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精明的厉绝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57章 精明的厉绝

无数麦克风递到了厉绝面前。 “厉总,请问你对你太太和贾斯汀建筑设计事务所负责人赵晨枫两人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厉总,据我们查证,您太太和赵晨枫是大学校友,还曾在同一位美术教授膝下学画画,算是同门师兄妹,可见感情不一般。有人传是你揷手他们两人之间,你对此有什么解释呢?” 厉绝的表情在众人面前没有丝毫的变化,始终面容带笑,气度不凡。 “首先呢,我要澄清一件事,我跟我太太之间的感情很好,而且我们刚刚度蜜月归来,为了响应国家政策,正积极准备孕育二胎中。感谢大家的关心,不过呢,大家猜测的事情是子虚乌有的,完全不属实。” “那请问厉总,今晨的照片如何解释?”有人迫不及待地追问。 厉绝从容不迫地答:“赵先生和我太太确实是校友,但除了这层关系外,他们之间没有别的联系。很明显,这是贾斯汀建筑设计事务所在趁机炒作,大家也都知道CBD第二阶段改造项目的事情吧,他们在这个档口趁机把这件事情哄抬起来,无非是为他们的事务所造势。” 啪啪啪—— 厉绝微微一顿,一副佩服得五体投地的姿态,连连击掌。 “不得不说这一招果然是妙啊,厉某自愧不如,竞标赛还没开始,贾斯汀建筑设计事务所就已经抢尽了大家的眼球。” 不得不说,厉绝真是久经商场的精明老手,不着痕迹地就将话题引开。 果然,记者们纷纷中招。 “厉总,听说这次竞标赛就属厉氏和贾斯汀实力最强,届时必定有一场商界厮杀,对此您有什么说的吗?” 厉绝淡淡一笑:“也不能说是一场厮杀,有竞争才有动力,有动力才有进步嘛,况且也并非大家说的只有我们厉氏和贾斯汀实力最强。我看了看,这次除了我们两家外,还有不少有实力的竞争对手。就我个人而言,对这次竞标赛十分的期待。” 又有人追问:“那以您的估计,厉氏有多少胜算呢?” 此话一出,厉绝环视一周,并刻意一顿,四周忽然就安静下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他的身上,翘首以盼他的答案。 在吊足所有人的胃口后,厉绝淡然一笑:“届时,我们厉氏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惊喜。” 言毕,在众人的簇拥尾追中,厉绝施施然坐进了宾利车内。 车子缓缓发动,记者们仍然穷追不舍追在后面,直到完全见不到车子的踪迹。 ……………… 接到江雪那通电话后,沈如画的心情再次跌落谷底。 回家途中,她没有欣赏路边街景的心情,一颗心已经变成了小鸟,先一步飞回了沈宅,她有点迫不及待地想见到厉绝。 裴佩都看见了那些新闻照片,厉绝消息那么灵通,他一定也看到了,她得回去跟他解释。 她不希望他们才刚刚恢复往日的甜蜜幸福,又被这些八卦的娱乐记者给破坏了。 “阿标,能开快点吗?” 阿标为难地说:“太太,已经是最快速度了。厉少勒令给您和小小姐开车时,车速不能超过一百码,况且……您不是可以直接给厉少打电话解释吗?为什么要这么着急赶回去呢?” “手机没电了。” 说起来也是一肚子气,昨晚就忘了充电,之前又接了江雪那一通罗里吧嗦的电话,之后刚刚和裴佩挂了电话,手机就没电了。 阿标默然地点了点头,“那您坐好,我尽量把车开快一点。” 阿标将车速提到了一百码,穿过热热闹闹的大街,往沈宅开去。 在开上了那条直通往沈宅的公路时,立即就像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似的。 路两边都是西欧式的雕花路灯,厉绝重建沈宅的时候,将这一段路的绿化也做了改造。 如今,这段路两边大都种着绿化带,那是四季常绿的树,碧绿如初,树叶摩娑,发出沙沙的响声,这一段路曾被评委C城最美小区的美名。 数分钟后,阿标将车开到了沈宅门前。 门前的路灯早已经为她而亮起,高高的镂空式大门让她可以看清楚院落里的一切。 美丽的院景,漂亮的路灯,交错相映,形成了迷人的夜景。 听到汽车声响,有人从屋里走了出来,不是刘婶,不是小气,也不是阿诺和小米糍,而是厉绝。 他已经脱下了西装外套,穿着休闲的上衣,再简单地套了一条宽松的黑长裤,浑身上下散发出优雅自信的气息。 能把衣服穿出这般品味,顾盼间神采飞扬,除了厉绝,沈如画还没有见到过第二个男人能穿出这般的品味。 他天生就像是衣架子,无论是什么衣服,穿在他的身上,都能穿出最好的一面来。 有时候,沈如画会暗暗地想:这男人……他不去当超级男模,实在是太浪费了。 以他这俊美的外表,健壮的身躯,要是当男模特,必定能成为模特天王,迷死全天下的女人,哦不,说不定还能迷倒一片男人。 尤其像现在,他带着一抹温温的笑,那笑虽然浅,却散发着耀眼的光辉,如同初升的太阳一般,万缕光芒倾泄而出,晃了她的眼。 见到他的一刹那,她心里所有的烦闷和忐忑,就已经好了一大半。 她从车上下来,一转眼就见到厉绝已经迎了上来,从正面将她紧紧拥住:“老婆,你今天去学校报道,累了吧?” “……唔。” 她被拥得有点紧,胸口闷闷的,但沈如画只是动了动,并没有松开厉绝的紧拥,反而顺势将他毫无赘肉且精健的腰部紧紧地抱住。 “嗯,是有点累,不过见到你就好多了。”她点头说道,并把自己的脑袋枕在他的胸口。 忽然反应过来,为什么他看起来没有什么反应,难道他没有看到那些照片和新闻吗? 她仰起头,好奇地问:“厉绝,你今天看新闻没?” “嗯,看了。” 她愣了愣,“那为什么你一点不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