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是该清算旧账的时候了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49章 是该清算旧账的时候了

“沈如画,你竟然敢挂我电话!” 沈天音气得跳脚,总算是意识到如今的沈如画已经不如当年那么好对付了。 而身在巴厘岛的沈如画,虽然一大早好心情就被沈天音搅没了,却又是十分的解气。 “真当我沈如画是软柿子?哼!老虎不发威,还当老虎是病猫了!”她气咻咻地说着,手里的手机捏得很紧。 “这沈天音也是蠢货,为了个男人,这么多年的亲情也不要了。不过也是,或许在沈宅的这么多年,她从未把我们当做是一家人。” 看清楚这一切后,沈如画也就释然了。 也罢,这是沈天音自己选择的路,关她什么事。 看着该是回房间的时间了,她一步步往酒店里走,刚从后门踏入房间,忽地一只有力的胳膊就将她拽入怀里。 吓得她差点尖叫起来,待看清楚是厉绝后,她连忙拍着心口,嗔怪道:“你怎么不声不响就站在这里了,吓了我一大跳!” 厉绝居高临下地睨着她,那眼神像以前那般的深不可测,和这几天的温柔眼神判若两人,唇也抿得紧紧的。 从两个人出门度蜜月开始,他就极少抿唇了。 他在生气? 正要说话,忽然听见厉绝问道:“出去干什么了?” “额?” 他在说什么啊? “心虚了?”厉绝再次问道,声音不温不冷的,唇抿得更紧了,视线定定地凝着沈如画的脸。 心虚? 她为什么要心虚? “为了背着我接男人的电话,你刚才不是偷偷溜出去了吗?”厉绝的声音低低沉沉的,分明是醋坛子打翻的迹象。 刚才起来后发现她不在房间里,便起来四处找寻她的身影。 后来远远地发现她从连接外面沙滩的后门出去了,正在接电话。 她身上穿的很单薄,外面海风那么大,她却只披了一件薄外套,一点也不顾及自己的身体,这是最让厉绝生气的地方。 思及此,他便脱下身上的休闲外套,披到沈如画的肩上,沉沉的声音听不出他的心绪:“虽然这里是巴厘岛,但现在还不到四月,早晚温差大,别着凉感冒了。” 原来是担心她的身体。 沈如画哭笑不得,老老实实地说:“刚才接了沈天音打来的电话,莫名其妙挨了她的骂,我正一肚子气呢,你还冤枉我。” 她撅着嘴,不高兴地地用手指戳了一下厉绝的胸膛。 “沈天音?她打电话来骂你?”厉绝蹙了蹙眉。 沈如画没好气地点头,“对啊,昨天赵晨枫不是打电话来了吗?估计是她翻看了赵晨枫的手机,看到了通话记录,然后就打电话来兴师问罪了。真好笑,自己看不住自己的男人,还好意思怪我。” 一想到刚才接到的那通电话,沈如画就一肚子的火。 “看来,是时候清算旧账了。”厉绝忽然低喃着说,眼眸深处飞快地掠过了一抹阴冷,嘴角翘起一抹冷笑来。 沈如画没听见他嘴里说了什么,已走至客厅的沙发上,准备拿起座机给酒店客服点早餐。 厉绝把她唤住:“别打电话了,我们直接去餐厅吧,昨晚上我问过了,今天早上有自助餐。你先去洗个澡吧,待会儿可以直接过去吃早饭,然后就去鹿岛玩潜水。” 玩潜水是沈如画盼望已久的一件事,这会儿听说要去鹿岛玩潜水,她高兴坏了,之前在沈天音那里受的气全都烟消云散。 待她去了浴室,厉绝走到了阳台上,掏出了手机,按下了一个电话号码。 等到电话通了之后,他低沉地说着:“秦卫,是我,有件事你替我去查一下。” “厉总,您请说。” “查清楚赵晨枫所属公司在C城所负责的项目,不管使用什么办法,都必须拿到同等竞争的权利,并且给我制造一个烟幕弹,让他知道我们也要参与这个项目的竞标。” “好的厉总,我这就去办。” 挂了电话,厉绝没有将调查赵晨枫所属公司的事情告诉给沈如画,她只需要安安心心当厉太太就好了,那些让人心烦的事情,还是交给他处理吧。 至于用什么方法对付赵晨枫,厉绝眯了眯凤眸,眸底闪过一抹惊人冷冽的寒光。 ……………… 隔日,房地产界曝出了一条新闻—— C城政府就CBD区域将进行第二个阶段的改造,目前正招商引资中,其中本土企业厉氏集团和外资五百强企业贾斯汀建筑设计事务所,都将参与这片改造项目的竞标。 消息传开后,记者纷纷涌到厉氏大厦门外。 好在这两天沈如画和厉绝在巴厘岛度蜜月,所以记者没能拍到一星半点的消息,连个人影子都拍不到。 只是,厉氏内部却开始了密不透风的备战计划。 而裴佩恰是这个改造项目的参与者之一,无疑,这意味着她又将面临长时间加班的高密度生活了。 这天她忙完之后,发现时间已经晚上九点钟了。 摸了摸自己扁扁的肚子,她决定去常去的一家韩式烤肉店里,好好犒劳一下自己。 裴佩点了一份蒜香五花肉,一份洋葱牛小粒,一份烤年糕,再加一瓶梅子酒,然后就看看慢慢吃起来。 正吃在兴头上,忽然面前出现一道人影。 她抬头一看,脸就垮下来了。 “赵晨枫?” 她大吃一惊,两道秀眉都快要飞到太阳穴上去了,“怎么是你?!” 这人找不到如画,就打算赖上她了是不是?呵呵,来得正好,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赵晨枫已经不请自坐了,并朝侍应生招了招手,“再来一份后切五花肉。” 裴佩脸都黑掉了,挥舞着手中的筷子,说:“谁允许你坐下来的?没看见你这么不要脸的!给我起开!” 赵晨枫不怒反笑,垂眸看了一眼桌子上摆着的一瓶梅子酒,回头又朝侍应生招了招手,“等一下,再加一瓶梅子酒。” 这种梅子酒并不醉人,自然是醉不了裴佩的,赵晨枫只不过是投其所好罢了。 裴佩不耐烦地瞪着他,急着要赶他走,但侍应生正好拿着东西过来了,她也不好不给他面子。 于是耐下心来,听他要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