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厉太太又被活生生调戏了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55章 厉太太又被活生生调戏了

江雪点点头:“说的也是。只要他不知道这件事,就不会有太大问题。据我观察,厉氏夫妇俩之间,并没有赵晨枫插得进去的位置,你也不必太担心。” 江雪的劝解和安慰,令沈天音的心情好了许多。 “你呢,平时脾气也要收敛收敛,时不时地在赵晨枫面前示弱,让他觉得你还算是个贤惠的妻子。试想一下,他在沈如画那里碰了钉子,回来身边还有个能嘘寒问暖的老婆,他肯定很受用的。再则,赵晨枫和厉绝正在竞争同一个项目,你在这个时候守在他身边支持他,他不会看不到的。” “还是妈说得对。”沈天音点点头,却又有些担心,“那万一……万一他还是要和我离婚,我该怎么办?” 江雪眯起一双沉着老练的利眸,冷冷一嗤:“他非要跟你离婚,那我们也就只能求自保了,总不能让你白白赔了这么多年青春,却什么都没有捞到吧?” “妈,您的意思是……”沈天音心口一惊。 江雪紧握了下沈天音的手:“你是我的女儿,我可不会看着他一次次总是欺负你,你也不要太一个筋了,他要是真对你不好,早点走出阴影才对。” 沈天音抿唇点头,反复过滤着江雪的话。 “当然了,这只是最坏的打算。在这之前,我们不能自暴自弃,我这个当妈的也不会看着你被人欺负。你等着,今天我就给那个沈如画一点教训!” 沈天音眼前一亮:“妈,你打算怎么教训她?” “这个嘛——” 江雪挑了挑眉,眸底划过一抹冷厉的精光。 ……………… 沈如画被厉绝接走之后,坐上车,她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他反问。 她怯怯地盯着他微微抿唇的侧脸:“刚才你都看见了吧……我没想到赵晨枫会强行把我拽上他的车……” “唔,还好早上是我送你和小米糍去的幼儿园,及时发现你被赵晨枫劫上了车,要不然我这顶绿帽子是戴定了。” 他还能开玩笑,看来是没生气。 沈如画轻吁了一口气,说:“也不知道他哪根筋不对,居然说要和沈天音离婚,以前我怎么没看出来,他是这么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太缺德了。” “他要和沈天音离婚?”厉绝蹙紧了眉头。 “嗯。”沈如画点了点头,又怯怯地抬睫看了他一眼,举手投降状说,“不过我发誓,那只是他单方面的想法,我已经拒绝他了。” “我知道。” 厉绝淡淡勾唇,抬手轻抚了下她的脸颊,“我对自己的老婆,绝对信任。” 她心念一动,转身抬起双臂环抱住了他的颈脖,忽然放柔了声音说:“厉绝,你知道我最爱你的地方是什么吗?” 他挑了挑眉,顺手抱住她往自己跟前挤了挤:“难道不是我的勇猛强悍?” 轰—— 这家伙…… 沈如画哭笑不得,猛拍开他作恶的手:“不是啦,我说正儿八经的。” “猜不到。”他摇摇头,“要不,你说说看。” 她淡淡弯唇,放缓语速,吐字清晰:“当然是因为你的性格啊,虽然你这个人很霸道强势,但你能给人起码的尊重,特别是你不猜忌人这一点,特别好。” “哦?我有这么好?” 丝毫没察觉到男人眼中的深邃,她重重地点头:“嗯,我觉得特别特别好。” 厉绝将她又拉近自己跟前,大掌捧着她圆润的屯:“既然老公我这么好,你是不是该给我点表示,譬如奖励什么的。” “额?” 她眨了眨眼,这才发现厉绝眼中邪恶的精光。 “你,你想到哪里去了啊!” 这家伙真是哪儿哪儿都能调戏她,真是叫她羞恼欲死。 脸颊正一阵阵发烫,忽然感受到四周灼热的视线,她抬睫一看,发现几个保镖都带着窃笑的神色看着她,无声地发出信号:厉太太又被活生生调戏了。 被厉绝这么一调戏,好处就是坏心情就烟消云散了。 之后她去了C大,厉绝已经替她办理好了入学手续,只需要接着大二的学生学习,最后通过结业考试,就能拿到C大的结业证了。 好在沈如画原本身材就娇小,也天生长着一张耐看的童颜,所以没人看出她比其他学生年纪大了好几岁。 她趁此机会去看望了几位教授,从学校出来时,手机铃声张扬地响起来。 她赶紧按下通话键,轻轻地“喂”了一声,手机另一端传来一个并不陌生的女声:“喂,如画,我是江雪。” 沈如画愣住了,“雪姨?” 江雪倒也不跟她拐弯抹角,直接说明了来电之意。 “如画,我知道你是个直性子的女孩子,我就不跟你拐弯抹角了。我听天音说,最近晨枫经常去找你,还有了和天音分手的打算。我知道你对晨枫没什么意思,但有件事呢,我想你还是有必要知道一下。” “几年前,天音做了一次全面体检,她的子宫有点问题,以后怀孕的概率很低。说起这件事情和晨枫有关系,天音跟晨枫去了国外后,生下了思奇,当时她的身体状况很差,剖腹产手术也出了点小问题,她痛得死去活来的,受了不受罪。” “我和天音都没有告诉晨枫这件事,就是不想给他压力,也不想让他自责,而且这种事情对女孩子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情,能不说就不说。但现在看来,我不说不行了。” 叹了口气,江雪又道:“其实你们小辈的感情,做长辈的不该揷手,但我认为你有知情权,况且你也是女人,你应该知道这种事对天音的伤害有多大。如果晨枫真要跟她分手,以后她的日子怎么过?” “……” “我知道天音的脾气不怎么好,以前也做过很多得罪你的事情,但是她现在已经这个样子了,还希望你成全她,让她不要跟晨枫分开。其实,我能明白晨枫对你的心思,无非是因为遗憾。” 沈如画静静地听着,眉头一点一点皱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