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 一分钱都不会给你!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467章 一分钱都不会给你!

“好个屁!沈天音,你真以为你能一直装下去?我告诉你,我现在看见你这副惺惺作态的模样,都觉得想吐!” 赵晨枫已经做好了打算,他跟沈天音是过不下去了,像沈天音和江雪这样的母女俩,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把他给坑了。 他已经够倒霉的了,当然得求自保。 “赵晨枫!你不要太过分!”沈天音被他一席话气得浑身发抖。 她没有想到自己一直爱着的男人竟然如此绝情,亏她还心疼他,想着他,担心他遭遇了厉绝的打击会受不了,会自暴自弃,还想着和他共渡难关,可他竟然反过来,将她贬到了最低处。 她想不通,这个男人当初为什么要和她结婚? 原本就撕裂了的心口,再度暴裂开来,沈天音对赵晨枫最后一点爱意都被消磨光净了。 “好!离婚就离婚!但你必须给我一笔赡养费!你在温哥华买的那栋房子,必须过户到我的名下!还有……” 旁边江雪对着她打哑语,她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还有就是,思奇可以归你,但你必须另外给我一百万,是美金!” “美金?呵!想得美!别说是房子,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 赵晨枫冷笑,曾经心高气傲的他,已经彻底失去一切了,就连最珍爱的儿子也不是他亲生的,可恨的江雪母女俩骗了他整整五年,那么他也不怕撕破脸了。 现在,他什么都看透了。 这个世界,永远都是有钱有权之人的天下,厉绝就是高高在上的帝皇,而他竟然妄想以卵击石,是他自己活该走上这条不归路。 想到这些,赵晨枫心里布满了深深的挫败感,灰白,无助,失落…… 他是再也不敢奢想得到沈如画了,可是就这么走掉,他又觉得很不甘心。 脑子里忽然产生了一个十分罪恶的想法,在一瞬间成形。 思及此,他没再多做逗留,而是起身拍了拍身上不太平整的衣服。 他去卧室里拿了一个包,又从保险柜里取走了所有的钱和卡,转身出来时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瘫坐在沙发上的沈天音。 “明天我就找管家去处理我们离婚的事情。沈天音,你也别做出一副多舍不得我的样子,以你的美貌和身段,不愁钓不到凯子。” “你!混蛋!” 沈天音和江雪都被赵晨枫这些流氓气的话,气得说不出话来。 偏偏他的话也有理,她们俩现在也是巴不得赶紧再找个有钱途的女婿,只是赵晨枫不肯给她们钱,这让她们觉得很不甘心。 此时,赵晨枫已经走到了门口。 他摸了摸裤兜,发现少了一样东西,就又返了回来。 再往沈天音跟前一站,伸出大手冷冷地命令着:“车锁匙还来!” “我,我凭什么给你!” “你不给,我就把你生不出孩子的事情全都捅出去!” “你……你……” 江雪和沈天音的脸都变白了,尤其是江雪,喏喏地蠕动着嘴唇,不可置信地瞪视着赵晨枫,表情仿佛见了鬼一般。 “赵晨枫,你滚,别让我再看到你!你这个人渣!” 沈天音终于还是妥协了,把赵晨枫的车锁匙给了他,似有些不解气,她将车钥匙用力地往赵晨枫的脸上掷去。 “啊——” 顿时,就把他的脸划出了一道血痕。 “贱女人!” 赵晨枫恼羞成怒,如发狂的狼一般,猛地朝沈天音扑去! “够了!你住手!你敢动她,我就跟你拼了这条老命!”江雪几乎是在一瞬间扑在了赵晨枫跟前,将他拦了下来。 赵晨枫这才没有动沈天音,只是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拿起地上的车锁匙,扭身扬长而去。 “赵晨枫,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臭男人,你怎么不去死?!”江雪追在后面骂着,恨不得拿一只鞋子狠狠踹向他。 却见赵晨枫忽然转过头来凶狠地瞪视着她,江雪一噎,下意识地缩了下脖子,就不敢在坑声了。 直到他走得没有人影子了,江雪这才跺跺脚骂道:“可恶!” 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该同意女儿嫁给他,现在可是连一点好处都没有捞到,还害得女儿不能怀孩子,还被他抛弃,真是个恶魔! 沙发上,沈天音虚脱地滑坐下来,泪水再次涌了出来。 她的心好痛好痛,哭成了个泪人,她半辈子的青春都在那个男人身上付出了,可到头来,他却看不到她身上的一点好,心心念念都是另一个女人! 江雪也是生气的很,只能搂住沈天音的肩膀,将她拥入怀里。 虽然心肝肺都气得要炸开了,可她还是觉得有一点想不通,为什么赵晨枫前前后后的态度相差这么大? 按理说,他刚刚从警察局出来,也是因为想起了家里的老婆孩子,才会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天音。 况且电话里他对天音的态度也不是这样,为什么回来之后就变了人似的? 蓦地,她一个激灵想到一个可能。 难道,他听见了她和天音之间的对话?知道思奇不是他的亲儿子了? 轰—— 江雪猛地一拍大腿,大喝了一声:“坏了!被他听到了!” “妈,您说什么?什么被他听到了?” “我是说赵晨枫啊,他肯定是听见我们的谈话声了,他知道思奇不是他亲生的儿子了!” “什么?!” 心头咯噔一跳,沈天音身体一虚,知道原因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那我怎么办?”沈天音那张原本还算漂亮的脸蛋儿,一下子变得苍白如纸,“这么说来,晨枫他是打定主意要和离婚了?” “离就离,那种废物有什么好留恋的!”江雪嫌弃地白了一眼,又说,“只不过,我们得好好想一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大街上。 赵晨枫开着车离开了公寓,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他在大街小巷里穿梭着,不知不觉地,车开到了厉氏大厦的门前停下来。 看着那栋高耸入云的大厦,他嫉恨无比,抓住方向盘的双手捏得更紧,手背上的青筋都暴露了出来。