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怎么是他?!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50章 怎么是他?!

说来也是奇怪,赵晨枫对沈如画和厉绝的事情只字不提,就只是跟她说起这些年来在国外的事情,以及C大同学们的近况等等。 裴佩自然是对他在国外的那番发展史没什么兴趣,渐渐越发听得没耐性了。 “你别跟我说这么多了,总之,我是不会跳槽的,我就是跳到其他公司,也不会去你们事务所的。” “别把话说的这么死,现在国内机会发展这么多,和一个专业的国际级建筑设计事务所合作,以后的发展空间会更大……” “行了行了,你像只苍蝇似的,老在我身边絮絮叨叨,我耳朵都听出老茧了!”裴佩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不行,老娘尿急了,要去一下洗手间。” 她完全不顾及赵晨枫脸色,直接就去了洗手间。 赵晨枫脸上的表情很不好看,但也没说什么,只是扫了一眼裴佩落在座位上的一个手包。 趁她转过拐角后,赵晨枫立刻顺手牵羊,取过她的手包,里里外外翻了一圈后,终于在内侧的一个里包里找到一个U盘。 他立刻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插上U盘,打开后点开文件夹。 只不过是仅仅一两分钟的事情,很快就拷贝下所有U盘里的东西,然后再以最快的速度给她放回去。 想到之前被裴佩骂得很难堪,赵晨枫脸上闪过一抹寒光。 他从衣兜里掏出一小包东西来,粉末状的东西倒入裴佩的杯子里,很快消失不见,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 等到赵晨枫端坐回自己的位置,优哉游哉喝着杯子里的梅子酒时,裴佩也返回来了。 “还想吃点什么?再点,今天算我请客。”他故作豪爽地说。 裴佩浑然不知,嗤之以鼻道:“谁要你请,老娘又不是没钱!喏,今天算老娘请了!” 说完‘啪’的一声,将三张毛爷爷狠狠地拍在桌子上,又仰脖喝掉杯子里剩的那点梅子酒,操起包包离开了。 身后,赵晨枫从衣兜里掏出手机来,“我让你盯着的那个女人已经出去了,按我说的去做,小心点,别出纰漏了。” 挂了电话,他看着裴佩歪歪扭扭的步伐,狭长的黑眸里那抹寒光显得更加阴鸷清冷。 裴佩走出猫爪烤肉店后,就觉得浑身不对劲了。 她刚刚喝了没多少酒啊,怎么现在全身开始发热,就好像是被丢进热锅里熟蒸一样呢?好难受啊。 她抓挠着身子,脑袋也开始发晕了,视线一片模糊,前方的路似乎也变得歪歪扭扭崎岖不平…… 恍惚中有谁靠近,好像要拽住她的胳膊,要把她往某个方向带去似的。 可就在这时,忽然有人冲了过来,大力地将她撞开,她被撞得胃里直翻腾,跪在路边就开始一阵阵反胃。 身后是一阵乒乒乓乓的声响,好像是谁在打架。 但她没心思顾忌那么多,她觉得全身都像是要烧起来似的,难受得快要晕过去。 这时一双冰凉的大掌搂住了她的腰间,她勉勉强强抬起头来,恍惚中想要看清黄色光影下挡在她面前的那个男人是谁。 橘色灯光从上面打下来,男人眼睛里闪动着的东西不甚分明,却让裴佩看得移不开视线。 她用力揉了揉眼睛,甩开扶住她的一双手,扑过去揪住对方的衣襟,死死盯着那双深邃的眼睛…… 深吸一口气,含含糊糊地说道:“你,你是……” 下一秒却一阵晕厥感袭来,她还来不及站稳,就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一阵腾云驾雾后,她晕了过去。 杵在路旁刚刚目睹一场搏斗后,几个艺术学院的老师都有点傻眼,看着楚之衍神情莫测地抱着只知道傻笑的裴佩,好一会儿没说出话来。 楚之衍朝老师们点点头:“她是我认识的一个朋友,我先带她去醒醒酒。” 翌日,清早。 裴佩头痛欲裂,看着头顶陌生的天花板,想了好久才惊跳着坐起来。 怎么回事? 她怎么会在酒店里? 她不是加班后去猫爪烤肉店吃大餐去了吗? 等等!谁把她送到这里来的?难道……是赵晨枫? 不对呀,她明明记得自己吃完了饭后,就付账离开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啊对了!她还记得走出餐厅的时候,好像听见身旁有人打架,晕过去之前有人抱住了她。 那之后她感觉难受极了,浑身像是被烧着了一般,后来又好像被丢进了冰块中,好不容易那股热量退掉,又有人把她从冰海里捞起来。 再之后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虽然什么都想不起来,但她还依稀记得当时的感觉。 抱着她的那个男人肯定不是赵晨枫,但莫名地给她一种熟悉感,那他到底是谁? 裴佩在沙发上呆坐了一会儿,实在想不起来索性也就不再想了,她穿好鞋子,准备去洗手间把自己收拾一下。 刷个牙洗把脸,再出来时,发现茶几上有免费供应的咖啡包,于是决定泡杯咖啡醒醒神,好好回顾一下昨天晚上都发生了些什么。 她用勺子搅着咖啡,看着被子里袅袅上升的白烟,哀叹不已:昨晚上该不会又做了什么幺蛾子的事吧? 视线这么一瞥,就猛地瞥见沙发旁的地上掉落了一件男士西装,裴佩搅拌杯中咖啡的动作不觉一顿。 那人的西装还在,难道他还没走? 不是吧! “酒喝多了再喝咖啡,对胃不好。” 突兀传来的磁性嗓音,令裴佩全身一震,放下杯子站起来,讪讪地回头看去,这一眼却愣住。 “楚……楚之衍,是你?!” 楚之衍点了点头,脸上没什么表情:“早!睡得怎么样?” 她整个人僵住,足足愣怔了五秒之久才反应过来:“还……还行……” 等等! 这是什么情况? 昨晚上是楚之衍救了她吗? 楚之衍举起手里的东西:“我去买的白粥,你趁热喝点,胃会舒服些。” 裴佩注意到楚之衍身上穿的只有一件衬衫,想来西装应该是搭在她身上一整夜了。可是她想不通,楚之衍不是在涪天市吗,他怎么跑来C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