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5章 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起来后才发现,不知道是何时,有人替她换上了一件及膝长裙,既舒服又漂亮。 沈如画来不及去细细琢磨是谁替她换上的这套裙子,她只想快点找到赵晨枫,以免他被厉绝发现。 还好房子里没有其他人,她轻而易举地找到了出口,绕过一条长廊后,她瞥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赵晨枫正等在一个小亭子下,靠着石柱,手里揣着手机,四处张望着,一看就知道他是在到处找她。 “晨枫学长!”她尽量把声音压低,并抬手挥了挥。 赵晨枫那双因为着急气愤而充斥着淡淡血丝的眼,往她所在的方向望来,当看到她熟悉的俏丽身影出现时,他的心不可抑制的狂跳。 “如画!”赵晨枫立刻站直身子,也抬手朝她挥了挥。 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走过来的沈如画,风吹着额前的碎发,心中泛起些疼痛。 她果然在厉绝家里,换言之,她果然如沈天音所说的那样,是来参加厉绝的生日趴,并且和他跳了一场开场舞吗?! “晨枫学长,你是怎么混进来的?”沈如画惊讶地看着狼狈的赵晨枫。 虽然他衣服整洁,却掩不住精神颓丧。 她来不及多想,只是催促:“这里不宜久留,我们先出去再说。” 她拽住他就要走,却忽然听见赵晨枫幽幽地说:“如画,我都听天音说了,她说你和厉绝跳了开场舞。如画,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沈如画身形一僵。 原来,是姐姐沈天音告诉晨枫学长她在厉绝家里的。 果然是她的风格,兴风作浪,唯恐天下不乱! 沈如画暗暗咬牙,然后说:“晨枫学长,你是不是去湖边别墅接我了?不好意思,害你白跑一趟,其实我也是临时知道的,要不然就事先告诉你一声了。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我没事,倒是你,厉绝对你做什么了?” 沈如画愣了下,脑子里一下子闪过厉绝亲吻她的片段,脸颊不自觉地发红。 “他没有对我怎样,我爸还有阿诺都来了……等等,晨枫学长,你为什么这么问?你以为厉先生对我怎样了吗?” 赵晨枫正在气头上,脑子里充斥着厉绝亲吻她的画面。 “如画,你千万不要被厉绝骗了,你想想于教授的死吧,想想警察局带走他的原因,如果他是个光明磊落的人,为什么会和这些事情牵扯不清。” 赵晨枫火急火燎地说着,想起沈天音发给他的那些照片,那些厉绝亲吻沈如画的照片,他心里的妒火就越烧越旺。 沈如画不知道沈天音到底跟赵晨枫说了些什么,致使他如此着急地赶来。现在,她只想赶紧带赵晨枫离开。 “晨枫学长,我们回去再说好吗?这里不方便。”她催促着。 “好!”赵晨枫马上答道,嘴角泛起欣喜,以为沈如画也是想要离开的,“如画,我的车就在外面,我们现在就走。” 他伸手就牵住她的手,往他来时的地方跑去。 沈如画脚上是一双水晶玻璃鞋,根本就追不上他的速度,一不小心,身子就往前栽去。 赵晨枫顺手就搂住沈如画的纤腰,再牵着她的手腕往怀里一扯,便将她柔软的身子拥进怀里,紧紧地抱住。 沈如画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住了,他的举动来得太突然,让她感到无比抗拒。 她本能地推开赵晨枫抱住自己的手臂,却听见他说:“如画,我会照顾你的,我会默默地保护你,不再给任何人伤害你的机会,相信我!” “晨枫学长……” 沈如画挣扎了一下,但赵晨枫把她搂得很紧,口吻又是那么的真诚,她一时心软,就没有再挣扎。 恰恰只是这样短暂的一瞬,就让人看成了情侣间亲密的相拥,就在林荫大道的另一边,一双阴鸷的黑眸正紧紧地盯着他们俩。 苏薇在一旁看着厉绝的表情,眼中泛起冷光,瞥向对面那对年轻的人儿时,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她故作惊讶地说道:“耶,那位不正是和你跳开场舞的小女孩儿吗?怎么回事,她是有男朋友的吗?我还以为——” 声音在厉绝迈着步子走过去时,适时收尾。 沈如画和赵晨枫浑然不知身后有人跟来,小心翼翼地错开周围的保全人员后,经一个不起眼的小道,出了厉宅。 正要打开车门,赵晨枫忽然一个转身,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厉绝。 “赵晨枫,你私闯我的住所,还打算带着我的舞伴?”厉绝嘲讽的说道。 “没错!我就是要带如画走,带她离开你这个无恶不作的家伙,离开这个肮脏的地方!”赵晨枫怒道。 他的话彻底刺激了厉绝,自己光明正大邀请沈如画和她的家人参加生日趴,赵晨枫却想偷偷带她走,还背着他亲亲我我! “你今天要想带她走,那还得看我同意不同意!”厉绝冷笑。 “凭什么不敢带她走,如画,我们现在就走。”赵晨枫说着,就紧紧地拽住沈如画的手腕,并顺势打开了车门。 厉绝恼了,另一只手拽住沈如画的手:“你敢跟他走?!” “我……” 谁知,赵晨枫像是有防备似的,反手就是一拳挥向厉绝的俊脸。 “砰!” 厉绝被打的倒退一步,手指摸着脸上的痛处,目光阴鸷,泛着嗜血的冷光,也一拳回敬过去。 这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赵晨枫的脸上,把他打倒在地,赵晨枫啐了一口,爬起来就要打回厉绝。 “你们别打了!别打了!保镖!保镖是干什么吃的!”苏薇担心赵晨枫年轻气盛伤了厉绝,慌忙跑去主会场找保镖。 剩下的两男一女,任谁看了,都觉得像是两个俊男为了沈如画而争风吃醋,大打出手。 保镖立刻跑过来拉住赵晨枫,他的胳膊被保安一人一边的拉扯住,根本挣脱不掉。 顿觉不甘,他怒吼道:“厉绝,你混蛋!谁准你侮辱她的!她可不是你玩弄的那些女人!混蛋!” “我侮辱她?”厉绝眯了眯精瞳,“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侮辱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