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你这样做,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54章 你这样做,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如画,你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当初我跟沈天音走在一起是迫不得已,因为她怀了孩子,我是为了孩子才迫不得已娶了她的,我根本就不爱她!我自始至终爱的都是你啊!” 他有些激动,说完伸手捧起沈如画的脸,试图凑上自己的唇。 沈如画怔怔地看着赵晨枫,被他那一番表白吓得表情僵硬,此时又感觉到脸颊上冰冰凉凉的东西触碰着,忽然一个激灵。 下一秒,她抬手啪地一下扇过去。 叮当—— 赵晨枫手指上的戒指从指缝中滑落下来,掉在了车内金属内饰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那戒指贴着指缘滑落下去,华丽奢侈的钻戒正好地掉落在沈如画的脚边。 沈如画弯腰将其拾起,盯着手里的钻石戒指,她冷冷一哼:“赵晨枫,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 “……”他心脏顿然失重。 “对!就是你的虚伪!” 沈如画冷冷地瞪着他,眸底厌恶至极,毫不客气地道:“永远不要以爱一个女人为由,去玷污你现拥有的婚姻!你这样做,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言毕,她将那颗钻石戒指还给他,转身毫不迟疑地推门离开。 前方一辆黑色保姆车停了下来,车子里下来一个男人,毕恭毕敬地对沈如画微微鞠躬,沈如画点头,直接钻进了保姆车内。 她走得极为潇洒,连个回头都没有。 赵晨枫看着这一幕,双手紧紧捏成了拳。 十分钟后,他的车子驰骋在马路上,因为车速提到了极限,眼前红绿紫蓝各种光斑被急速拉成了一条又一条的细线。 他像个游神一般,将车子绕行整个C城一圈又一圈…… 与此同时,一栋高档小区内。 沈天音静坐在卧室里,手中握着一个手机,连线着耳机,从手机里传来的,却是两个人的对话。 自回来C城后,虽然表面上两个人和好了,但沈天音始终不放心赵晨枫,于是悄悄在他的车子里安装了窃听器。 原本只是为了掌握他的行踪,却不曾想,竟然听到赵晨枫和沈如画的一番对话,她的脸一寸寸变得惨白。 尤其是在听见赵晨枫那句‘我已经决定了,我要顺从自己的心意,我要回去和沈天音摊牌,我要做一个真真实实的自己’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该死的沈如画,为什么你总是阴魂不散,已经是个有夫之妇了还不安分,还要来阻挠她的幸福? 沈天音气急了,想也不想地就要掏出手机给沈如画打过去兴师问罪。 忽地一顿,想起之前打过去,丝毫没有讨得到一点便宜,沈天音又有些打退堂鼓。 可始终是不甘心的,她最担心,当然是赵晨枫回来后就找她摊牌,如果真如她所料,她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这对沈天音来说,简直是莫大的痛苦。 偏偏她又不敢去找沈如画闹,一旦闹了,被赵晨枫知道她偷偷在他车上安了窃听器,更会让他反感自己的。 所以,她也只能把这口气硬生生往肚子里吞。 越想越不甘心,越想就越窝火,眼泪稀里哗啦流下来,沈天音就这么一直坐在床上哭泣,哭得眼睛都肿了。 她的心很痛很痛,她爱赵晨枫,真的很爱很爱,可是她付出的爱,得到了怎样的回报? 赵晨枫口口声声地说,他爱的人是沈如画,他娶她就是为了孩子,还说娶她是迫不得已。 就算她先用身体去夺取了赵晨枫,就算这五年里她用尽了各种心思,将赵晨枫牢牢地绑缚在身边,可赵晨枫却说,他的心依旧不是她的! 落得今天这种下场,难道都是老天爷对她的报应?报应她当初用了卑劣的手段骗了赵晨枫? 可这么多年了,她一直忠心不二,心里始终都只有他一个人。 就算是老天爷要惩罚她,看在她如此痴情的份上,为什么不可以对她宽容一点,哪怕是让赵晨枫心里有她一丁点的位置也好。 如今,曾经比她惨多了的沈如画,却成了人人羡慕的的厉太太,而她则成了被老公嫌弃,随时会被抛弃的女人。 她好恨好恨,嫉妒得快要发狂! 尤其,赵晨枫对沈如画那种疯狂到近乎偏执的爱意,更刺痛着沈天音的神经。 他怎能这般的狠? 他怎么这般的无耻! 竟然对她的爱视若无睹,要知道这世上恐怕再没有第二个人对他如此好,如此忠心耿耿了,可他却心心念念着别的女人?! “天音,你怎么了?怎么一个人坐在家里哭?” 江雪回来后,第一眼看见沈天音独自坐在床头,哭成了泪人儿,顿时心痛的不得了。 “妈,还不是因为晨枫!” “晨枫?他又欺负你了?” 沈天音将之前发生的种种一五一十告诉了江雪,江雪也气得牙痒痒。 “别哭了,为那样的男人伤心落泪,不值得。”江雪在沈天音的身边坐下,心疼地安慰着,用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一声声安抚着。 “可是,我还是爱他啊,妈,我怎么办?晨枫说要回来和我摊牌,你说我该怎么办?万一晨枫真不要我了怎么办?”沈天音哭着扑进了江雪的怀里,哭得更大声了。 “你呀你,就是这么没有定力!平时我是怎么教你的?都忘干净了?你呀,真是没学到我的五分功力!” 江雪恨铁不成钢地戳了戳沈天音的脑门,言语尽是无奈。 沈天音愕然一顿,哭声止住了,抬睫期盼地望着江雪,迫切地抓住她的手臂:“妈,你是不是有什么主意了?开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只见江雪冷冷一嗤。 “赵晨枫一向疼爱思奇,思奇就是你的致胜法宝,不管赵晨枫说什么,你都要好好对思奇,把他紧紧地攥在手心里,你就胜利了一半。” 顿了顿,她凝神看着沈天音:“我可给你提个醒,千万别让他知道思奇不是他的儿子!否则,有你的好果子吃!” 沈天音脸色一僵。 很快反应过来,挥着手说:“妈,我不会那么傻的!这么多年都瞒过来了,你还担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