈如画心心念念不已,她就是拿赵晨枫没办法,才只好背着他给沈如画打电话,让沈如画远离赵晨枫。 可没想到,却被沈如画伶牙俐齿一番奚落,气得她心肝肺都要炸裂了。 电话那头,沈如画显得很冷静: “赵太太,你真要警告,还是警告你家男人吧,因为是他主动打电话给我的,你没有看清楚吗?那绝对是打出的号码,而不是接听的电话。所以,问题出在赵晨枫身上,别扯上我,我可没空和你们夫妻纠缠不休,无聊!” 沈天音怎会看不出,她之所以打电话来,就是想确认,赵晨枫拨打出去的电话是不是沈如画的。 果然不出所料,接电话的果真是沈如画。 沈天音当时的心,一下子凉透了。 想到气势上绝不能输给沈如画,她仍然装出强硬的语气,道:“我不管,总之你给我离他远点!” 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沈如画重重地‘呵呵’了两声。 “沈天音,你有这个闲工夫,不如想想办法,让他不再来骚扰我!” “你……” 刚吐出一个字,电话那头的沈如画已经利落地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