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原谅你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53章 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原谅你

翌日,沈如画送小米糍去幼儿园。 去之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因为思奇的缘故,有可能会碰到赵晨枫或是沈天音,碰见他们俩任何一个都不会让她心里好过。 所以她一再告诫自己,只当看见了大南瓜,千万别跟他们生气。 没想到果然被她猜中了,还真碰见了赵晨枫,他的西装脱了搭在臂弯,好像是专门站在幼儿园门口,在等谁的样子。 好在当时小米糍已经进了幼儿园,沈如画瞥了赵晨枫一眼,连个招呼都没有打,就转身要离开。 “如画!”赵晨枫大步走过来挡在她面前。 她只好转过身来,冷着脸面向他:“早啊,赵先生。” 连称呼都改得如此生分了,可见她对他的不待见。 “如画,现在有没有时间,我想和你谈谈。” 沈如画很抱歉地叹口气,“真的不好意思,我还有事要处理。再说,我们似乎也没什么可谈的,如果你是关心我的近况,我想新闻上已经有很多我的报道了,目前我和厉绝的夫妻生活很和谐。所以,呵呵,多谢你的关心了。” 最后一句话,多多少少有些讽刺他的意思。 然而赵晨枫置若罔闻,突然伸手握住她的手,不让她从他身边绕过去:“如画,就一会儿都不行吗?占用不了你太长的时间,五分钟,可以吗?” 沈如画吓了一大跳,想要立刻抽出自己的手。 现在跟在她身边的记者不计其数,时不时就会被偷拍什么的,这要是被拍下来,还不得添油加醋一番啊? 她用力抽回自己的手,并坚决地说:“放手!” “我不放,除非你答应给我五分钟。” 沈如画也是恼了:“赵晨枫,你这样纠缠我有意思么?你不觉得这样杵在幼儿园门口,很难看吗?” 赵晨枫这才注意到四周的家长们指指点点着,窃窃私语着,的确是很难看。 可他仍然不放手,也不管别人怎么看他,眼睛死死地盯着沈如画。 想到昨天看见的那些新闻,一幕又一幕的画面灼伤了他的眼睛。 厉绝对沈如画的呵护,以及沈如画对厉绝的依赖,显而易见。 当时的他涩笑了一下,只感觉整个人失去重心了,像是踩在一个无底的洞口,一直往下坠,胸口空荡荡的,心凉彻骨。 他很明白,沈如画是真的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但他不是圣人,有自己的情绪、私利和欲望,他想要摄沈如画,希望真正陪在自己身边的不是沈天音,而是沈如画。 他希望她才是自己拥有的女人,是唯一只对他一个人笑得女人。虽然这个念头可耻又龌蹉,却是他心底渴望的声音。 他无法克制这样如海潮般汹涌起伏的欲望。 所以,他想最后赌一次。 “跟我走!” 他拽住沈如画的手臂,就朝另一侧街道走去,他的车就停在那里,走个数米远就能走到,“你要去哪里?我捎你一程总行了吧!” 沈如画来不及反抗,就已经被赵晨枫丢进了车内。 赵晨枫坐进驾驶座,汽车发动起来,倒车,驶离幼儿园。 “如画……” 刚开口,却看见沈如画猛地按响广播,播报路况的播音员大声说着,语速很快无非是说某路段车辆发生碰撞,占据了一股车道,请路过的车辆注意避让缓行。 “这样子你还想谈?” 沈如画耸了耸肩,丢给他一记冷眼。 她故意开了播报,看他还怎么谈下去! “如画,你知道你已经从苏薇那里听说了,我也不想再隐瞒什么,五年前确实是我做错了。我一时糊涂,才会和她联手,拆散你和厉绝,可我……” 还不等他把话说完,沈如画噼里啪啦一阵犀利地说道:“既然你都承认了,那你还有什么可说的?求我原谅?呵,赵晨枫,如果换做是你,有人害得你家破人亡,害得你和心爱的人分开五年,害得你的孩子认不了妈,你还会原谅他吗?” “……”赵晨枫哑了口。 的确,厉绝对他所做的不正是如此吗?害他赵家败落,害他不得不逃出国外,害他父母分离,害他不得不选择自己不爱的女人…… 他不是也对厉绝恨之入骨吗? 看他怔住,沈如画扭过头来,嗤了一声:“所以,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原谅你!” 赵晨枫的脸一阵青一阵白。 但,他还不忘了此番的目的,他将车停在了路旁,扭头看向沈如画,偏执地道: “我知道你不信我,但我可以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我对你是认真的。如画,我承认自己辜负过你,伤害过你,但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你。哪怕你不回应,但我还是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要回去和沈天音离婚!我要做一切努力,直到你愿意原谅我为止!” 沈如画不可置信地看着赵晨枫。 他说什么?他竟然要回去和沈天音离婚?他疯了吗?! 赵晨枫还在继续,说出口的每一个字都没有迟疑和含糊: “我知道你的顾虑。的确,我们现在都各自有各自的家庭,我也知道你爱着的男人是厉绝,可我不会认输。” “……” “我只恨自己当初不得不离开C城,如果我没走,或许先找到你的人就是我,而你爱上的人说不定也会是我。” “……” “我们之间始终差一个契机,所以我不甘心。如画,看在我们拥有过很多美好的时光,看在我喜欢你那么多年的份上,不要轻易否定我。” “……” “我知道再不出手,你就会真的彻底的,完完全全的离开我,我也清楚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机会来祈求你。” “……” “如画,我并不想逼迫你,真的,我不想给你任何压力。哪怕你不给我任何回应,也没有关系,但我已经决定了,我要顺从自己的心意,我要回去和沈天音摊牌,我要做一个真真实实的自己!” 赵晨枫声音逐渐粗哑,每一个字像是从喉咙深处发出,眉心的折痕深如岁月:“相信我,如画,我这辈子……只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