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你一口来我一口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58章 你一口来我一口

他轻刮了下她的鼻梁,就像很多年前那样,这是他最喜欢的一个动作,每次这样做的时候,她就会不自觉地皱一皱鼻头。 “傻瓜,你忘记我才是第一目击人了?”他玩笑似的说道。 她再次一愣,随即就笑了。 也对,今早上发生的事情,厉绝是最清楚不过了,因为他当时就在场。哎,瞧她,紧张到连这件事都给忘了。 思及此,沈如画那两道秀气的眉立即弯了起来,皱了皱小巧挺翘的鼻头,红滟滟的唇瓣也抿不住了,浅浅地,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 厉绝再次拥住她。 不用任何解释,两个人就已经心灵相通了。 沈如画享受着这份温情,贪婪地抱着他,倘若心头还剩一半的郁闷,此刻也都全部退散了。 她就是这么喜欢他,喜欢他的聪明,喜欢他的豁达,更喜欢他的包容。 这个男人,无时无刻都在感动着她,让她越来越珍惜这得之不易的感情,让她情不自禁地爱他就像爱自己一样,甚至超过了爱自己。 两个人手牵着手往里走去,沈如画发现家里没什么人,就问他:“怎么没见到阿诺和小米糍呢?刘婶和小琪他们怎么也不在?” “我让他们去厉氏公馆了,今天就我们俩在这边过一过二人世界。”厉绝轻揉着她的手,并顺势拦住她的纤腰。 “又过二人世界?不是才刚刚度完蜜月回来嘛,怎么又想着过二人世界了?再说,小米糍和阿诺住得惯厉氏公馆吗?” 虽然沈如画提出了各种疑问,但嘴角却是弯翘着的,可见对她心里其实也想过二人世界的。 厉绝不戳穿她的口是心非,径直牵着她的手往宅子里走去。 刘婶和小琪不在,吃饭问题就得自己动手了,可正当她往厨房的方向走去时,却忽然发现,餐厅已经摆满了一整桌的菜。 “厉绝,这些……全都是你做的?”她讶然地问。 她相信厉绝是绝对有这个实力的,但一整桌的菜做下来,起码要花费一两个小时,他一个大忙人竟然为了给她做一份晚餐,早早就赶回了家? “怎么样,有食欲了吗?”厉绝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他温沉有力的大手自背后圈上了她的腰肢,熟悉温暖的怀抱成了她最后的依靠,温热的气息自头顶处源源不断地传来,身体的接触,带给两个人如电一般的快感,轻易就挑出了两个人心底深处最温柔的那一面。 沈如画扭头,俏脸差点就撞上了厉绝低下来的俊脸。 她轻笑着问:“这一桌子的菜,你烧了多久?” “好像是一个多小时,又好像是两个小时。记不得了,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快坐下来尝尝,看满意不满意。” 厉绝低沉暗哑的嗓音灌进耳膜,让沈如画全身都要融化掉了。 “其实,你没必要做这些的,你可是堂堂厉氏集团总裁,你已经被人笑话戴了一顶绿帽子,以后还想被人嘲笑是妻管严吗?”她打趣道。 “妻管严就妻管严,他们不知道妻管严是多好的一件事。”他轻啄了一口她的唇。 然后,松开了搂着她腰肢的大手,把她拉到餐桌前坐下,先试了试菜的温度,觉得有点冷了,便对沈如画说道:“你先去洗个手吧,我去把菜热一热。” “嗯。”她点了点头,果真去洗手了。 从洗手间里出来时,她坐回餐桌前,从这个角落正好把厉绝高大的身影尽收眼底,看着他站在炉前,那健硕的背影让她心里觉得很温暖。 她知道,他在用这种独特的方式安慰她。 他并没有就报纸上的新闻刁难她,反而只字不提,还默默地准备好了一大桌饭菜等着她归家……她头一次发现,厉绝才是真正的暖男! 忽地,俏皮的眉毛上扬,狡黠的杏眸忽闪,沈如画忽然站了起来,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厉绝的身后,自背后伸手至他的胸前抱着他,然后在他的胸前画着圈,明显地感受到他瞬间变僵的动作。 “丫头,小心惹火烧身!” 厉绝没有转身,目光始终盯着炉灶,表情是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只是他的声音泄露了他的心思,声音变得暗哑。 “嘻嘻,我又没做什么,就是看你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 沈如画俏皮地吐了吐舌,眸底透着一丁点的幸灾乐祸,幸好厉绝没有转身,否则准会把她推倒在炉灶上,直接将她就地正法。 “你这样就已经是惹火了,晓得不?”厉绝很没骨气地缴械投降,低哑地笑着,转身把她搂入了怀里,狠狠地揉了揉。 再这么缠绵下去,肯定得出事,厉绝将她拉离了怀抱,把她重新拥到了餐桌前,让她坐下,而他则回身把加热了菜端了出来。 他的手艺,沈如画一向放心,依旧是色香味俱全,有些菜就连刘婶都不如他做得好,她忍不住伸出大拇指来。 “真好吃!厉绝,你要是不做总裁,真的可以去当大厨了!” 总裁不做,做大厨?那也太大材小用了吧?厉绝忍俊不禁,盯着她的眉眼全是笑。 看她碗里装了满满的菜,又吃得很快,他又劝:“你吃慢点,别噎着了,真有这么好吃吗?” “当然是真的,这些我全都要吃光光呢!” 沈如画说着又吃了好几口,她不想拂了他的一片深情。嫁给了一个总裁加大厨,可是她前生修来的福份啊。 厉绝乐了:“老婆,你全都吃光光了,那我怎么办?我还一口没吃呢。” “额?”沈如画愣了愣,一脸窘色。 直到此时才发现,厉绝真的还没来得及吃上一口! 她赶紧给他拿了碗筷,然后替他舀来满满一碗饭,又替他加了一些菜,“厉绝,说实话我觉得你这道糖醋排骨做得最好吃了。哎,可惜小米糍不在,她最喜欢吃的就是这道菜了。” “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时间给她做。” “唔唔,那倒也是。” 接下来的晚饭时间里,两个人是你一口来我一口,吃得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